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再探碧云阁
    与龙千山一战已然落幕,段羽和名剑山庄这几名侍卫在旁观战期间无一不情绪高昂,有的在钦佩林茵茵剑法超然,能和姑苏四杰之一的龙千山斗的难分难解,有的不禁为林茵茵捏了一把冷汗。其中最为紧张的便是公冶博了,自始至终,双手都是攥紧了拳头,可见对于此战的紧张。

    林茵茵最终一剑封喉,了结了龙千山,公冶博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忙让一旁的侍卫抬着他来到林茵茵身旁。

    “林兄,这厮与我不共戴天,今日全凭你的神妙剑法将这厮了结,如此恩情我公冶博无以为报,以后只要是你林兄的事便是我桃花庄的事”

    公冶博言语诚恳,发自肺腑,说完便要起身行礼。

    茵茵见了忙上前阻止:“公冶兄,不可,龙千山投靠玄阴宗为非作歹,荼毒武林,我只是替天行道罢了”

    公冶博听后自觉惭愧,这林影侠肝义胆,为武林除害,而自己却拘泥于个人的荣辱得失,真是相形见绌。于是乎便不再多言,只是心中对林影又多了份敬佩

    接着,几名侍卫和段羽茵茵一道,将龙千山等人的尸体拖到一旁的隐蔽处草草埋葬,又拿出几锭银两给到茶肆老板,让其另寻他处安生,并告诫他切不能将今日之事泄露。那老板和那伙计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此时得了银两自是喜不自胜,百般拜谢之后便立刻离开了此地。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众人抬起公冶博,离了茶肆,向市集行去。

    正午过后,茵茵一行来到客栈,要了几间上房,将公冶博安置其间。

    “段兄,林兄,我的伤已好了大半,如今之计要尽快通知到我的父亲公冶致,让他不要再为落云庄提供水路交通。”

    段羽闻言,点头赞同。

    玄阴宗没有亲自动手对付桃花庄说明他们是有所忌惮的,至少玄阴宗不想让私造武器这件事有所声张。对于龙千山,不过是玄阴宗的一颗棋子,主要利用他在姑苏的身份来达到私运兵器的目的,如今龙千山已死,玄阴宗定会重新找人替代。

    其实,桃花庄由来已久,祖上便与朝廷渊源颇深,如今桃花庄庄主公冶致更是与当今内阁大学士有八拜之交,所以才能垄断整个姑苏的水路交通。碍于这一层关系,玄阴宗才一直没有打桃花庄的主意,试想桃花庄一旦出事,便会传到当今朝廷,如果朝廷下令彻查此事,查出些蛛丝马迹,那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言而喻。单是这私造武器这一事便是谋乱之罪,玄阴宗此刻正是关键时刻,需不断的积蓄力量,断然不会做这等愚蠢之事。

    段羽略作考虑,心中已有部署,急忙道:“这样,我们兵分两路,我带两人前往桃花庄报信,林兄带上两人前往碧云阁与风兄汇合,至于公冶兄你先在此地养伤,待身体无碍后我们可在名剑山庄汇合”

    公冶博听后,犹豫片刻,此时他是多么想能参与到这场斗智斗勇的博弈之中,只是无奈出师未捷身先死,只能勉强答应了段羽的安排。

    同是江湖子弟,武林有难岂有不尽一份力的道理,段羽自然看出了公冶博的心思,安慰道:“公冶兄不必忧伤,玄阴宗势力已经形成,和它的斗争才揭开序幕,还望公冶兄养好伤势,早日痊愈助我等一臂之力。”

    这一番话语正中公冶博的下怀,既打消了对方的顾虑又给了他信心。

    部署完成,众人准备按计划行事。

    “段兄且慢!”

    公冶博叫住段羽,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递了过去。

    “这是?”段羽不解

    “此乃我贴身之物,我父亲多疑,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我再书信一封劳烦段兄交与我父亲” 一流小站首发

    说完,公冶博从包袱中取出笔墨纸砚,书写了起来。

    段羽心想,还是公冶博想的周到,自己就这样冒冒失失前往,人家未必相信,倒把这一茬儿忘了。

    拿上书信后,段羽问店家要了两匹快马,朝着桃花庄奔去。

    林茵茵也辞了公冶博,往碧云阁的方向赶去。

    残阳如血,云霞遮天,碧云阁门前的老槐树上一片寒鸦惊起,尖叫着向远处飞去,竟有数百只之多。

    “大哥,百鸦啼鸣乃不祥之兆,我们真的要再进去查探么?”

    风玄霜自从接到段羽的书信后便带领人马前来碧云阁支援风玄天,此刻也是跟着风玄天再次来到碧云阁探查。

    风玄天闻言,笑了笑说道:“玄霜,你大哥从不信这些鬼神之言,人生在世,但求问心无愧,又何惧不祥?”

    风玄天来到碧云阁后又仔细的探查了一遍,依旧是一无所获,除了校武场后几具尸体之外,阁内空无一人。众人在此搜查了三日,毫无进展,待要离开之际,风玄霜带人赶到。

    “玄霜,是段兄弟叫你来支援我们的?”风玄天再一次确认。

    玄霜点了点头回道:“段公子派人前来报信,让我速速带人前来支援,并在书信中提及这碧云阁应该暗藏玄机,危机四伏,让我与你汇合后赶紧离开。”

    风玄霜一面说着,一面将段羽的亲笔书信递与风玄天。

    风玄天看罢,思忖良久,开口道:“定是段羽和林影他们发现了什么,即是如此,我们再探一次碧云阁,哪怕把它翻个底朝天也要翻出些什么来。

    玄霜听后着急道:“大哥,可是段公子他们……”

    话才说了一半,风玄天打断道:“既然来了,定要求个水落石出,岂有中途放弃之理?”

    风玄天猜想先前搜查还不够仔细,想是遗漏了什么细节,而段羽能够派人前来报信,说明这碧云阁内定是另有玄机,说不定能找到二弟风玄雪的下落,因此决定留下来再搜查一遍。

    风玄霜深知大哥的脾气,一旦决定的事便不会轻易更改,于是不再多费唇舌,只命令几名侍卫加强防备,确保风玄天的安危。

    进入碧云阁后,风玄天发下命令,让众侍卫铺展开来,从大堂开始,逐一排查,一旦发现异常立刻前来禀报。如有寻得蛛丝马迹者,赏银百两。霎时间,大堂内人满为患,加上风玄霜带来支援的人手搜查人数已近百人,誓要将这碧云阁查个清清楚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