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前因后果
    ..九幽辩护人

    我愣在了当下,一时不晓得怎么办。能够确定的一点是施华荣的本性并不坏。就像刚刚她被吉雅拉吸干了周身的阴戾之气之后,俨然被还原出了良善的本性。

    我坐在了地上,和她保持视线上的水平,这样一来,便除去了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她一直在喃喃着这一句。

    我深吸了口气,“我不想伤害你和这些孩子们,我只是想知道在四十年前的那天晚上,在这个‘天使之家’,究竟发生了什么?”

    施华荣这才止住了哭泣,半晌才慢慢地开了口,“我丈夫是个好人,真的,我的孩子们也都是天使,我表妹郝莎也是一个好姑娘,错只在我一个……”

    她的话匣渐渐地打开,开始给我讲述之前的事情:原来她和丈夫钟竹山从高中开始便是情侣,之后二人一起去海外留学,最后学成归来,便举行了婚礼,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但却不想婚后多年,施华荣一直没有怀孕,检查之后才知道,她患有严重的不孕症。

    钟竹山既伤心有很心疼妻子,于是便提议收养一些孩子,这样子起码可以转移妻子的注意力,并且也有孩子承欢膝下。

    他们收养了一些残障患儿和正常儿童,若是正常儿童便可以帮他们联系各自的收养家庭,但若是残障儿童,夫妻二人也决定供养这些孩子一生。

    他们收养了9个孩子,但在39年前的一天,施华荣却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她喜极而泣,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分享给丈夫,他们两个都觉得这个孩子是老天赐予他们的礼物,于是倍加珍惜。

    那些日子钟竹山对她关爱有加,简直就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巴怕化了。表妹郝莎听说表姐怀孕,也主动请缨来照顾表姐,一时间施华荣过得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日子。

    可就是这么千恩万宠,但在临盆的那一天也出了问题,施华荣因为分娩而累到虚脱,当她醒来的时候,却被告知孩子已经夭折,但她居然都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这让她十分难以接受。

    钟竹山也十分心疼妻子,但孩子已经夭折,却也无力回天,他能做的便是给予妻子更多的关爱。

    在产后的抑郁和丧子之痛双重打压下,施华荣变得暴躁而易怒,她开始对丈夫和郝莎鸡蛋里面挑骨头,并且老觉得丈夫会因此而看不起她。

    于是即便是一个很小的问题,但落入施华荣的眼里,也会被无限放大。即便是丈夫正常地看了郝莎一眼,她也会觉得丈夫已经被表妹的美色所吸引。

    那段日子,“天使之家”乌烟瘴气,吵闹声不断。丈夫一开始会对她迁就,但是时间一长,对于她的无理取闹也开始变得厌倦,甚至开始刻意地躲避。

    并且在那段日子中,她居然发现表妹郝莎的肚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像是一个孕妇,终于她偷取郝莎的尿液来做检查,才发现她真的怀了孕。

    至此,她更加崩溃,并开始怀疑郝莎怀的孩子就是钟竹山的。

    “但这还不是噩梦的开始……”施华荣双目盈盈,说到此,她情绪又变得激动了起来,“真正的噩梦是那个老头的到来。”

    “老头?”我重复着这两个字,“哪个老头?”

    施华荣的双唇颤抖着,双眼当中写满了犹豫的神色,我知道,她现在是在犹豫要不要将那个老头讲出来。

    “告诉我!”我斩钉截铁神色凛然道,“这样我才可以帮助你,否则,我也无能为力。”

    施华荣的喉头耸动着,片刻之后,她说了一句,“就是那个‘谈话治疗师’!”

    “谈话治疗师?”我心头一紧,貌似在二楼主卧的床头柜里面看到过一个蓝色封皮的手册,上面便是《谈话治疗》!

    “具体过程是怎样?那人又是什么模样的,可以详细地说一下吗?”我追问着。施华荣点着头,她开始继续讲述着。

    为了防止她的情绪再度恶化,钟竹山多方打听下,终于请来了一位“谈话治疗师”为施华荣医治心灵创伤。

    这个治疗室是一位十分儒雅的老者,言谈举止颇为得体,并且说话方式也比较独特,施华荣反倒是能在他的引导下渐渐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并且逐渐平和。

    这对于“天使之家”来说,可算是一个大好事。而院子里也逐渐响起了欢声笑语,钟竹山夫妇对于这个“谈话治疗师”便有了极大的信任。

    但施华荣不知道,她由于对“谈话治疗师”过于信任,因此便将自己的内心深处过多地暴露在了他的面前,以至于他可以全然地窥探出她的心里全貌。

    于是这位“谈话治疗师”便开始对施华荣的内心开始了全盘掌控。在他的掌控下,施华荣坚信表妹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是钟竹山的,而且开始仇视屋子里面每一个人,觉得每个人都貌似在讲她的坏话,都希望她去死,而解决现状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他们全部都杀光!

    “怎么掌控的?”我不由得发问。

    施华荣使劲的摇着头,“具体经过我也想不起来了,但我却觉得他就是我的神,我必须要听他的,他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权力存在。”

    “这么厉害?”我眉头紧蹙,“那你还记得这位‘神’长得是什么样子吗?”

    施华荣摇了摇头,“记不清楚了,对不起……”

    我深吸了口气,告诉她没有关系。现在的她毕竟只是一只灵体,断然不能要求她太多。

    “但是在四十年前的那天夜晚,‘天使之家’酒精发生了什么?”我看着她,继续发问。

    施华荣的头摇地仿佛是拨浪鼓,她一脸泪痕,“不,好可怕……”

    不单单是她,就连依偎在她身边的孩子们也是一副惊恐地表情,不住地呜咽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些鬼魂都这么恐惧呢?

    “施华荣,看着我!”我蹲在她的面前,“你必须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有我在,保证没人会伤得了你,但你必须告诉我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泪水再次涌出了她的眼眶,她看着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原来,那天晚上,郝莎在卫生间里临盆产下一个男婴,但按照预产期推算,根本不是那个时日,这是施华荣在郝莎的饮食中放置了催产药的缘故,才使得郝莎的孩子提前降临。

    “那么郝莎和孩子呢?”要知道宋雨萌给我的有关于“天使之家”的资料里面并没有关于郝莎还有孩子的信息。

    “啊……呜呜呜……”施华荣又开始了哭泣,看到这一幕,我只觉得脑子里面气血翻涌,胸腔憋闷。

    “不要哭了——”我大吼了一声,不仅施华荣被我镇住了,那些孩子们也被我镇住了。

    “告诉我,把一切都告诉我,如果你还想为她们母子做一些事情来忏悔自己的罪过。”我深吸了口气,缓缓地说了句,“郝莎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钟竹山的,你错怪她了,并且还让自己的老公无端被牵连,若不是你无端猜想,恶魔怎么会有可乘之机?”

    首,发%:0\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