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不当以用
    ,精彩小说免费!

    堂堂锦衣卫副指挥使,竟然把钱藏在床底下?

    锦衣卫号称无孔不入, 据说陈朝的皇帝甚至知道自己臣子夜里跟小妾说了什么话, 可是连自家上司藏钱的地方也不放过,这就太夸张了。

    墨鲤忍不住望向宫钧, 后者没有半点恼怒, 反而露出欣慰的笑。

    “你考虑得很周到。”

    “这是属下该做的。”

    墨鲤:“……”

    所以一个人究竟怎么扛起箱子,同时还能带走八只猫?

    墨大夫确定自己刚才诊治的病患身体没有那么强壮,不是战场杀敌的彪形大汉, 绝对唬不住狸奴。武功倒是练得不错, 应该能追上逃走的猫。

    可问题是, 猫不是一只,是八只。

    难道全部塞进了一个竹箱,就是宽敞有孔隙的那种?然后右手一箱财物, 左手一箱狸奴?狸奴在箱子里不会打架吗?

    墨鲤陷入了深思。

    好在情况没有危急到宫钧只能弃官而逃,这个锦衣卫也没有本事通天到猫都带上山。一想到要面对八只猫,墨鲤就有点儿不自在。

    不,他不怕狸奴,只是对狸奴敬而远之。

    冒险前来给宫钧报信的这个锦衣卫名叫崔长辛,他除了箭伤之外, 手臂跟脸上还有穿过山林的时候被树枝刮破的细微血痕。

    墨鲤认真看了看, 确定不是猫挠出来的。

    狸奴的爪子,墨鲤记忆犹新。

    “……同知, 眼下事态不明, 我们不如离开龙爪峰?”旁边的锦衣卫百户急切地说, 他声音压得特别低,显然是有意避着墨鲤。

    “又是谋反,又是前朝国师,现在这座厉帝陵完全是个烫手山芋,别说碰了,就算挨着都要倒霉!还是尽早离开较好!”

    上云山十九峰是连着的,可以从龙爪峰去另外三座山峰。

    肖百户的话也很有道理,问题在于——

    宫钧无言地看了看一丈之外的墨鲤,在绝顶高手面前这点距离跟没有差不多,还不如直接放开声说话。

    “肖百户,咱们今日死去的人有多少?”

    “七十四。”

    青乌老祖杀了三十多人,其余都埋在**寺的废墟里。

    还活着的基本也是人人带伤。

    “之前下暴雨的时候没法动手,还有一群江湖人围着,现在……即使我们要走,也要把他们的尸体挖出来,总不能让他们继续躺在这里。”

    除此之外,宫钧还记挂着那些死在山道上的锦衣卫。

    宫钧叹道:“总归是我把他们带出来的。”

    肖百户连忙劝说:“这是什么话,探查上云山傍晚忽然起雾以及江湖人大量云集龙爪峰,这是指挥使给同知的差事,您又不是私下带人跑来。”

    “如果不来**寺……”

    “倘若不来,就不会遇到我与孟戚。”墨鲤忽然接话。

    肖百户吓了一跳,这些锦衣卫本来想说遇到孟国师有什么好的,不是催命符吗?

    转念一想,没准真的会更糟糕。

    青乌老祖想把事情闹大,就不会放过他们这些锦衣卫,无论他们去不去**寺,原本在龙爪峰上的锦衣卫暗属不都没了?

    宫钧忽然想起一件事,脸色一变。

    “之前本官抓了一个江洋大盗,命人押回京城销案,你是否遇到?”

    崔长辛摇头说:“属下没有遇到。”

    众人一阵静默,心知那些人凶多吉少。

    肖百户勉强道:“可能是没有遇上……”

    宫钧摆了摆手,颓然道:“长辛从京城来,他为了打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必定去过刑部、大理寺以及京尹衙门,应该还联络了京城各处以及城外办差的锦衣卫,如果他们顺利回去了,必然有一处是能遇到的。”

    崔长辛垂眼,默默点头。

    “该死的青乌老祖!”众人都在咒骂。

    骂完了,捋起袖子去挖**寺的废墟。

    因为人人都带着伤,进度缓慢。

    墨鲤看到他们有抬不起来的重物,就顺手帮一把。

    那些远远待着的江湖人,竟然也跟着跑过来开始挖。肖百户说这里没有宝藏,他们是在给同伴收尸。

    不信,非要挖。

    宫钧气得笑了,不得不命令属下注意那些人,免得同僚的尸体被他们铲断破坏。

    ——指望这些江湖人做免费的劳力,显然是不成的。

    一个劝阻,一个不听。

    一方挖,一方在旁边守。

    如此一来,两边自然发生了冲突。

    敢留下来的江湖人武功都不弱,这个不弱的实力,也就跟崔长辛差不多。

    而像崔长辛这样的,宫钧一个能打八个,都不用墨鲤帮忙。

    天下第一刀客岂是浪得虚名?

    崔长辛咬牙要动手的时候,宫钧直接把下属拦在了身后。

    墨鲤怀着品鉴刀法的心情,看着宫钧将人全部撂翻。

    宫钧练的是杀人刀,尽管练到极致收放自如,但是刀锋不可避免地留下了一些伤。

    ——些许皮外伤,算不了什么,丢的是面子。

    竹刀客在江湖上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凭这些江湖人的眼力,想要揭穿宫钧的身份也很难。他们只觉得这人刀法诡异莫名,武功高到离谱,却似在江湖上毫无名气。

    等看到其他人身上锦衣卫的制式佩刀,这才骤然色变。

    “竟然是官府的走.狗!”

    “可惜了一身好武功!”

