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5.扶摇直上
    ,精彩小说免费!

    宫钧被属下们从废墟里挖出来的时候,他是真的后悔出门没看黄历。

    怎么会这么倒霉?

    “……同知?不好, 同知不行了!”

    宫钧好不容易聚起的一口气直接被晃散了, 还有人拼命拍着他的脸,试图抠出他口鼻里的灰尘跟沙土残渣。

    “呸。”

    宫钧无可奈何地把人推开, 然后趴在旁边自己咳了半天。

    只要没被直接砸死,像他这样的武林高手一时半刻是死不了的,内力转为龟息, 身体僵直若死,起码能熬到三五个时辰。缺点就是放弃了自救, 只能等人来挖。

    “同知活过来了!”锦衣卫们十分高兴。

    “佛祖显灵!”有和尚跟着说。

    宫钧无力地继续咳,他根本就没有死, 什么活不活的!跟佛祖一文钱关系都没有!别以为扯几句话, 他就会给**寺的佛像捐个金身。

    待他抬头一看,发现自己想多了。

    **寺需要的不是佛像金身,而是一座新庙。

    宫钧只记得一声巨响, 恰逢前一刻天边出现闪电,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心想这雷声也太大了,紧跟着房子就塌了。

    “伤亡如何?”

    当时正下大雨, 所有人都在屋子里,还有一些锦衣卫站在廊下。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连宫钧都来不及逃出, 其他人可想而知。

    宫钧的属下忍着眼睛的酸涩, 示意道:“就剩下这些兄弟了, 我们还在挖。”

    宫钧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运气推开一根粗大的房梁。

    雨还在下,废墟里根本听不到呼救。

    被埋在下面的人或许死了,或许还有救,他们冒着暴雨不停地翻找挖掘。

    硝烟味飘了过来。

    “火.药……”

    宫钧咬牙切齿,难怪他没有感觉到异样。

    他对危险的预兆,多半都是跟别的武林高手有关,火.药这玩意威力极大,又不会放出杀气,宫钧根本察觉不到。

    “爆.炸的地方在哪里?”

    “回禀同知,好像是距离寺庙不远的地方。”

    火.药绝对没有藏在**寺,今天早晨宫钧就带着手下,以抓捕江洋大盗的名义把整座寺庙搜过一遍了。如此威力的火.药,数量必定不少,一包两包或许他们还能看漏,这种可能是十几大箱子的分量,要怎样眼瘸才会漏掉?

    一边要救人,一边又要去爆.炸地点探查,宫钧分.身乏术。

    正焦头烂额之际,孟戚回来了。

    他还背着墨鲤,暴雨倾盆,两人的衣服都是干的(孟戚用内力蒸干的),而且一路行来,雨水压根沾不到身上,就被内力排开。

    这般模样,这番异象,就算是山野之民亦能看出不凡。

    “大夫?”

    那些锦衣卫吃了一惊,然后才看到孟戚的面孔。

    有的锦衣卫认识孟戚,有的不认识,听到同僚大喊时也瞬间慌了。

    “都安静!”宫钧怒喝,“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锦衣卫:“……”

    看到孟国师就叫兄弟们跑的不正是宫同知吗?怎么现在又嫌弃他们慌慌张张了?

    宫钧同样意识到了这点,饶是在官场混了多年厚脸皮,也差点没有绷住。

    他板着脸说:“查有江湖人士雍州藏风观的观主,人称青乌老祖率领匪寇袭击朝廷命官,杀吾等弟兄,意图不轨。前朝孟国师亦涉入此事,他欲捉拿青乌老祖,故而我们暂时联手,两下相安无事。”

    哦,暂时不用逃,

    锦衣卫们默契地忽略了“联手”这个词,觉得是场面话。孟戚根本不会跟他们联手,不忽然翻脸杀了他们就是好事了。

    哎,同知也不容易,为了给弟兄们找条活路,不得不给孟国师赔笑脸。

    宫钧:“……”

    宫副指挥使从下属的眼神里觉得他们好像误会了什么。

    他心思何等敏锐,转念一想就明白了,随后就是一阵沉默,因为这不完全算误会,他们确实是因为危险才来借助孟国师之力的。凭心而论,宫钧还是希望孟戚跟青乌老祖两败俱伤,两个麻烦同时消失,这样他才能舒舒服服地告假在家休养。

    可是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宫钧疑惑地看着孟戚,总觉得对方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可是哪里不同,他又说不上来,单单从气势上,现在他莫名其妙就矮了一截似的,嘴张了张,半句场面话都讲不出来。

    宫钧有心想从墨鲤这里打开缺口,可是墨鲤闭着眼睛好像在调息,他没法出声打扰,即使喊了墨鲤也听不见。

    孟戚是急着赶过来看情况的。他舍不得将墨鲤留在山洞里,也不放心,索性把人一背就施展轻功过来了。

    弦月观与**寺所在的山谷本就相近,孟戚赶到的时候仍然能闻到硝烟味。

    “你的人过去了吗?”孟戚死死盯着爆.炸发生的方向。

    “已经去看了。”

