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受难图
    ..九幽辩护人

    能在卫生间里面刻墙雕的还当真不多,尤其是雕刻成这么一副场景的,更是凤毛麟角。

    只见在左侧的墙壁上的石雕展现的是这么一番情形:一个赤身果体的女人绑在一个十字架上,她的头无力地垂向了一边,表情十分痛苦,仿佛在受难一般,并且两条腿的下半部分还几乎被打的血肉模糊。

    我不得不佩服这雕刻师的技艺精湛,将女人的纤毫的表情,还有那血肉模糊的小腿都雕刻的栩栩如生。

    而在这“十字架”下方的一侧,却跪着一个小婴孩,看身形只有周岁大小。他跪在地上,头却低垂了下来,双手高举超过头顶,仿佛在等待着降罪一般。

    “这是……”看到了这幅墙雕,我楞在当下,仔细思索着它究竟想表达什么。在我看来,它绝不可能仅仅只是起到装饰作用的,定然有着深刻的含义。

    “十字架”现今是基督教的标志,它代表着爱与救赎。但这个意义也是耶稣在十字架上受难之后,才被赋予的新的意义。

    殊不知它之前是罗马帝国处以死刑的刑具,专门处死那些背叛者和奴隶。

    想到此,我又将目光移到了墙壁上的那个十字架上面,这个十字架是标准的“拉丁十字架”,竖着的那根长于横着的那根,这是因为竖着的那根代表的是上帝国度,而横着的那根则代表着人间的国度。

    交叉在一起,就代表着上帝国度和人间国度的统一性。

    在那个时候,犯人,尤其是背叛者们都会背着十字架游街,走到行刑的场所之后,再接受处罚。

    而行刑方法则是行刑官先将犯人的双手打横张开,并用长钉穿过前臂两条骨之间,把手臂钉在一条横木上,再把横木放在一条垂直的木上。

    之后便是将囚犯的双脚钉在直木上面,然后把十字架竖起来,任他慢慢死去。若时限到了之前犯人还未死去,看守者会把犯人的双腿打断,加速犯人的死亡。

    并且钉在十字架上的死囚由于背部紧贴十字架,无法令肺部有充足扩张的空间纳入新鲜空气,故呼吸时需依靠双腿撑起全身,令背部稍微离开十字架。

    双腿若被打断,犯人亦无法撑起身体,所以很快便会因缺氧窒息而死亡。

    想到这个刑罚,我不由得头皮发麻。而仔细地盯着面前的这幅墙雕,不难看出,十字架上面的这个女人她的两条手臂,被两个钉子穿过钉在了上面,并且双腿被打断,一副即将死亡的模样。

    不单单是她,就连跪在十字架下方一侧的那个小婴孩,也是低垂着头,双手高举超过头顶,仿佛在等待着降罪!

    “看来这幅墙雕想要表达的就是一副‘受刑图’!”我深吸了口气。

    而根据古代律法,一般只有背叛者才会被施以如此刑罚,看来雕像中的女人所犯的罪名应该是“背叛”!

    “那这个小婴孩呢?他又犯了什么错?”我将目光遇到那个小婴孩的身上,目光定格在此处,心头不由得一阵紧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好像知道墙雕里的这个正在受刑的女人是谁了!”想到此,我死死地咬住了牙齿,“假使我没有猜错的话,雕像中的这个女人,应该就是——莎!”

    也就是在客厅里面挂着的那个孕妇照当中的女人,在全家福中站在施华荣旁边的那个女人。

    “那么这个跪在十字架旁边的小婴孩,应该就是莎肚子里面怀的孩子。”我双手猛地击了一掌,这么看来,我貌似明白个七七八八。

    “十之**,莎的肚子里面怀着的孩子就是钟竹山的,只是二人奸情败露,于是莎的形象就出现在这一幅墙雕之中,包括那个孩子,都是一副受难的造型。”

    思来想去,我觉得唯有此番道理,可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解释通顺。

    “钟竹山,真没想到你居然是个‘衣冠禽兽’,竟然做出背叛妻子的道德沦丧的事情。”想到此,我也觉得自己内心不住地憋着气,很有可能就是这家伙的鬼魂在向我求助,但此时,我却觉得他有些“罪有应得”!

    “那个意欲拿刀挖出孩子们心脏的女人究竟是谁?”想到此,我又陷入了一段深思,在那段记忆中,看不清楚那女人的五官,只知道她心并不算坏,举起了刀子,但却做不出来。

    “难道是莎怀了孩子,使得她和钟竹山的奸情败露,所以施华荣精神崩溃,以至于杀了那些残障的孩子们,还有这对奸夫淫妇?”我将目前的线索叠加起来,做出了第一个猜想。

    推理的第一步就是猜想,第二步才是寻求丰富的证据佐证。

    “滋——”正在此时,一旁的花洒却兀自地喷出水来,这突然起来的一幕把我给惊了一大跳,我赶紧闪到一边,但是慢了一步,花洒中的水已然朝我喷来。

    “不行,我额头上还贴着加强版的‘行净咒’呢,这东西可不能出半点差池。”但就在此时,诡异的一幕又发生了,这些从花洒中喷出的水居然穿透了我的身体,“滴滴答答”地落在卫生间的地砖上,好像此时的我成了透明人一般。

    “什么?”我抹了抹额头上贴着的“行净咒”,它仍旧好端端地在那里,没有被花洒中流淌出的水给打湿分毫。

    “好吧……”我拍了拍胸口,“看来,我又进入到一段记忆,那么这次是谁的呢?”

    “啊……痛啊……”耳边传来了痛苦地低吟声,我打了个激灵朝着一侧的马桶上看了过去,顿时菊花一紧。

    只见那个名字叫做“莎”的孕妇瘫坐在了马桶上面,她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痛苦。身上那条长裙原本是雪白的颜色,但此时的裙摆也已经被鲜血所染红,是一种触目惊心的红,几乎可以刺伤人的眼睛。

    “好痛……”莎的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她身子往后一仰,几乎昏厥。

    “她这是分娩之前的阵痛吗?”我心脏一抽,看着情形有些类似。

    “啊——”一声惨叫从莎的口中发出,她右手握紧了拳头,因为过于用力,骨节都显得煞白无比。

    “救命啊……”莎痛苦地哀嚎着,双目中满是求助的渴望,“我好难受。”

    但是没有一个人过来,她本想挣扎着站起,但肚皮又兀自收缩了好几下,搞得她没有站稳,“噗通”一声又蹲坐在了马桶上,并且发出了一声惨叫,“啊——”

    :《首、.发%0~

    “姐姐,救命啊——”莎哀嚎着,声带几乎都抽搐了。

    “滋——”花洒中喷出的水居然又变得迅疾了一些,水滴落在地砖上传来的“滴滴答答”的声音也愈发的响亮,这些水大部分落在莎的身上打湿了她的头发还有衣衫。

    “救命啊,姐姐……”她嘴唇都被咬出血来。我双眉紧蹙,她口中的这句“姐姐”指的应该就是施华荣,如是看来,两个人的关系应该还算是可以啊。

    “滴滴答答……”花洒中的水越来越大,但在转眼间原本还透明纯净的水居然变成了鲜红的颜色,就好像花洒中喷出的是一股股的“血柱”!

    “怎么这样子?”即使现在的我只是个看客,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

    “啊——”莎看向了自己的周身,抬头看到花洒的那一刻当即惊慌大叫,整个人从马桶上摔下,倒在一侧的地砖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