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突发疾病
    ..九幽辩护人

    那吃了一半的贡酥在落到桌子上的一刹那,顿时残渣飞溅。见此情形,我们均大气也不敢再发出一声。

    貌似“师尊”两个字是老余头心中的禁忌,并且上次在余小游的风水店中初见赫连莹的时候,她也讲了当初就是“师尊”将老余头给逐出师门的。

    赫连莹身子一缩,轻轻地打了个激灵,她立在一旁不敢再说半个字。

    “荧丫头,如果你是来看我的,师伯打心眼儿里高兴,但倘若你是来给那老老不死的当说客的,那我就不欢迎了。”老余头一脸阴郁,几乎能拧出水来。

    “对不起,师伯!”赫连荧说着将那些糕点和酒一一摆好,便朝门外走去。

    老余头轻叹了一声并未起身,余小游和我倒赶紧追出门去。

    “阿荧,你来啦……”吉雅萱从一侧的厢房走出,但赫连荧径直往门外走去,并未接话,我和余小游走到门外,赫连荧已经坐在了一辆红色的越野车中。

    “师姐,您别生气,我师父他……”余小游也是欲言又止。

    赫连荧轻声叹息,“我是他带大的,他什么脾气我最了解。只是小游,你也要劝劝他,落叶必定是要归根的,如果老沉溺于往日的仇恨里,人根本不会快乐。”

    余小游点了点头,赫连荧便发动车子往前开去,但我们还没回院子的时候老余头便猛地关上了大门,任是我和余小游再怎么拍打,他都不开了。

    瞧这如此的情形,我和余小游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坐上了自己的车子。

    “这老犊子,脖子比金刚石都硬。妈的,就低个头怎么了,当年的事……”话说到这里,余小游便禁了声,他貌似到再往下说下去,就会泄露一些东西。

    我当然也没有追问,和他当朋友这么久,自然了解各自的脾气秉性。

    回到住处附近,我们吃了点东西,之后便回到各自的店里。因为闹闹也受到了一些轻微的伤害,所以我把闹闹交给了他,让余小游帮助闹闹恢复下元气。

    洗漱收拾了一番,等我坐在隔间里的桌子前的时候,时间刚好晚上十点。

    “时间还早,想把这两天的规划做好!”我心想着,便拿出纸和笔。明天晚上要再入地府,进入阴间法堂,所以明天一早我必须要见一下薛少康将这两天的调查结果告知他,这次去到了冥泉村,薛韵东的死也算是有了一大收获。

    我一手握着铅笔,在白纸上“唰唰”地画着,另一只手则掏出手机,拨通了“朱能”的电话。

    片刻之后,朱能清朗的声音传来,“蒋先生,请问您有事吗?”我摇头轻叹,这家伙几乎每时每刻都能保持这种电量充足的状态。

    “明天我想见薛先生,有重要的事!”我语气颇为郑重其事。

    “好的,您稍等下,我去给您确认时间!”朱能挂了电话,二十分钟后给我发来了信息,明早八点去往薛少康的私人会所中。

    我深吸了口气,将手机丢到一边,而此时,白纸上的“画像”被我完成了最后一笔。收拾了一下,我躺在了床上……

    在一间密室中,一个一袭黑袍满脸“蜈蚣形”疤痕的老年男子跪在地上,他面无表情,但能感觉到一股阴邪至极的气息,在他周身环绕着,单这气息都能让常人退避三舍。

    而他面前站着的却是一位面容英俊的男子,脸部的棱角分明,五官高贵的犹如太阳神一般。他定定地凝实着眼前面容怪异的老者。

    “为什么会失手?”男子的言语间几乎可以掉落下冰渣。

    面对英俊男子的逼问,老者仍旧不疾不徐地开了口,“我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能请的动‘阴差’。这回算是我大意,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

    “哼……”英俊男子冷哼了一声,他猛地举起手来,就在此时,老者也立时抬起头来,两者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那俊朗男子的手定定地停在了当下,看着那张布满“蜈蚣形”伤疤的脸,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打你,脏我的手!”留下了如此一句,他转身离开。

    “哼……”但跪着的那个面容诡异的老者,却发出了如此一声冷哼。

    第二天一早,我开车来到了薛少康的会所,当关闭发动机停好车的时候,正好是早晨八点。

    “蒋先生,薛先生在会客厅等您。”朱能带我来到会所二楼,还是那间欧式的会客厅。看来薛少康平时还是喜欢在这里见客。

    欧式的茶桌上面摆放着西式的早餐,有煎蛋、培根、三明治还有蔬菜沙拉。

    “稍等一下,薛先生马上到。”朱能说着便走了出去,帮我带上房门。我深吸了口气,不由得感叹薛少康一天到晚的生活,居然如此的繁忙。

    在刚睁开眼的时候,就要见我,等到了九点的时候,他就要召开电视会议,和每一个子公司的总裁沟通交流,简直就跟皇帝上朝一个样。

    “吱嘎”一声,会客厅的房门打开,穿着休闲服的薛少康走了进来。

    “你来了!”他冲我温和地笑了笑,但脸上的倦怠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这么早,你肯定没有吃早饭,一起吃点东西吧。”他冲我点了点头,便弄了些鱼子酱抹在了三明治上,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您就不问问我带来的是什么消息吗?”我好奇地看着薛少康。

    他摇了摇头,“不管好的还是坏的,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既然如此,就算天大的事情,都没有吃饭来的重要。”

    f0,

    我咂摸了下嘴巴,顿时觉得和面前这位富豪相比,我欠缺的不只是一星半点。

    “好吧!”我耸了耸肩膀,也吃了起来,来的时候没吃早饭,这个时候还真是有些饿了。

    二十分钟之后,朱能进来收拾着东西,并再次给我们关上房门。

    “说吧,你带来了什么消息!”薛韵东端着一杯咖啡,轻轻地“呷”了一口。

    我点了点头,从背包里面抽出了一个档案袋,打开之后从中取出一张白纸,上面是我昨晚画的那张素描图案。

    “这个!”将那张素描图案往前推去,“我怀疑贵公子的死,和这个东西有关。”

    薛少康看了我一眼,目光极为复杂,他一把将那张纸抓了起来,但当他看清楚纸上的图案的时候,身子如筛糠一般抖动了起来。

    “薛先生……”我试探性地喊了他一声,但他没有丝毫反应。

    “啊……”片刻之后,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嘴唇变得青紫。

    “您怎么了?”我走了过去,轻轻地扶住了他的肩膀,“您如果知道什么,请您也告诉我。”

    薛韵东没有回答我的话,他的身子依旧在剧烈地颤抖着,胸腔剧烈地喘息,喉头里面发出的声音就好似一个老旧的发动机。

    “叫……朱能……”他仿若拼尽全力,才说出如是三个字。我只觉得后脑勺被重击一下,赶紧打开会客厅房门,跑到外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