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八阳阳护阵
    ..九幽辩护人

    “恩?那是谁?”我双目一紧,跟着那飘飞的影子朝着外面追了过去。

    影子飘到了二楼的楼梯口处,朝着上面又飞了过去,这东西的意思就是要让我看到它的行踪,但是却又抓不到,仅此而已。

    “它跑去了三楼?”我深吸了口气,抬脚迈步踩到了楼梯上,朝着三楼走去,神经再次达到极大的敏感度,只是一段楼梯,我却觉得这距离仿佛有千里之遥,“上面究竟有什么在等着我。”

    我吞了吞口水,最终走到了三楼,这貌似是一个阁楼,但却被木板封地死死的,“这会是什么房间?”

    虽说这个“天使之家”里面存在很大的问题,但好在每个房间都可以走进去,可唯独这个房间却被木板封死了去,如此场景让我双眉紧蹙。

    “里面究竟有什么?”我打开手机上面的手电筒,将光线照射在门板之上,一道血红色的光芒传来,猛地刺痛了我的眼睛,我闪了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

    “哪里来的光?”刚那一下来的过于猛烈,以至于我都没有看清楚。

    再次用手机朝着前方照射过去,却发现这些血红色的光芒居然来自于门板上钉着的那些“珠子”们!

    “怎么会这样?”我再次举起手机,朝着门上的那些珠子照射了过去,却发现那种血色的光芒着实是从这些珠子上散发出来的。

    门上一共有着八颗珠子,按照特定的方式环绕成一个“圆形”,并且在这八颗珠子的每一颗的周遭又都环绕着八颗小珠,如此之方式着实让人心生疑惑。

    并且房门被周遭的木板牢牢地封死,我尝试用龙雀刀撬动着那些木板,却发现这些居然坚硬如铁,废了好大的气力才撬了一块下来。

    “妈的,这究竟是什么木头?”无奈之下,我只有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余小游的电话,视频接通,余小游的脸出现在屏幕上,这一次,他的目光直接越过我朝着我身后的阁楼房门看了过去。

    “顺子……”余小游结巴地说不出话来,“你这下可算玩大发了。”

    “怎么说?”我指了指身后的房门,“你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余小游吞了吞口水,“你赶紧走吧,里面的东西可不是你这种段位的菜鸟可以对付的,兄弟,你一直不告诉我自己在做什么,但我也知道你从来没有作奸犯科过,但这门上的‘阵法’却是我们灵宝派祖师级别的人物所布置,就连我师父都没有这个能耐,我奉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听我一句劝……”

    我看着门板上钉的这些个珠子,重复了一句,“祖师级别?”

    “对!”余小游斩钉截铁,“就连我师父都摆不出如此精妙的阵法,这绝对出自祖师爷级别的人物之手,鬼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居然连这种段位的阵法都用上了。”

    余小游还告诉我,那些封门的木板叫做降龙木,是一种至阳至烈的木头,这种木头现今极为稀少,据说穆桂英大破天门阵,用的就是这种木头。而此时这种木头出现在这里,居然被用来封门。

    “再者钉在这些降龙木上的那些‘珠子’,这些可不是普通的‘木珠’,而是‘血龙木’,这种东西则是‘纯阳之物’,以八颗大粒的‘血龙珠’来组成了‘八阳阵’,而后又在每一颗的周遭以八颗小的‘血龙珠’环绕,这样便组成了‘八阳阳护阵’,后配‘降龙木’,则是接住二木当中的‘龙气’来镇压房间内的至阴至邪之物……”余小游的声音渐渐地小了下去,我的心脏却忍不住“噗通”起来。

    “真的吗?”我不由自主地反问了一句,心里面却在嘀咕着究竟要不要再进到其中,还是就此打了退堂鼓。

    思虑了片刻,我还是决定要进到其中,这毕竟是“天使之家”最后一个没有探查到了地方,若是不进去的话,或许我离真相就只差了一步。

    “兄弟,赶紧走吧,你在哪里,我去接你……”余小游说着就准备站起来。

    “告诉我怎么进去?”我迸出的这句话让余小游登时瞠目结舌。

    “什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说相声?”余小游的两个眼珠几乎要被瞪出来,“你赶紧离开,里面究竟是什么段位的心里还没点数吗?”

    “告诉我怎么进去?”我没有理会余小游的警告,仍旧重复着这句话。

    但视频中的余小游却轻笑着耸了耸肩膀,“好吧,我实话告诉你吧,这扇门你今天还就进不去了,‘八阳阳护阵’又有‘二龙之气’环绕着,本就至阳至烈,除非寻得‘幽冥符’才可以破开这扇门上的阵法,否则一切免谈。”

    “幽冥符?”我重复着这三个字,心头不由得一紧,“在哪里找到?”

    余小游的模样显得很是得意,“我劝你啊,别白费力了,这种符箓比熊猫还稀少,把我泱泱神州大地反过来一遍,别说一整张的符箓了,就连半片纸屑都找不到,这东西凶戾的狠,既是破开至阳之阵的钥匙,又是来自阴间的‘传票’,与其你在那边耗着,还不如我请你去做大宝剑剑剑……”

    余小游仿佛成了一个卡壳的录音机,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登时双目圆睁,就连瞳孔都扩大了一圈,几乎贴在了手机屏幕上。

    zkofo0k

    “是这个吗?”我将一张符箓挪到了手机前,向他发问,而这张符箓这个是吉雅萱给我的那张,也是吉雅拉在梦中所画出的那一张,我不确定这就是“幽冥符”,但直觉告诉我,吉雅拉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给我传送这个信息。

    “你……”余小游的舌头仿佛遭受电击,“你打哪里找到的?”

    “你就告诉我‘是’还是‘不是’!”我深吸了口气,胸腔猛然间扩大一圈。

    “是!”余小游回答地斩钉截铁,但下一秒,他的目光骤然紧缩,语气却变得急促了起来,“但是你可不能真的打开啊,里面有什么东西咱们可不知道,若是放出来一个‘千年老妖’那咱们就死翘翘了,喂,蒋顺,顺子,我草拟妹啊……”

    没有理会余小游的呵斥与咆哮,我举起手中的“幽冥符”,朝着门上那八颗血龙木大珠围成的圆圈的中央,直直地砸了上去。

    “玄冥之地,九幽黄泉。江河逆流,乾坤倒转——”这十六个回荡在我的耳边,语音铿锵,回音幽长,带着一种震人神魂的力量。

    “啊——嗷——”一声声惨叫从周遭传来,这八颗血龙木大珠登时变得通透耀眼,血红色的光芒直直地照在我的眼睛上,刺的我几乎都睁不开,忍不住往后闪了好几个趔趄。

    而就在此时,却从那张“幽冥符”上面伸出许多手爪来,那些手爪如若焦炭,纷纷聚集在一起,朝着那八颗血龙木大珠覆盖了上去,大珠散发出的血红的光芒登时黯淡了许多。

    而那些手爪也被红光烧灼成了空气,但仍旧有手爪不断地从符咒中伸出,朝着血红色的珠子覆盖而去,前赴后继,绵绵不绝……

    “地狱之手啊……”余小游一脸惊恐,他喉头机械地耸动着,不住地在重复一句话,“完蛋了,完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