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命不该绝
    “天呐……”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摇头嗟叹,只觉得闹闹保不齐就是被这“条状蛊虫”的血液所污染,因此才变得跟疯了一般。

    “呀嘎呀嘎嘎……”从闹闹的嘴巴里面发出了如是一阵呼声,并且越来越响亮,他不住地在文件柜上面手舞足蹈,看起来好不热闹,但这跳的仿佛是一种极为诡异的舞蹈,让我有些弄不清楚他这究竟是在干什么。

    “闹闹,你在干嘛?”我低声呵斥了一声,现在这里的情况本就有些失控。若是闹闹再发生了异常,都不晓得该怎么办?

    但此时的闹闹却如同一只极度躁狂的小猴子,几乎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意思。即便我大声的呵斥,他也一直在使劲地弹跳着仿佛已然接近癫狂。

    “闹闹,我求你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场本就有些混乱,若是这家伙再掌控不住的话,我们肯定是要挂了。

    乌先生此时也像极了一条刚刚从冬眠中解脱的蛇,他有气无力地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喊了一句,“江宇,赶紧杀死他,快点——”

    他原本意气风发地过来,但却不想被我和赫连荧给整的狼狈不堪,如此的吃亏,于他心中肯定是极为不爽的。

    但此时的江宇状况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他蹲在一旁在不住地哭泣着。紧紧地捂住了眼睛,看起来痛苦,“条状蛊虫”的血液究竟有什么作用可以让闹闹如此的癫狂。

    而又过了一阵子,不单是闹闹,就连一旁的鬼仔们也都在不住地蹦跶着,从他们的嘴巴里面发出了和闹闹一般的声音,“呀嘎呀嘎嘎……”

    “我的天呐,这是怎么回事?”我有些闹不清出,为什么那些鬼仔们也跟着闹闹癫狂了起来,并且看这架势,貌似还唯闹闹马首是瞻。

    与此同时,赫连荧也一脸吃惊地看向了闹闹,并且从口腔中讶异地挤出了三个字,“不会吧……”我讶异地看向了赫连荧,如此一来,或许真的是比较玄了,连她都感觉到现在的情况比较诡异了。

    而闹闹却也游客不停歇地在文件柜上面狂躁地蹦跳着,完全不听指令。

    “你他妈的——”正在此时,一旁蹲在墙角的江宇慢慢地转过身来,捂住了眼睛慢慢地站了起来,一阵恶臭传来,还有一阵“滋滋”声,他的眼睛居然被整的焦臭无比,让人不由得想要恶心了起来。

    没想到这个看似很普通的条状蛊虫的血液居然如此的可怕。

    江宇像极了一只受伤的豹子,他龇牙咧嘴地冲着我们低吼着。正在此时,赫连荧受了重伤,我刚刚也被乌先生整的七荤八素,闹闹有陷入了癫狂不受控制,现在的情况,若是和江宇拼命,也当真没有一丝胜算。

    “江宇,杀了他们,杀了这帮王八蛋——”乌先生的声音好似从地底冒了出来,这声音传到了我们周遭直叫人胆战心惊。但为了赫连荧,即便是他对我猛击,但我仍旧需要跟他拼命。

    “去死吧,你们都去死吧……”江宇生活着又朝着我们猛冲而来,但此时的他的一只眼睛已经身受重伤,我紧握着龙雀刀,朝着他猛地挥去。

    或许是眼睛的问题造成了江宇的视觉障碍,他尽力地在躲闪,但没有躲闪开来。胳膊上面的衣衫被我划了一道裂口。

    “啊——我要杀了你——”江宇在仰天长啸,“乌先生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请您使用‘青鳞咒’吧!”

    乌先生听闻此话一脸凝重,“那样你会死的!”

    可江宇却冲着他吼了一句,“我们还有的选吗?”

    下一秒,乌先生剧烈晃荡着骷髅降魔杵,一边从口中吐出了生涩的咒语。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两个人就要合作,将江宇变作“青麟怪人”,如此一来,我胜算为零!

    我赫然发现,只是在几秒钟的时间里,乌先生便控制住了江宇。

    “哈啊——”江宇痛苦地嚎叫着,白皙的皮肤蓦地变得青紫,上面渐渐地钻出一片片鱼鳞似的东西,一粒一粒犹如“雨后春笋”钻出,看起来极为恐怖。

    “蒋顺,别管我,快跑……”身后传来一声虚弱的呼唤,赫连荧的脸白的好似一堆雪,映在我眼中将我的视网膜都刺的生疼。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阻挡我们肯定要将你们带到地狱——”乌先生大笑着,胸腔发出了剧烈地共鸣声。

    他更加大力地摇晃着手中的骷髅降魔杵,头发皮散开来,就像个怪物。而鲜红的血液也从他的口角处不住地往外流出。

    与此同时,江宇浑身上下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鳞片,好似一个直直站起的“鲛人”,他大叫着,朝着我和赫连荧冲了过来。

    “蒋顺,别犯傻,快走——”赫连荧说着猛地推了我一把,此一刻,她当真没有考虑自己,而是先让我离开。

    “你不要管我!”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我断然不可以让一个女人单独留在这里受死,从身上抽出好几张符箓,连连攻去。

    “滋滋滋……”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些符箓在碰触到江宇身子的那一刻,当即燃烧了去,变成了幽幽的纸灰。妈的,他此时已然变成了怪人,接近于刀枪不入之躯,单单这几张符咒,哪里能要了他的命。

    “我和你拼了!”挥刀向前,但还未触及江宇的瞬间,便被他牢牢地卡死了脖子,下一秒,我整个人居然被他直直地提溜了起来。

    他浑身上下长满了鳞片,既可怖又十分让人恶心。

    “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江宇从牙缝里面挤出这句话,他的手劲增强了许多。

    “整死他——”乌先生的声音猛地增强,就在此时,我觉得自己的喉管几乎都要被他给抓的爆裂了去。

    可是须臾之间,我却猛地觉得遏制我喉管的气力当即松懈了许多,我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定睛一瞧,却是那闹闹落在了江宇的头顶上。

    “哇哇哇……”闹闹双手盖住了黑衣人的双目,张大了嘴巴,啃噬着他的头顶。但这一次,江宇的手却没有松开。

    “去去一个鬼仔,就像打败我,不自量力……”江宇的双目中透露出不屑一顾的神色。

    但就在此时,当他看到我身后的一幕的时候,却当即倒吸了一口凉气,继而大声吼道,“卧槽,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