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竹山县
    ,!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不知从哪朝哪代开始,如果一座山没有那么几个虚无缥缈的神怪志异,都不好意思在县志上留名。

    这座山上有樵夫遇仙,那座山就来个白狐报恩。在同一座山上,仙人能指路,妖怪要吃人,也不知道仙人与妖怪是怎么和睦相处做邻居的。

    读书人笑曰,子不语怪力乱神。

    当地的百姓却深信不疑,并且小心翼翼,唯恐得罪了山神,得罪了这些住在山里的精怪。他们口口相传着许多进山的忌讳,并要求子孙后代,都遵守不违。

    竹山县,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名为竹山,其实境内并没有这么一座山,只是这里青山绿水多茂竹,才得了这么一个名号。这里大大小小的山,加起来有十几个,要是按照山头算,那就更多了。

    群山环绕,道路崎岖难行,物产贫瘠,位置偏僻,即使战火席卷中原,也很难烧到这个地方。虽然地方小而贫穷,却很安稳和乐,几乎没有什么大事,县衙每天审来审去的,都是东家一只鸡,西家一堵墙的小事。

    县城不大,一条街就到了尽头。

    距离县衙大门十来步远的地方,街头第一家铺子挂着药幡,门前的木架上晒着草药,一手脚利索的童子正在忙碌着,他一边翻着簸箕里的草药,一边忍不住瞄向街对面的一个馄饨摊子。

    摊主挑着担子,一头是存了火的热汤炉子,一头放着碗筷跟包好的馄饨。有人叫住了,他就放下担子,热乎乎地煮上一碗。吃的人也不讲究,蹲在路边就呼哧呼哧地吃起来。

    大冷天的,白雾混着香味不断地飘过来。

    药铺的小童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

    就在他悄悄吞口水的时候,馄饨摊主瞧见了这娃子垂涎欲滴的模样,当即笑了笑,捡了一个干净的小碗,舀了一份满满的馄饨汤,走过街就要塞给药铺小童。

    “不,牛大叔,我吃过了。”药铺小童连忙推拒。

    “半大小子,肚子都饿得快。现在离晚饭还早着呢,快喝了,天冷汤凉得快。”馄饨摊主笑眯眯地说,他还伸头往药铺里张望了一眼,“墨大夫不在?”

    “墨大夫上山采药了。”药铺小童撩起外衣,小心翼翼地隔着布料捧着碗。

    碗有些烫,他怕拿不住。

    毕竟年纪小,手上没有那么多茧子。

    馄饨汤是野山鸡的肉熬出来的,虽然加了不少水,但是闻起来依然很香。

    吹了几口气之后,药铺小童慢慢喝了一口,身体都暖和了一些。

    “牛大叔的手艺还是这么好。”

    “哈哈,这还用说。”馄饨摊主收了碗,随口道,“老话都说,冬日是不进山的,墨大夫怎么去了山里?这天寒地冻的,采药太危险了,再说了,能采到什么药啊?”

    药铺小童挠了挠头,郁闷地说:“我也不知道,墨大夫只说要上山看看,或许是上次进山发现了什么好药呢?”

    “噢!”

    馄饨摊主还想再说什么,旁边的食客敲也放了碗,过来接话:“怕是要找参,听人说,采参要系红绳,那参娃娃就跑不掉了。越是冬天,越是好找,不然草木旺盛,人参娃娃往地下一钻,再随便往什么地方一蹲,就是长了老鹰的眼睛,也找不着啊。”

    馄饨摊主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一个路过的瘦高个男子听到这番话,蜡黄的面孔神情阴沉,他停下了脚步,阴鸷地打量了一下药铺,蓦然转身走向馄饨摊。

    “老板,来碗馄饨。”

    男子的声音枯哑难听,他穿着破旧的单袄,乍看跟普通的百姓没什么两样,甚至还要落魄一些,付钱的却很爽快,随手摸出十来个铜板,数也不数,就丢给了馄饨摊主。

    “哎,给多了七文钱。”摊主连忙说。

    男子随便一挥手,表示不用了,他用沙哑的声音问:“我腿脚不好,老毛病了,想找大夫看看,不知道这县城里还有没有别的大夫了……我刚才听说这家的坐堂大夫出门了?”

    药铺小童转头回去整理药草,并没有搭话。

    馄饨摊主笑着说:“这可真不巧了,我们这里的大夫只有一位,别的那些都是村里的,只能看个头痛脑热,称不上大夫,也救不了急。您要是疼得厉害,我指个地方你去找找看能不能治,要是能挨得住,就等个几天,等墨大夫回来。”

    “这墨大夫,年岁几何?”男子试探着问,“现在大雪封山,去山里采药,怕是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吧。”

    馄饨摊主却不接这个话茬,只一个劲地称赞墨大夫的医术,他又憨厚,找不出什么词,夸也夸不出什么花样,就知道说好。

    于是直到一碗馄饨煮完,男子也没能打探到更多的消息。

    男子沉着脸,快速吃完,丢下碗就走了。

    等人走远了,摊主憨厚的笑容立刻一变,之前那个谈人参的食客也不知道从哪条小巷子里钻出来,重新凑到了摊主身边。

    “秦捕快,我瞧这人有点不对,他打听墨大夫要做什么?”馄饨摊主对食客说。

    “是外乡人,有七八个呢,除了他留在这里,别的人昨天就进山了。”秦捕快点头说,“我去找几个兄弟盯着,没准也是采参的。”

    “啧,我听货郎说,关外的参客都是好勇斗狠,经常越货杀人。”馄饨摊主抽了一口气,忧心忡忡地说,“墨大夫要是先挖了参,又被他们撞见了怎么办?”

