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勇斗飞头
    ..九幽辩护人

    此时此刻,我的心脏几乎就要从嗓子眼里面跳出了,这东西可是如假包换的“飞头降”,此时它发出如此的呼唤声,就是要逼迫王晓雯有所回应。

    倘若是王晓雯有了回应,那可是正中“飞头降”的下怀,魂魄直接被勾了去,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王晓雯一脸懵逼地看着我,有些闹不明白的问了句,“蒋大哥,你怎么了,这都几点了,你还不睡。”

    我没有回复她的话,而是直接将她一把给推到了房间里面,“想要活命就把门反锁,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准回应,明白了吗?”

    也顾不得自己此时的语气是否过于凶戾了,就在房间门刚刚被关注的一刹那,又是一阵阴鸷无比的呼唤声传来,但这次喊得并不是“王晓雯”,而变成了我极为熟悉的两个字,“蒋顺——”

    声音回荡在耳边,我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遭受了重击一般嗡嗡作响。本能地想要回应,但脑子里面仅存的一丝清醒却提醒着我千万不可以答应。

    “蒋顺——”呼唤声接连传来,好似催命的魔咒,让人无法躲避。就在此时,闹闹大叫了一声,作势要出去跟那飞头降拼命,但我却拦住了他,搞不清楚形势,万不可操之过急,外面什么情况还未曾可知,一个不小心我们都得玩完。

    “噼里啪啦——”一阵脆响声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这飞头降居然破窗而入,张着血盆大口,模样十分骇人。

    一股强劲的阴风也从那破裂的窗口处朝着里面使劲地刮着,几乎让人都睁不开眼睛。“蒋顺——”飞头降朝着我飞了而来,嘴巴大张,吐出一团浓郁的黑气,这黑气直冲我的面门,我当即来了个利落的转身朝着一边闪开了去。

    “哇哇哇——”闹闹显然是被飞头降激怒了,它大叫着朝着这颗可恶的飞头劈头盖脸地打了过去,但它哪里是飞头降的对手,只见从这飞头降的嘴巴里面传来一阵诡异的声音,闹闹直接被这声音震得往后倒跌而去。

    “声将!”我惊呼了一声,却不料这飞头居然如此厉害,连声将居然都可以驾驭。这家伙聪明得紧,知道不能跟我们在这里一直纠缠,便朝着王晓雯的房门口直扑了过去,它的目的很明确,就是针对王晓雯。

    “咔擦……”这家伙居然张大了嘴巴,一把咬到了那扇门上,看的出来,它用的力气极大,三两下间,居然都将门咬了个拳头大的窟窿。

    “啊——”在房间里面已经传来了王晓文的尖叫声。

    我握紧了龙雀刀,朝着那颗飞头奔袭而去,这飞头灵巧无比,在空中变换着飞行轨迹只为躲避我的刀子,但龙雀刀在我身上佩戴了这么久,早都已经被我使用的得心应手,我拼尽全力挥起一刀,径直地打在了飞头的脸上,将它的脸颊直直的划开了去,登时鲜血飞溅。

    “去你妈的——”我大骂了一声,转身便又朝着一边飞奔了过去,果不其然,那飞头被我激怒,跟着我来到院子里。

    “闹闹,你守住屋门!”我大吼了一声,闹闹当即从地上站起,飞到了屋门口,昂起了胸脯,直直地立在那边,就像是一个小小门神一般。

    只要将这个飞头降引到了院子里面,让它远离王晓雯,我就可以大展身手了。

    我从身上抽出了一张“雷符”,朝着那飞头降拍了过去,“都天大雷公,霹雳遍虚空。刀兵三十万,治掣破煞中。”

    这飞头精明的紧,眼瞧着雷符朝着它直飞而来,倒是赶紧闪开,但它好死不死,居然闪到了那颗杨树下面,而此时天雷已然被请下,居然径直地朝着那颗杨树劈了过去,就听到一阵“轰隆”和“噼里啪啦”地声音交错着,那颗杨树居然被劈地焦黑断裂了去,而飞头也被击中了,它怪叫着,准备从一侧的墙壁逃走。

    “不准走——”我赶紧翻身上墙,可任是我动作再快,也不敌那飞头迅疾。

    “哪里走!”正在此时,一声娇喝声传来,定睛看去,居然是赫连荧,她仿若空降一般立在了墙头上,手中握着那条“灵蛇法鞭”,一袭淡紫色的复古长裙被夜风吹动着,整个人好似一个落入凡尘仙女一般,遗世独立。

    或许感受到赫连荧居然的气场,那飞头再次怪叫了一声就要逃遁,但赫连荧却飞起一鞭朝着它抽了过去。

    “呼——”鞭子划破了空气,像是一条在夜空中游动的灵蛇,朝着飞头直直地落下,这一下是绝对的“稳准狠”!

    就听“啪”地一声脆响,那原本已经飞出院墙的飞头被抽了回来,像是一颗皮球一般在院子里面蹦跳不止。

    “唔嘟…….”那飞头滚落在院子里面,瞪圆了眼睛,龇牙咧嘴间发出如是地声音,我有些疑惑地看向了赫连荧,却发现她双眉紧蹙在了一起。

    “不好,它这是在告知同伴,不能让它把信息传递出去。”赫连荧说着,迈步向前,再次挥动起手里的法鞭,这鞭子好似雨点一般落在了飞头之上,直把这飞头打的“呜哩哇啦”。

    下一秒,赫连荧朝着空中抛出了法鞭,那法鞭被高高地抛起,落地之后居然幻化成一条长蛇一般,朝着飞头游动了过去,直直地将飞头给缠了个结结实实。

    “龙雀刀借我一下。”赫连荧向我伸出手。

    我心头一紧,赶紧递给了她,她伸手抓过,握紧了刀柄朝着那颗被法鞭捆了个结结实实的飞头走了过去。

    “狗杂种,你早该下地狱了。”她说完,便举起手中的刀子,朝着飞头上面直直地刺了进去。

    “唔——”飞头发出一阵颤抖和尖叫,就在瞬间喷出了一滩恶臭了浓血,但最终消散了去。

    r更/新zn最j快&上+0o

    “真臭!”我扇着鼻子走到了赫连荧的身边,不禁拍手到,“师姐,您真是好身手,在下佩服。”

    赫连荧却一脸正色地看着我,“别急着拍马屁,这把龙雀刀是怎么回事,这可是我们灵宝派的道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