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咖啡和大蒜
    ..九幽辩护人

    我和宋雨萌走出门外,她点燃了一支烟,问了我一句,“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轻轻地探口气,“真的麻烦你了,还要来探望王晓雯。”

    宋雨萌摇着头,双目当中好似蒙上了一层水雾,“应该的,这跟你没有关系。”我不由得心中泛酸,宋雨萌虽说如此出类拔萃,但究其本质,还是一个孤儿,跟此时的王晓雯是一样的,所以心中或许会对王晓雯有种“同病相怜”的情愫。

    “蒋先生!”文静推门走了出来,冲我们点头微笑,“王晓雯目前的情况比较稳定,请您不要太担心了。”

    “好,麻烦你!”我点头回应,但当她离开之后,我却觉得刚刚的对话有些蹊跷,不由得惊叹了一声。

    “怎么了?”宋雨萌好奇地看了我一眼。

    “她怎么知道王晓雯是我朋友?”我瞪圆了双眼看向文静的背影,“从王晓雯出事到现在,我根本没有出现过啊。”

    “但是晓雯那丫头自从一醒来,每隔半个小时都会提起你的名字。所以她知道你们俩是朋友也不算太奇怪。”宋雨萌说着,也朝着文静离去的背影望了过去,“只是她这笑容会不会显得过于‘职业化’了。”

    我点了点头,嘀咕了一句,“还真是!”这个实习医生文静虽说长得很是清纯可爱,但是她的笑也真的过于职业化了一点,当她笑的时候,就仿佛在进行一次摆拍似的。

    笑容出现后三秒,仿佛当摄影师喊了“123”之后,那笑容当即消失不见。

    从医院回来之后,我就在店中隔间里面研究“薛韵东离奇死亡事件”和“吉雅拉事件”的共同之处,一番分析之后,就觉得这两起事件唯一的交集就是均和夜修罗扯上了关系。

    “梦……”我反反复复念叨着这个字,这是吉雅萱告诉我,在她的梦中,吉雅拉一直在纸上重复地画着这个符纹,并且口中发出的只有这一个字。

    “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我坐在桌子前看着这张符纹抓耳挠腮。

    “砰砰砰……”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我一个激灵,刚整理好的一些线索片段,此时也立时消散了去,搞得憋出一肚子火气。

    “妈的,肯定又是来推销的。”如是想着,我猛地从位子上站起,当大门打开的一瞬间,却发现门外站着的居然是薛韵琳。

    “额……”对于她的出现,我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没有闹明白,不由得楞在了当下。薛韵琳今天只穿着黑色的短裤和白色的t恤,这样的穿着显得很简单,但又显得她看起来十分的清纯,有一种大学女生的味道。

    “不欢迎我吗?”这丫头不由分说地挤到了屋子里面,鼓胀的胸脯紧紧地贴着我的身子,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哪里哪里……”我轻笑着后退,尽量让我们的距离保持在安全范围。

    “我买了处新屋,要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晚上一起去吃饭吧,就算为了庆祝我搬新家!”她一边说着,一边又朝我挤了过来。

    “额……”我躲闪不及,只要往后退,这丫头就要往前来,她一点也没有觉得我俩此时的距离已然有些暧昧了。

    “好吧!”门店的大门敞开着,并且门外人来人往的,我担心过路之人会看到这一幕,便只有答应了下来。

    ☆{*0b

    “好耶!”薛韵琳一把拉着我的手,“咱们走吧,去吃火锅。”

    被拖着往外走去,不由得佩服这丫头的雷厉风行,“稍等一下,起码让我把门锁了行不啦?”

    我们俩去到了市中心“朝天红”火锅馆,叫了最辣的“九宫格”!

    我不晓得看起来娇生惯养的薛韵琳居然会如此生猛,这九宫格火锅是“朝天红”的镇店之宝,如此辣度带着一种味蕾无法驯服的野性。

    连我都不由得猛灌几口冰水,但薛韵琳却貌似吃的很带劲。

    “没想到你这么能吃辣!”我不由自主地扇动着自己的嘴巴。

    “是啊,我对辣的热爱是天生的,无辣不欢嘛!”薛韵琳说着将一块黄喉捞起,上面还滴滴答答地往下流着红色汤汁,她一口吞进嘴巴里,有滋有味地嚼着。

    “厉害!”过分的辛辣让我又多灌了几口冰水,我看着薛韵琳被辣椒刺激地有些泛红的两腮,顿时觉得这个微胖的女孩子还是蛮可爱的,完全颠覆了“刁蛮任性”的第一印象。

    “其实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说自己是吉雅萱的男朋友,我就知道这是谎话。”薛韵琳说着,冲我眨了眨眼睛,我差点被冰水呛到,因为连我自己都忘记了,这句话我居然还有讲过。但仔细想想,还真有这么回事儿。

    “为什么呢?”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因为你们俩之间根本没有情侣之间的那种‘亲昵’!”她笑呵呵地看着我,“只是当时我觉得你蛮好玩的,也就放过你们了。”

    “好吧,谢谢你!”我举起饮料,和她碰了下杯子。

    薛韵琳点点头,“知道吗?自从上次在咖啡店里,你给我说了那些话之后,我就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许多。然后我放手了这段感情,从那个所谓的‘家’里搬出,就像现在可以肆无忌惮地吃火锅,喝可乐!”

    “那你之前都不能肆无忌惮地吃火锅,喝可乐吗?”她这句话搞得我很意外。

    薛韵琳摇着头,“肯定不可以,我嫁到吴家之后,他们在各个方面对我管制有加,就像我不能吃火锅,只能吃牛排,不能喝可乐,只能喝咖啡。并且不能吃大蒜,可我就爱吃蒜泥小料……”

    她说着就将一片羊肉在蒜泥料碗里面使劲地涮了涮,塞到嘴巴里面,之后凑上前来问我,“你觉得吃大蒜俗气,喝咖啡高雅吗?”

    “放屁!”我斩钉截铁地说出这个词,“哪里来的谬论,我反倒觉得有这种思想的人,简直就是在‘装13’!”

    “吴昊天就是这样的人。”薛韵琳恨恨道,“下次等我见到他,肯定要喊他,你个‘装逼仔’!”说完之后,她发出了一阵没心没肺的笑声。

    “好!”我举起饮料杯,和她碰在了一起。

    饭后,薛韵琳送我回到店里,临下车前,她悠悠地问我,“你不会嫌我烦吧?”

    “不会!”我摇着头,“你挺好的,别这样妄自菲薄。”

    “好,这个是我的地址!”薛韵琳给了我一张卡片,便开心地驾车离开,当我快要进门时,又被余小游一把拉住。

    “干嘛?”我没好气地看着他。

    余小游的眉头却兀自跳起了芭蕾舞,“兄带不错嘛,这么快又把上了一个富家女,那是谁的千金啊,坐骑居然是‘帕拉梅拉’!”

    我没好气地将他打发走,但看起来这家伙的精气神好了很多。

    洗漱一番,躺在了床上,将今天下午梳理的那些线索手札拿起分析,不一会热困意来袭,我眼皮就绷不住了。

    “啪嗒啪嗒……”也不晓得睡了多久,只是迷迷糊糊间,觉得有液体落在了我的额头上面。

    “恩?漏雨了吗?”思维在一时间还没有清晰。

    但是我却下意识地朝着自己的额头抹了过去,手指处传来黏答答的触觉。

    当我向自己的手指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手指上面沾满了鲜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