    “不会那么巧吧……”

    ***

    就有这么巧。

    墨鲤背着药篓,双手捧着刚刚挖出来的白参,就着蹲在地上的姿势,木然地看着忽然出现在周围的一群皮袄大汉。

    “真的是白参,上好的白参!”

    领头的一个男人眯着小眼睛,满脸贪婪地打量着白胖的参。

    品相好,看起来年头也很久,这样的好参,已经有些年没见过了,听说这穷山恶水的小地方有极品好参,他起初还不信。那种小指头粗细的野山参顶什么用,卖了还不够他们兄弟挥霍的,可好参就不同了。

    像这样有成人手臂粗的白参,枝叶俱全,五官栩栩如生,灵气十足,千两黄金也是卖得出的,下半辈子都能不愁吃喝。

    “交出来,就留你一条命。”首领对着挖参的墨大夫说。

    如果不是人参在对方手上,怕打斗起来损伤白参的根须,首领已经一刀劈过去了。

    墨鲤看了看手上的参,又看气势汹汹仿佛要把他连人带参一起吞了的众人,缓缓摇头,因为这参不能给他们。

    “找死!”

    首领大怒,他身后的大汉们也纷纷拿出武器。

    杀人越货的事情他们做得太多了,有时候自己人都会捅刀,现在他们更多提防的是身边的人,这么贵重的白参,能少一个人分钱多好啊。

    这时一阵狂风卷过,忽然扬起的风雪糊了众参客一脸,他们莫名其妙地脚下打滑,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道把他们往后推去。

    “怎么回事?”

    首领怒吼着,却被风雪吹得睁不开眼。

    他脚下用力,手臂乱抓,怎么也控制不左退的趋势,顿时满脸惊骇。

    因为后方是山崖。

    “啊——”

    穿着皮袄的大汉们你推我搡,像馄饨进锅一样,连着面粉似的细碎雪花一起摔下了山崖,崖底顿时扬起了一阵白雾。

    这山崖不算高,也不矮,下面有厚厚的积雪,掉下去可能摔不死,但是爬不出来会冻死。

    不愿意这个地方染血的墨大夫满意地点了点头,填平了参坑,把白参放进了药篓里。

    “今年再给你找个灵气足的地方。”墨大夫轻轻摸了摸叶片,煞有其事地跟白参聊起了天,“隐秘一点好了,防止你被人发现,你说你都三百岁了,怎么就不化形呢?在竹山县连卖馄饨的牛大都知道山上有人参娃娃啊!”

    白参毫无动静。

    呼啸的寒风到了墨大夫身边,就自动消失了。

    墨鲤背着白参往前走,路过一片山崖的时候,他皱了皱眉,身影像鬼魅一样忽然出现在十米外的一株松树旁,手里多了一只毛色雪白的狐狸。

    狐狸睁着葡萄似的黑眼珠,可怜巴巴地看着墨鲤。

    “跟踪我,胆子肥了?”墨鲤晃了晃手里的狐狸尾巴。

    白狐也不挣扎,眼珠滴溜溜地转,垂涎欲滴地盯着墨大夫背后的药篓。

    墨鲤把狐狸提到了眼前,指着它的鼻尖警告说:“不准吃白参,叶子也不行,你们都是有灵性的生物,我是要等着你们化形的。”

    狐狸低低叫了一声。

    “还不服气?”墨鲤板着脸教训道。

    一边教训,他一边把狐狸从头摸到了尾巴。

    怎么摸,都还是一只狐狸,没有一点改变。

    墨鲤叹了口气,取出一个葫芦,倒出一枚药丸。刚捏破药丸外面的蜡衣,清冷的香味就诱得白狐摆动着脑袋凑了过来,舌头一卷,灵巧地吞下了药丸。

    药丸里充沛的灵气让白狐愉悦地眯起了眼睛。

    可是吃完了,它依然是个狐狸,还是眼巴巴地盯着墨鲤药篓里的白参看,吃着碗里想着锅里。一样是贪婪,却有些可爱。

    “……你的祖先还知道报恩呢,你怎么就只会吃?”墨鲤恨铁不成钢。

    白狐茫然地望着墨鲤,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行了,回去吧。”

    墨鲤背着药篓继续往山里走,白狐恋恋不舍地跟了一段,半路上发现了一只兔子的踪迹,在只能看的白参与吃得到的兔子中间,狐狸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颠颠地去追兔子了。

    “写县志的是个骗子吧!”墨鲤陷入了沉思。

    风雪越来越大,墨鲤独自走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一处隐秘的山涧,他又四处张望了一番,确定这里的灵气充沛,这才放下药篓,捧着白参在山涧里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然后开始挖坑。

    小心翼翼地把白参种了下去,又捏碎了一颗药丸,合着雪一起融了,浇在白参的根茎周围,白参原本垂落的叶子瞬间精神起来。

    “好了,今年你就住在这里了。”墨鲤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与雪,跟这株人参打完招呼,就离开了山涧。

    移栽完人参的墨鲤没有急着出山,他走走停停,就像在找什么。

    他把附近的三座山头都走了个遍,终于在一处岩壁前停下,然后伸手开始挖,厚厚的积雪下方是一个石洞,洞口还有石块阻隔。

    墨鲤小心翼翼地将石块挪开,同时挥了挥手,风雪自动绕开了这片区域。

    他弯腰爬进了洞穴,洞穴的主人是一条褐鳞蟒蛇,身长九尺,水桶粗细,看起来十分骇人。现在天寒地冻,蟒蛇正在冬眠,身体僵硬冰冷,蜷缩着盘成一圈。

    仔细检查了一遍蟒蛇的状态,墨大夫失望地在石洞角落里留下了一颗药丸,让它自然挥发,然后重新封住洞口。

    一年又走到了尽头。

    白参还是参,白狐还是狐,大蛇还是蛇。

    说好的妖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