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施华荣日记
    ..九幽辩护人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猛地被揪了一下,可现在的我,仅仅是一个看客,根本没有能力提供给她丝毫的帮助。

    “姐姐,好痛啊……”莎嚎啕着,她的肚皮一收一缩,里面有东西想出来。

    殷红的血,从她的下体汩汩地流出,流到了地上潺潺若小溪。洁白的裙摆,也被染成了鲜红的颜色,我的眼睛都被刺的生疼无比。

    “啊——”她大吼了一声,瞬间,肚腹之上的压力大增,肚皮兀自收缩了好几下,就听一阵“噗”地声音传来,一团模糊的血肉从裙摆下面被排了出来。

    莎传来一声惊呼,旋即便是一阵婴孩地啼哭声,“哇哇哇——”这声音响亮,定睛一看,那团模糊的血肉在蠕动着,他宣告着自己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莎肯定也听到了孩子的啼哭声,她脸上的情绪开始变得复杂了起来,那一脸的倦容慢慢地消散,换做了一种闪烁着母性光辉满怀希望的笑意,最后居然又轻轻地哭了起来,“呜呜呜……”

    “可怜天下父母心!”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也不由得一缩。

    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摸索着将地上那团模糊的血肉紧紧地抱在怀中,她抹了把眼睛,低下头来,张开嘴巴,将脐带给咬断了去,但嘴角边却也沾满鲜血。

    “孩子,我的孩子……”莎喃喃地说着,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婴孩。

    正在此时,卫生间的房门被推开,一股极为阴森凛冽的寒风吹了进来,让身为看客的我,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强劲的寒颤。

    “不……”莎转头看向了门外,她的双目当中写满了惊惧。我心中不由得疑惑,但以我现在的角度,根本看不到门外是谁,只看到坐在地上的莎满脸惶恐。

    “我求你,不要——”莎的头摇的仿佛是拨浪鼓,她剧烈地摇摆着,眼睛里除了乞求就是恐惧,“求你放了我的孩子——”

    眼前的一切慢慢地散去,我大口呼吸着周遭的空气,刚刚那种感觉几乎要让我窒息。可就在此时,我却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寒意从我胯下的侧后方传来,我猛地回头,却看到一个女人的头颅,从马桶当中整个儿地露了出来。

    “哈——”那女人的头颅张大嘴巴,一股阴煞之气从中喷出,直冲我而来。

    我当即抽出了龙雀刀,朝着她的天灵盖直劈而去,任你是人是鬼,龙雀刀尖峰锐利,气势凛冽,准保能劈了你。

    “哇哦——”那女人头颅怪叫了一声,居然化作一道飓风从马桶中飞出,朝我飞来,看着模样,是想将我给彻底消灭。

    “妈的,我还能怕了你,呸!”我猛地将一张“禁邪咒”抽出,掐指念诀间,这股飓风已然逼到了我的近前,“千变万化,一炁而分。一变为三,三炁而成。三化为五,五炁灵君。速化天狱,收禁妖凶——”

    飓风强劲,好似一个玄色的漩涡,想将我卷入其中,粉身碎骨。但我咬牙切齿,以手中的“禁邪符”为剑,居然将这股飓风给直直地破开了去。

    “啊——”我大叫着,浑身被刺的生疼,尤其是双手的血管几近爆裂,就听“滋”地一声,手中的“禁邪符”居然燃烧了起来,只是须臾间就化作一团灰烬。

    “什么?”我讶异在当下,但这股阴森凛冽的飓风也已经被我全然破开,一阵女人的尖叫声传来,一道身影朝着卫生间外面飞了出去。

    “草,还想跑,你当自己从马桶里面探出头就是贞子啦——”我大骂了一声,朝着卫生间外面追了出去。

    转眼间,这道身影居然朝着一楼楼梯口的一处房间钻了进去,我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房间门口,却发现这里空空如也,连一个鬼影都没有。

    “怎么回事?”我蹙起了眉头,紧密注意着自己前后左右地风吹草动,却发现居然没有半点动向。

    “奇了怪了……”我慢慢地踱步走进书房当中,却断不敢放松分毫。书房的空气极大,里面的书桌还有书柜都是英伦复古风,带着一种文化的厚重。

    “乒乓乒——”正在此时,从一侧居然滚来了一个纺锤,纺锤和地面摩擦发出了十分独特的声音,当滚到我的脚边的时候,立然停止。

    我定睛一瞧,不由得大惊,这纺锤上面,居然沾满了鲜血。

    y)首m?发0k?

    “又来这一套吗?”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我只觉得自己的小腿肚上传来了隐隐地疼痛。为什么屋子里面会有这种带血的纺锤呢?

    深吸了口气,我朝着书房中的办公桌走了过去,却发现办公桌的台面上居然放置着许多的“玩偶”。有老鼠、有猫、还有兔子……

    仔细一瞧,不由得大骇,这哪里是“玩偶”,分明就是这些动物的皮毛被剥掉,里面塞满了棉絮之后做成了东西。

    “卧槽,整这些东西当玩偶?”我紧蹙着双眉,顿时搞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做出它们的原因是什么呢?难道就是拿来玩吗?”

    正在这么想着间,我从书桌的前方绕到了书桌的后方。却发现这些诡异的玩偶下面压了一张纸条,并且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

    我将纸条抽出,定定地看着上面的那一句——给宝贝的礼物!

    吞了吞口水,这句话里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宝贝”,另一个则是“礼物”!

    “宝贝?”我轻声重复着这两个字,“一般意义上来讲,这个‘宝贝’代表的是‘孩子’的意思,但根据资料显示,施华荣和钟竹山根本没有孩子啊。”

    当我将玩偶下面压得这张纸抽出来的时候,却看到在这张纸的下面居然还有一张“行事历”!

    “这个又是什么东西?”我将那张“行事历”抽出,居然是三十九年前的行事历,并且上面的一个日期被人用红笔标注了出来——6月4日!

    旁边还写着几个字——宝贝出生!

    “恩?”看到这个日子,我不由得想起了在客厅茶几上摆放着的那张全家福合影,那张合影的日期8月6日,正是在“宝贝出生”这一天的两个月之后。

    “难道说这个‘6月4日’是莎的孩子出生的日子?”我冥思苦想。

    想到此,我深吸了口气,将办公桌里面的抽屉打开,从中抽出了一个表皮精美的日记本,翻开来看,字迹极为娟秀,在日记本的扉页上还写着一个“荣”!

    “这难道是施华荣的字迹吗?”我微蹙眉头,便仔细地读了起来。

    “哗啦哗啦……”手中的日记本被我翻动着,但越往后翻,越发现事情估计没有原先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原本以为施华荣和钟竹山夫妇如此热爱收养弃婴和残障儿童是因为他们没有孩子的缘故,但却不想施华荣还怀过孕,根据日记本上的描述,三十九年前的6月4日,居然是施华荣的预产期。

    “这是上天赐给我的宝物,我的孩子,妈妈可以感受到你强有力的心跳,当你在我的肚子里面舒展着四肢的时候,妈妈都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我的孩子,明天我们就可以见面了……”这是6月3日的日记,但当我往后翻看的时候,却发现后面几乎都是空白页了。

    “恩?”我满心疑惑,“没道理的啊,为什么没有孩子出生之后的记录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