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真相
    就在段羽和林茵茵打闹之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停!”段羽顿生警惕,已无半点嬉笑之态。

    林茵茵也收起笑容严阵以待。

    二人隐在亭子后面,听的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足有六七人之多,二人不敢大意,毕竟此地还是落云庄的势力,假使对方发觉公冶博被救,派人追至此处,倒也是一件麻烦事。

    脚步声越来越大,半柱香的时辰,几个壮实的汉子踏着泥泞从远处赶来,段羽凝视而望,待瞧清来人后心中大喜,忙从亭子后面转身而出。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追踪马车而去的名剑山庄的一众侍卫。

    “段公子,林公子!”

    侍卫们见亭子后面转身走出两人,先是一愣,随即上前招呼道。

    这一众侍卫跟随马车一路西行,一直跟到太湖之畔,而后那跟车的四名壮汉将马车上的货物卸下,抬到了一艘大船之上。

    “几位兄台,可有什么收获?”段羽问道。

    “段公子有所不知,待那四名壮汉离去以后,我们兄弟几个偷偷的摸上船去,趁着船上守卫打盹之时混进船舱查探,发现那马车上所装之物竟是一些打仗用的长兵器”

    “哦?”段羽惊道

    “初时,我们几个也是心中疑惑,于是继续深入,发现这艘大船上所装之物大半都是这些长兵器和攻城用的云梯,已满满装了大半船。”

    那侍卫继续说道,言语间充满了严肃。

    “果然不出所料,这落云庄在为某些组织锻造兵器”

    段羽心念急转,陷入沉思。至于这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大家心中已然明了。

    这些侍卫原本想将这艘大船截获,但如此庞大的兵器数量实在不好搬运,况且这样一来定会引起对方的警觉,日后怕是更难追踪,于是众人便放弃了这个念头,退了回来。

    “我们离开大船后回到原先分别时的地点,看到了地上的记号,于是便赶来了这里。”

    段羽点了点头,自他们出现,便已猜到事情的来龙去脉,心中并不奇怪,只是对于这玄阴宗为何要锻造这么多兵器一事还未完全理清,只是隐隐感觉到不安。

    “咦,这不是桃花庄的公冶博少庄主么?”一侍卫发现了茵茵身后的公冶博。

    “果然是他!他怎么了?看样子伤的不清!”另外几名侍卫也围观而来。

    茵茵颔首,许以默认,随后回道:“我们在落云庄发现了他,当时已经是奄奄一息,好在段公子将他救出,又为他疗伤,现在已无大碍!”

    众人闻言,瞧了瞧公冶博的脸色,虽仍是一脸病态,但已经恢复了些许气色,身体的伤口处也已经愈合,也就放下心来。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一侍卫问道。

    段羽思忖过后道:“如今已是夜半时分,况且此处荒山野岭,人烟稀少,想要投宿是不可能了,这样,我们在此将就一晚,明日一早再做打算!”

    于是众人纷纷点头,随后盘膝而坐,在亭中围成一圈,将公冶博护在其中。

    一夜相安无事,翌日,黎明将至,一缕晨曦映照,将古亭照亮。公冶博一声逐渐醒转过来。

    公冶博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左右都有人围着,于是忙起身看个究竟。刚一用力,便觉全身剧痛无比,就像伤口被撕裂了一般,只得闷哼一声。

    声音虽小,但还是惊动了茵茵和段羽,二人迅速起身,来到公冶博一旁。 一流小站首发

    “你醒了!”段羽关切道。

    公冶博见来人甚是眼熟,却是想不起在哪见过,疑惑之际见到了一旁的林茵茵。

    “林兄,是你救了我?”公冶博心中充满了感激

    这公冶博自伏魔大会后便被囚于落云庄,自觉再无任何出头之日,如今醒来发现再见天日,而在场之人除了林茵茵有所交情之外,其余都没有交集,自然认为是林影救了自己,况且林影的武功公冶博是见识过的,剑法奇绝,比之风玄雪还要高出一筹,因此公冶博认为也只有林影有这个能力将自己救出落云庄。

    林茵茵听罢笑而不语,眼神指了指一旁的段羽。

    公冶博心中暗道:“难道是这少年救了我?奇怪,这少年怎么如此眼熟,到底在哪见过呢?”

    公冶博苦苦思索,想要回忆起这少年是谁。

    “啊,你是金常旭!是你救了我?”终于,公冶博记了起来。

    数日前的伏魔大会,公冶博和金常旭同为夺盟之战最后的人选,有过一面之缘,只是不知何故,自那一日后这金常旭便失去了踪影,连最后的比武都没有出现,一众人等都以为这金常旭担心比武不胜,失了脸面,悄悄离开了,没想到今日出现在此,还救了自己,当真奇怪。

    段羽略显尴尬,回道:“举手之劳,公冶兄不必挂在心上,况且非我一人功劳,林兄也有参与。”

    “大恩不言谢,林兄,金兄,你们的恩情在下永不敢望,定当铭记于心。”公冶博满脸严肃,显然将二人当作大恩人对待。

    “公冶兄言重了,快和我们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被囚禁在落云庄?”

    段羽话音刚落,公冶博眼中立刻浮现出一股浓浓的恨意,这里面包含了极大的屈辱和不甘。

    原来在伏魔大会最后一天,原本由公冶博出战金常旭,龙千山对战风玄雪。只是金常旭却始终不见踪影,最后判定公冶博不战而胜,直接进入到最后的角逐。而龙千山和风玄雪之争可谓是精彩异常,两人势均力敌,斗了近三百余招不分胜负,在场之人无不惊叹这两位少年的武功修为,就连公冶博也是如此,料想无论两人哪一位胜出,自己决计不是对手,最终,风玄雪使出雪花神剑,以半招的优势艰难取胜。

    公冶博见风玄雪胜出,自然高兴,桃花庄和名剑山庄本就是一家,对于这盟主之位哪个来当并无差别,因此公冶博最终承认不敌风玄雪,主动放弃了争夺。

    比武夺魁一战落幕,风玄雪最终胜出,成为盟主,随后,风玄雪对于黑木崖一战提出了一些看法,他认为正魔之争已绵延百年,自有其定数,况且这几年双方摩擦不断,使的整个武林风雨动荡,不得安生,而作为姑苏之地的武林人士实在没有必要倘这趟浑水,大家只需团结一致,共同捍卫姑苏武林的和谐即可。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番话语深得人心,在场的武林人士纷纷响应。

    就在这关键时刻,碧云阁突然涌进一大批锦衣卫装扮的人物,为首的是一位老者和三名中年大汉,就在众人诧异之际,那老者一声令下,双方一场厮杀。

    无奈锦衣卫人数众多,加上期间又来了一批银衣死士,且各个武功高强,阵法怪异,没过多久,参加大会的武林人士悉数被擒。

    “原来如此!”

    段羽等人听后连连惊叹,原来伏魔大会上竟发生了这么多事,怪道再探碧云阁的时候发现在校武场上有大片打斗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