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出其不意
    此一下来的极为突然,就连我都没有想到闹闹居然会直直地冲进去,就觉得一道白光在眼前乍现,而后这一切都已然不可更改了。

    观察室里面的江宇和乌先生都好像在专心致志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因此对于闹闹突然冲进来的这一举动,还当真是没有察觉到。

    闹闹直直将将于撞到了一边,就听到“啊”地一声,江宇被撞得人仰马翻,就连那些“丝状蛊虫”也变得不受控制起来,纷纷胡乱地收缩着,有的还相互交缠在了一起,一时间场面变得极为失控了起来。

    “啊——”闹闹朝着围在观察窗一圈的那些鬼仔再次飞了过去,就听到一声惨叫,它将那些鬼仔全部都扑倒在地,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而下一秒,那些“丝状蛊虫”突然变得活力萎靡了起来,就仿佛是没有任何气力。

    可紧接着,让人更加诧异无比的一幕发生了,闹闹居然伸出手来,将那些丝状蛊虫从其中一个鬼仔的身上拔了出来,那鬼仔尖叫了一声,下一秒,居然看着闹闹呆愣在了当下。

    “什么?”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看似十分阴险毒辣的“丝状蛊虫”居然可以这么轻易地就被闹闹拔出。

    “哪里来的小兔崽子——”或许这一切的混乱有些过于出乎意料,就在此时,乌先生才反应了过来,他一把举起自己手中的骷髅降魔杵,朝着闹闹使劲地打了过去。闹闹身形灵活地赶紧闪开,乌先生的骷髅降魔杵算是打了个空!

    就在此时,江宇也从地上挣扎了起来,当他再次打开手中的白骨宝盒的时候,从里面居然弹射出了一条粗圆的“条状蛊虫”,单看这宽度几乎是丝状蛊虫的两倍,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都让人恶心无比。

    “去!”江宇低吼了一声,下一秒,这蛊虫居然朝着前方冲了过去,并且将闹闹的藕臂给牢牢地缠住了,闹闹努力地挣扎,但却不能挣脱分毫。

    江宇和乌先生于内虽说是勾心斗角,但是在对待外人方面也可算是通力合作。

    就在闹闹被这“条状蛊虫”给牢牢缠住的时候,乌先生当即举起了手中的骷髅降魔杵,照着闹闹的头顶劈头盖脸地打了过去,并且此一下,是要将闹闹给斩尽杀绝的架势,看起来绝壁霸气。

    “不好,闹闹有危险!”我心头一紧,朝着里面冲了进去,“老狗,住手!”我突如其来的冲进可算是将乌先生给镇了一下。

    他闪了一个大趔趄,当即被闪到了一边,而手中的骷髅降魔杵也差点丢到一旁,此一下,可算是将闹闹眼前的危急给解除了。

    但是那条看起来可恶至极的“条状蛊虫”却仍旧死死地缠住了闹闹的胳膊,血红的颜色刺激到了视网膜,让人忍不住心疼无比。

    可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救闹闹,乌先生便晃动着手中的骷髅降魔杵朝着直直地打来,我举起手中的龙雀刀朝着他冲了过去。

    “你这个小王八蛋,之前已经坏了我一次事了,这次居然还敢来捣乱,你可是不想活命了。”他的声音颤抖无比,听起

    来带着极大的怒意,降魔杵带着一阵阴风直直地挥出,而此时我只有用龙雀刀在竭尽全力地抵抗着。

    “龙雀盘蜿,天马半汉——”我声嘶力竭地喊出这句话,只觉得胸腔当中仿若充满了力量,将我的四肢百骸几乎都要撑破了。

    “铛——”龙雀刀和骷髅降魔杵碰撞在一起激起一阵的火花。

    此时,我和乌先生直直地相对而视,他的脸上却布满了“沟沟壑壑”,而那一根根血管,又像是一条条饱胀的蚂蟥一般,紧贴在皮肤上。

    下一秒,他胸脯鼓胀地仿佛是一只气球,墨色的黑袍高高地飘起,我心脏猛地抽了一下,不晓得他这是在干什么。

    下一秒,他的嘴巴兀自张开,从中喷出了一声喊叫,“去死吧——”

    瞬间,我只觉得来自于骷髅降魔杵那边的力量登时剧增,仿佛海啸一般朝着我汹涌而来,让我几乎都没有反抗的气力。

    “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敢跟我过招——”须臾间,乌先生的气力大增,下一秒,就见他浑身发力,朝着我猛地一击,我朝着后方倒退而去。

    “滚!”他一脚踹在了我的胸口,我往后倒仰而去,胸口火辣辣地疼。此一下,可算是将我踹的是七荤八素,这老杂种,虽说年纪挺大,又受了两次伤,但是他的力气貌似没有减少分毫。

    这一脚的力量只觉得一丁点儿也不少,并且直直踹来,让人几乎站不稳身形。

    “今天晚上是夜修罗大人重生的关键……”黑袍人从牙根儿里面挤出这句话,旋即目光阴冷道,“乱入者,死!”

    他一手抓住了身上的袍子,使劲地抖动了一下,瞬间从中掉落出一条花斑大蛇。这蛇足足有四尺来长,手腕粗细,晃动着三角形的脑袋,张大着嘴巴,朝着我“游”了过来。我本能地想要躲开,但四肢却有些不听使唤。

    “妈的,这老毒物!”我咬牙切齿地骂道,想当初第一次和他交手的时候,同样有这么一条大蛇,但却不想这次他竟然又使了出来。

    闹闹和江宇缠斗地正酣,绝对分不出精力来救我。此时,我唯有自己来救自己了。正在此时,乌先生吹了声口哨,这畜生高高地躬起身子,便作势朝我袭来。

    “我草尼玛!”和这东西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它当真难缠,它速度极快,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几乎是步步紧逼。而那边,乌先生则又将降魔杵晃动的山响。

    “嘶嘶……”大蛇挑衅地吐着芯子,它高昂着头部仿佛一支蓄势待发的箭。

    “好吧,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死咬着嘴唇,正在此时,花斑蛇朝着我的面门猛地蹿了过来,我握紧龙雀刀,看准它的七寸拼力斩下。

    “啪嗒!”大蛇断成两截,落于地面,蛇头还在地上蠕动着。可那些头发却再次落在了每具尸体的头顶部位。

    此时,我抹了把被冷汗浸湿了的额头,心中暗暗地说了句,“居然和上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