    他们骂骂咧咧,宫钧一刀削断了他们的头发,这些人顿时没声了,恨恨地躲在旁边,好像要盯着锦衣卫挖宝藏。

    等了两个时辰,发现废墟里确实只有尸体,又被提着刀的宫钧冷目注视,便灰溜溜地走了。

    墨鲤知道,这些人肯走,主要还是对帝陵宝藏的存在产生了怀疑。

    他们已经不太相信了,另外一个原因是宫钧的刀法,武功不济的人会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并且下意识地心生畏惧。

    墨鲤的武功就不会有这样好的“恐吓”效果。

    包括崔长辛在内的锦衣卫也很吃惊,他们只知道宫钧的武功不错,身手很快,但是武功高到什么程度,根本没有人知道。

    不是故作神秘的无人知晓,而是众人以为就是很普通的“不错”,反正比大伙儿的武功高。会产生这个印象,一来是宫钧平日里很低调,从不炫耀武功,基本不跟人争斗,二来就是三年前孟戚闯入北镇抚司大开杀戒,宫钧侥幸活了下来,可是“受了重伤”,还厚颜请功说拦住了孟戚,没让对方闯入禁宫。

    这就很让人看不起了。

    甚至有人在背后讥讽宫钧就是会跑,能逃命,其实胆小如鼠。

    宫钧的属下自然不会这么想,可是他们也产生了错误的认知。

    之前那群黑衣人于山道袭击他们时,宫钧被青乌老祖的大弟子压着打,加上锦衣卫们都深陷苦战,所以他们仍旧对宫钧的实力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直到现在——

    众锦衣卫瞠目结舌,先是惊惧这样厉害的宫副指挥使,竟然打不过黑衣人里面那个戴面具的头目,然后又想到了孟戚,最后目光落在了墨鲤身上。

    “同知……”

    宫钧嘴角一抽,明确地告诉自己的属下:“论武功,我赢不了大夫。”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神情复杂。

    医术这么好,武功还这么高,长得还这么年轻,容姿非寻常之人……

    崔长辛第一个开口问:“不知大夫在何处坐堂行医,在杏林里可有名号?”

    “吾云游天下,居无定所。是无名之辈,你不必放在心上。”墨鲤淡然地说,然后他忽然眨了下眼睛,若有所思道,“莫非你是要付诊金?”

    崔长辛一愣。

    宫钧掏出了一锭银子,用指力抹去银子底部的官印,郑重其事地说:“我身上只有这点钱,算是定金,等回到太京,我再给大夫补上。”

    这时黑漆漆的林子里蓦地传来一个声音。

    “你倒是会打算盘,为了诊金,大夫也得让你活着回京城,是也不是?”

    孟戚施施然地走了出来,软剑重新缠在了他的腰上,衣袂随风飘扬,不沾泥污。

    就连脚下的鞋履亦是干干净净,远远看去,仿佛游园踏青的诗人,手里就差一个酒盏或者一柄折扇,让他边走边吟了。

    若是且行且歌,更似隐士的做派。

    意态风流,轩然霞举。

    在深山密林里忽然见到如斯人物,实在令人目眩神迷,就差作稽相询,问隐士从何处来。

    可惜锦衣卫不会这么想。

    “孟国师。”

    宫钧退了一步,右手紧紧地按在刀柄上。

    孟戚并不理睬他,径自走到墨鲤面前。

    “你怎么过来了?”墨鲤问。

    “许多江湖人涌进山谷,找不到宝藏,又被困在里面,正急得团团转。”孟戚叹了口气,然后说,“正是他们带来了消息,我才知道官军已经到山下了。”

    “他们还带了火炮。”崔长辛连忙道。

    孟戚闻言面色一沉,隐隐现出了怒意。

    不管这些官军会不会进山,只要动用火炮轰山,龙脉又岂能不怒?

    墨鲤愁道:“如今京城已经戒严,陆璋布下了陷阱,内廷里勾结青乌老祖的谋反者未必会轻举妄动,可是身在龙爪峰的青乌老祖却未必肯善罢甘休,不知还要闹出什么事。”

    “他很聪明,一直藏在山谷里没动,估计不到天亮,他不会现身。”孟戚十分不满,他干脆伸手揽住墨鲤的肩,半推半劝地将人带到了旁边窃窃私语。

    墨大夫十分莫名,不想被人听见,传音入密就是了。

    为何要做出一副避着人的样子,导致他不由自主地跟着紧张起来,还以为要说什么私.密的事。

    结果孟戚开口就是抱怨。

    江湖人派不上用场,这些锦衣卫使唤了也没用,这么大的龙爪峰,能够帮得上忙的只有墨鲤。

    “大夫,我们趁着夜色去把那些火炮毁了吧!”

    “帝陵宝藏……”

    “宝藏没有大夫重要,你我武功再高,遇到无数火炮也难免会有闪失。即使山道难行,火炮运不上来,可是事情会有变数。倘若青乌老祖脱困而出,看到火炮见猎心喜,扛了一门就跑,那些官军怎么可能拦得住?”

    墨鲤略一沉吟,承认孟戚说得很有道理。

    青乌老祖这种突发奇想,还信以为真的人,谁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

    “他一心一意想要断龙脉,扛着火炮到上云山最高峰,然后对着山顶轰一炮,这种事他未必做不出来。”

    孟戚越想越恼怒,上云山最重要的灵穴怎么偏偏在山顶呢?一点都不隐蔽!

    墨鲤沉思道:“那我们有没有办法,让他认为龙脉已经被破坏了?”

    “其实灵气外泄,草木疯长,看起来就像是龙脉现世的模样……”

    孟戚语声一顿,目视墨鲤。

    “大夫,你或许要变成原形演一场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