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茧蛹
    “天呐……”余小游的身子瑟瑟缩缩,两股战战,那模样看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肝胆欲裂。

    不单单是他,就连赫连荧的嘴巴也合不拢了,颤抖着吐出两个字,“这是……”

    我朝着一边望了过去,五脏六腑也不由得颤抖了起来,心脏瑟缩不已,因为此时在余则功的身后站着的是一身光赤,肚腹隆起,头发仿若海藻一般漂浮着的“吉雅拉”,她光赤的身子反射出一种别样的光彩,看起来既唯美,又诡异。

    上次在白龙镇杨柳庄,还是她突然出现救了我和余小游的性命,但是自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只有上次吉雅萱留给我的那张符,是吉雅拉在梦中传递给她的信息,也就是通过那张符,我突破了“天使之家”那间屋子的封印。

    那么她这次突然出现是因为什么?是感知到了姐姐吉雅萱的死亡,来拜祭吗?我吞了口口水,现在的她静静地站在了余则功的身后,并没有下一步动作。

    虽说现在不能确定她究竟是人还是鬼,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她还是有情感的,比如从来没有攻击过我。

    而余则功居然没有感觉到身后多了个“东西”,他气急败坏地看着在地上哀嚎不断地这些鬼物,不由得大发雷霆。

    “起来啊,你们这群废物——”说着他将玉笛再次横亘在唇边吹奏着,但极为悲催的是,这玉笛却怎么也吹不响了。

    “怎么回事?”老头一脸诧异,旋即抬头怒视着我们三个,“你们这三个小王八羔子,肯定是你们捣的鬼。”

    我耸了耸肩膀,表现出一种无所谓的架势,余小游则摇头轻叹,“叔叔哎,有后事您交代,估计您是熬不过今晚。”

    “你他妈放……”或许是意识到了什么,余则功慢慢地转过头去,但是当他看到身后的那一幕的时候,却登时愣住了,剩余的话居然生生地咽了回去。

    面无表情的吉雅拉站在他的面前,肤如凝脂,双眸含情,唇如朱砂,脸上虽然没有丝毫的表情,但却挡不住浑身的肃杀之气。

    吉雅萱正是因为被吴昊天身上的“护身伥鬼”所伤,所以才命丧黄泉。而那“护身伥鬼”从何而来,不言而喻。

    “何方妖孽——”余则功大吼了一声,但仍旧可以从这句话吼声里面听出一阵肝儿颤的情绪,这老王八蛋很明显是在害怕。

    他本能地挥动着手中的玉笛,朝着面前的吉雅拉劈头盖脸地打了过去,身子朝后方倒闪而去。

    但就在此时,吉雅拉原本在夜风中四散舞动地长发却好像疯了似的在不住地长着,居然将余则功给牢牢地捆住了,并且还捆了个严严实实的,就仿佛是一个粽子。

    “什么——”赫连荧都不由得张大了嘴巴,直直地看向了我和余小游,“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怎么这么厉害?”

    “她不是怪物!”我深吸了口气,严肃地说了句,“她是我的朋友。”

    “朋友?”赫连荧上下打量着我,那眼神俨然是在打量着一个怪物,“你居然有这样一个朋友?”

    我没有理会她,眼前的吉雅拉已然用自己浓密乌黑的秀发将余则功给裹成了一个大茧蛹,而这些鬼物由于失去了它们的“王”,也显得溃散崩坏,正是我们将他们一举消灭的时候。

    我握紧了龙雀刀,率先冲到了这个怪物群当中,余小游和赫连荧也冲了进来,没有了那余则功的笛声,这些鬼物还算是比较好对付,只是三两下间就被我们给整的惨叫连连。

    眨眼之间,原本十分难缠的鬼物都被砍杀了去,而这些鬼物也不再源源不断地冒出,而我们三个则像是三只越战越勇的老虎,在这溃散的狼群中横行霸道。

    “饿啊……”这些针颈饿鬼的脖颈被我一一砍下,我杀红了眼睛,只想着赶紧上前,心中已然没有半分的不适感。

    那句话说的很对,当杀戮成了一种习惯,你就会觉得这如吃饭睡觉一般稀松平常了。正在此时,身后传来一声惨叫,我转头看去,却发现是一个针颈饿鬼张大了嘴巴,朝着余小游兜头咬来,但余小游却舞动着手中的拷鬼杖,照着这鬼物的嘴巴里面直直地捅去,鬼物怪叫了一声,眨眼间便消散不见。

    赫连荧的灵蛇法鞭在她的手中虎虎生风,仿佛真是一条具有生命的灵蛇,当它触及那些鬼物的瞬间,只要是被她抽起,径直地甩在了一旁,瞬间便灰飞烟灭。

    片刻之后,我们刚刚还被一群鬼物给挡在了外面,现在却距离余则功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吉雅拉的长发仍旧将余则功和她自己紧紧地裹成了一个茧蛹,我们并不能看到在里面究竟在发生着什么。

    “现在怎么办?”余小游看着我,旋即又将目光移到了面前的这个大茧蛹上面,他好像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在干什么?”

    一时间我也不晓得要怎么办,面前的一幕太过于诡异,天知道吉雅拉这是在做什么?而就在此时,一声杀猪似的嚎叫从里面传来,我们三个都兀自抖动了一下,这声音分明就是余则功的嚎叫。

    “啊——”绝望的声音嘶吼着,传到耳朵里面直叫人心神颤抖。

    “看来这怪物是想要了老王八蛋的命。”赫连荧深吸了口气,咬着嘴唇。

    我转头看向了她,“我再讲一次,她不是怪物,是我朋友。”

    赫连荧却不服气地看着我,“有什么区别吗?叫她什么只是一个代号,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了解了余则功,现在正是机会。”

    “不可以!”我还没有说话,余小游倒是先开了口,“师姐,你没看到吗?现在吉雅拉和余则功的距离太近,如果了解余则功,必须会误伤她。”

    “我知道!”赫连荧点了点头,但是下一秒她却握紧了灵蛇法鞭,“但是我们还有的选吗?”

    鞭子飞出,作势就要朝着那个巨大的茧蛹打去,我猛地朝前蹿去,但即使我已经拼尽全力,但仍旧没有灵蛇法鞭的速度迅疾,眼瞧着那法鞭就要抽打上去,我纵身一跃,挡在了前面,犀利的鞭绳直直地抽打在了我的身上。

    “啊——”我大叫了一声,身上的衣衫被抽开,皮肉筋裂,鲜血汩汩而出。看到这一幕,赫连荧和愣住了,她手中的鞭绳无力地垂下。

    “顺子……”余小游赶朝前跑来,他一把扶住了我,继而转头斥责着赫连荧,“师姐,你这是在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