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坟丘子
    ..九幽辩护人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一股冰彻肌骨的寒意从我的脚底板直直地蹿到了天灵盖处。我定定地看着朱大爷,他的笑容仿若石化在了脸上,一瞬间他脸上的那些皱纹和肌肉都纹丝不动。

    “走吧,到我家去坐坐吧,就在这附近,咱爷俩好久没见,一起喝几盅……”他一边说着,手上的气力又增大了不少,牢牢地卡住了我的腕子。

    刚才分明是他说的,这附近都是坟丘子,根本没有任何人家,但他这会儿却又拉着我让我跟他回家喝两盅!这其中分明就是有鬼。

    果不其然,手腕处的那个孔洞处又传来了一阵针扎样的疼痛,看来又是老婆婆给我发来的警示信号。

    “走吧,咱们好久没见了,去坐坐……”他甚是热情地说着,手上的力量丝毫不肯放松,但脸上的笑容却越看越假。

    “不了,我还有事!”我收起了笑容,凛然着一张脸,说的十分严肃。

    但是这朱大爷的手劲仍旧不肯放松丝毫,嘴巴里面一直重复着那句话,脸上的笑容也纹丝不变,“走吧,一起去我那边坐坐吧……”

    “我说过了,我不去!”我尝试着将他的手甩开,却不料这老家伙抓的可不是一般的紧。

    “松开!”我拼尽全力猛地一甩,总算是将他的手甩开了,老头被我甩的差点摔倒,可他脸上的笑容却在瞬间溶解了去。

    “不去拉倒,谁稀罕你,妈拉个巴子……”他又扛起鱼竿提起鱼篓朝着前方走了过去,不一会儿身影就消失在前方的黑暗中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却有些悔意,或许这真的是朱大爷,他也诚心邀请我去他家里,这附近虽说坟丘子比较多,但也不能断定一定没有人家啊!

    “他年纪大了,或许表达能力有些问题,我刚刚太莽撞了。”一时间后悔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我掏出手机,准备拨打一下儿时发小涂名的电话,他和我在一个大院里住了好些年,和朱大爷也较为熟悉。向他咨询一下,或许可以询问出一些东西。

    k更l》新最%快上0oc

    电话响了三声,是涂名的声音,“顺子,你小子怎么在这个点儿给我电话?”

    涂名的声音虽说有些疲倦,但没有一丝不清醒,他是个技术宅男,看来是还在工作。我笑着说没什么,和他寒暄了一番,我才切入主题。

    “对了,我刚在路上走,遇着一个老头很像咱院里的朱大爷……”但我的话还没有讲完的时候,就被这涂名给打断了去。

    “你扯淡的吧。”他声音兀自提高了许多,“那老头五年前就死了,是突发性脑梗,还是我爸给主持的追悼会,怎么还会被你给碰上呢?”

    “不是吧……”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旋即又故作轻松地说到,“那估计是我看花眼了,你先忙吧,拜拜。”

    挂断了电话,我只觉得肚子里面仿佛变成了一个四通八达的耗子洞,冷风在里面“嗖嗖”地钻着,让我几乎都崩溃了去。

    “五年前……死了……”这两个关键词在我的脑海里面闪烁着,让我的小腿肚子都不由自主地打颤。

    “他妈的,路上我遇到的曾经对我有恩的两个人都是死人,都是死在无年前,并且他们都抓住我的胳膊,一个让我送她回家,另一个让我去他家里坐坐……”一时间,我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还没有到‘天使之家’,就已经这么不太平,单鬼都遇见两个了。”我整理好情绪,继续往前走。

    但刚走没几步,就听到前面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我心脏骤然紧缩,连忙躲到路旁的密林子里面,这次甭管来的是谁,我都不能再和他们碰上了。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曲调诡异而奇特的吟唱声再次传来,我躲在一处往前观望,却发现是第一个搭乘我车的老爷子,不知为何这会子他又走了回来。

    “呀,原来是在这里啊,可算是找到你了……”他走到一处,蹲在地上摸索了起来。片刻之后,从地上捡拾起一个汤匙,便又转头朝前走去。

    “原来他是回来捡东西。”我暗自嘀咕了一句,正准备起身的瞬间转头看向了身后,却差点叫出声来。

    “卧槽,不会吧……”我吞了吞口水,只觉得每个汗毛孔里面都往外汩汩地冒着冷汗。只见在我的身后居然是一座座的坟丘子。

    “果不其然!”我只觉得头皮发麻,但朱大爷的鬼魂貌似说了着周遭根本没有人家,只有一座座的坟丘子。这句话,他说的是真的。

    “呼……”我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但当我看到坟丘子前面立着的石碑的时候,却差点咬住了舌头。

    “我去,不是吧!”我定定地看着在我屁股后面立着的石碑,上面的照片居然是我儿时的邻居王奶奶的黑白照片。

    照片中的王奶奶还是那么温和地笑着,只是石碑上“王月娥”三个字有些模糊。我不由自主地用袖子擦拭着石碑上面的三个字。

    “王奶奶……”不知为何,当再次看到这方矮矮的坟墓的时候,我心中没有恐惧,居然被一种酸楚的情绪所充满。

    记得小时候,妈妈上班很辛苦,根本没有时间照料年幼的我,于是邻居王奶奶便主动来照顾我。想到此,我的眼前又慢慢地浮现了这个小脚老太太的身影……

    “奶奶,为什么天会黑呢?”年幼的我仰起脸发问。

    “呵呵,因为太阳公公晚上也要睡觉。”王奶奶伸手抚摸着我的小脸。

    “奶奶,为什么打雷的时候是先看到闪电后听到声音呢?”我又发问。

    “那是因为眼睛张在前面,耳朵长在后面。”王奶奶慈祥地看着我。

    “那为什么放屁的时候是先听到声音,后闻到臭味呢?”我继续发问。

    “那是因为耳朵长在后面,鼻子长在前面……”那张慈爱的脸上,好似绽放了一朵美丽的菊花。

    “奶奶,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小小的我站在凳子上,渴望地看着窗外。

    王奶奶走了过来,轻轻地将我抱在怀中,“乖,该午睡了,等你睡醒的时候,妈妈就回来了……”这些记忆如同过电影一般在我的脑海里闪现。

    蓦地,我看到一根枯草长在了石碑旁边,便伸出手去一把抓住,想将那根草给拔下来,可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

    一只从坟墓里面伸出的干枯的手,猛然间抓住了我的手腕。这动作讯疾如风,让我几乎都来不及躲闪。

    “靠,怎么回事?”我惊叫着想要站起,但是这手却越抓越近,就好像牢牢地焊在我的手腕上,即使枯如竹枝,但依旧力量奇大。

    “来吧,进来坐坐吧,哈哈……”这声音回荡在四周围,但着实是从坟丘子里面传来的,并且像极了王奶奶的声音。

    “走开,鬼东西!”我死命地挣扎着,但越是挣扎这只手抓的越紧。

    情急之下,我只有从身上摸索出了龙雀刀,直直地朝着这只手砍去,“你不是王奶奶,你这个混蛋!”

    但结果却让我瞠目,即使刀子直直下去,但却没有伤及这只枯手一分一毫。

    “什么?”我当即觉得脑袋充血,这可要怎么办才好?

    “进来坐坐……”阴骘的声音依旧回荡在四周,那只枯手却死死地抓着我的腕子。而我的身子也朝着那个坟丘子慢慢地移动了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