    宫钧边说边搬石头。

    孟戚扫了一眼废墟,声音微微放缓,指着某处说:“这下面还有人,先搬这里,别的地方……就不必了。”

    众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他们连忙奔到那处废墟清理瓦砾,同时心直直地往下沉。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一只手臂,把人挖出来的时候发现是个锦衣卫,还有气。然后陆陆续续又发现了三五个人,有的已经死了,有的受了重伤。

    最后救出来的是小沙弥跟方丈。

    小沙弥昏过去了,方丈的情况却不太好,他被一根折断的木头穿过了腹部,血流如注。

    众人不死心地又去旁边的瓦砾里救人,果然再也没有发现一个活着的人,找到的都是尸体。

    看着原本色泽鲜艳料子上乘的袍服蒙上了厚厚的灰尘、被血浸透,成了辨不清的破衣烂布,还活着的锦衣卫目眦欲裂。

    “同知!那青乌老祖究竟是什么来头?他如何能搜罗到这么多火.药?”

    宫钧抿了抿唇,没有回答。

    这正是他担心的,数量巨大的火.药藏在龙爪峰**寺附近,竟然没有一条密报跟这件事有关,是锦衣卫太无能,还是对方深谋远虑另有渠道?

    且说孟戚小心地护着背上的墨鲤,离开**寺的废墟后,以极快的速度找到了发生爆.炸的地方。

    这是佛塔附近的林子。

    现在林子已经面目全非,泥浆跟残枝败叶飞到了很远的地方,原地留下了一个又深又广的坑。

    浮土不停地滚落,坑里还有一些倒下的树。

    **寺除了正殿与佛塔之外,其他房子都没有太深地基,便直接倒了。现在寺庙正殿残留了一小半,佛塔出现了倾斜。

    “不好,快走!”

    孟戚衣袖一卷,内劲把另外两个过来查探情况的锦衣卫推飞出去。

    同时他背着墨鲤迅速退了十几丈,只听一声轰然巨响,地面塌陷,整座佛塔都被忽然出现的地洞吞没了。

    如果还站在原来位置,这会儿也掉进去了。

    那两个锦衣卫一身冷汗,爬起来正要过来道谢,忽然看到了孟戚的脸。

    立刻二话不说跑了,跑得比刚才跌飞出去的速度还快,一看就是宫钧的麾下,深得宫副指挥使真传。

    地洞里冒出了一股腻人的油膏味。

    还有松香、白蜡,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

    被大雨一浇,积水倒灌,气味就争先恐后地飘了出来,最后竟然随风而起,出现了一道诡异的绯红色水雾。

    宫钧下意识地捂住口鼻,惊问:“这是什么?”

    是原本封死的陵墓里冒出的气。

    为了防止墓葬被盗,封土层很厚,这种土层不是普通的泥土,而是一种专门的古方,掺了糯米以及十几种东西,等泥土干涸之后,坚固异常。

    不仅虫蚁不能入,连气流都不通。

    陈厉帝为了效仿秦皇,在墓室里点了长明灯,用的是传说中的东海鲛人熬出的膏汁,却不知墓室封闭久了,火焰自灭,不管是鲛人膏还是神仙膏统统不顶用。

    油膏加上陵墓里用来防腐的水银、香料等物,在漫长的岁月里混合成了一股谁都说不清是什么玩意的香味,封土层破了,顿时全部冒了出来。

    “走!”

    孟戚沉着脸说。

    厉帝陵的水银在三年前青乌老祖派人挖掘**寺的时候就全部流了出去,残存在墓里的已经很少了。

    纵然如此,墓穴涌出的气也不可吸入体内。

    连盗墓贼都知道,陵墓打开时千万不能马上进去,通常备着一只鸟或者一只狗,就是用来试命的。只有鸟跟狗活蹦乱跳,他们才敢进墓。

    “风向偏北……不,又转到东边了!”宫钧带着人正要远远躲开,忽然看到山道前方来了一群人。

    “就是这里了!”

    “地动山摇的,肯定是有人用霹雳堂的玩意想炸开陵墓!快,不能被人抢在前头,帝陵宝藏就在眼前了!”

    这些江湖人原本分散在上云山各处寻找厉帝陵,其中有不少都住在龙爪峰,毕竟这里是进山的要道,他们也都是一个念头,等那些大门派的人来了再跟着一起走,肯定有用!

    结果人没等到,山上有了动静。

    “混账!”宫钧顿足。

    他知道这些人是距离**寺比较近的,闻声赶来,接下来就是看雨的时候发现**寺这边有诡异红雾升起的人了。

    “同知,要拦住他们吗?”锦衣卫围了过来。

    宫钧摇了摇头,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江湖人出现在这里。

    “那边有个大洞!”

    “是厉帝陵,肯定是帝陵!”

    孟戚嘴角下抿,眼露杀气。

    这时他背上的墨鲤忽然一动,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