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恶灵震怒
    ..九幽辩护人

    我深吸了口气,喉结耸动间,已然讶异地说不出话来了。

    白霜一直都栖身于这块白玉当中,她死亡之后没去幽冥之地,而是一直都在女儿的身边。但我觉得除却吕凝薇,她没有离去的原因还和白露有关系。

    “啊……”白露的身子颤抖着,就如同一只双翼落雨的蝴蝶。

    她周身的血色淡淡地散开了一些,定定地看着白霜,两腮滚落下两行清泪。

    “对不起!”白霜朱唇微启,轻轻地吐出了这三个字。

    白露没有说话,周遭突然变得安静异常,不晓得刚刚还在地下躁动着的“大人的亡灵”,是否也感知到这里出现了突变。

    白露周身的血色在慢慢地消散着,她原本扭曲的五官也渐渐舒展。

    半晌,她有气无力地来了一句,“有用吗?”

    白露说完之后,又苦笑着摇头,“在这二十多年里,我在冥泉之渊当中游走飘荡,像无家可归的游魂一般,但是你呢?你跟着那个狗男人私奔,过着逍遥快乐的生活,你可否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我的存在?”

    白霜叹了口气,但见这番情景,也已经双目潸然,“这二十年来,我同样倍受煎熬,但当年父亲那么做,只是希望我们两个都能活下来,可这何尝不是一个错误呢?生命本应受到尊重,为什么要有‘人楔之祭’将人活活剐死?”

    白露身子抖动着,她猛地抬头看向了白霜,浑身的血色逐渐散去,她周身衣物恢复了原先的纯白。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白霜悠悠地念出这句诗,“你知道吗?父亲当初给我们取名的时候,就是根据这首古诗,我们从刚开始就是一体的。”

    y0b,

    白露身形颤抖,她“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那你为什么要把我自己留在这里?为什么?”

    白霜也跪了下去,她伸手抱住了白露,那群通体或黑或白的蝴蝶也翩跹而来,围绕着姐妹俩转着圈。

    “父亲说过,手心手背都是肉,在这二十多年来,我时刻都在煎熬着,但当年的事情并不是一个人的错,而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不再错下去!你知道吗?阴阳蝶很久之前就已经出现在村子里,神官们只告诉我们,阴阳蝶是‘人楔之祭’成功之后,阴蝶和阳蝶融合成的幽冥的使者,但它其实是并不是这样的。”白霜的语气里带着潮潮的味道。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巴寒玦在旁边又喃喃地念出了这句词,她唇角处的鲜血横流,看起来揪心不已。

    “你知道吗?我亲手刺伤了自己的姐姐,又亲眼看着她被一把闪亮的剔骨刀千刀万剐,但姐姐告诉我,她从来没有怪过我,怪只怪命运让我们降生到这个村庄中,让我们从一出生开始就要面对‘人楔之祭’!”说完之后,她扬起了手掌,纤长的十指微微翘起,那只阴阳蝶翩翩飞来,静静地落在了她的指尖上。

    “阴阳蝶,是阳世间妹妹的牵绊和阴间姐姐的思念融合而成的灵物,即使姐妹阴阳两隔,但这份真情依旧不变!”巴寒玦说着,也渐渐地落了泪。

    “呜呜呜……”白露痛哭不已,她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姐姐,“对不起,姐姐,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们都没有错,只是现在也不能再犯错!”白露说着转头看向了我和吕凝薇,“你们快走,‘人楔之祭’没有完成,地下的恶灵会将这里全部毁灭。”

    “妈妈……”吕凝薇哭着就要朝着白霜扑过去,但被我一把抱住。

    “薇薇听话,快点跟大哥哥离开——”白霜的话音刚落,从地下传来一波更加猛烈地颤抖。

    “啊——”吕凝薇倒在了我的怀中,还好我勉强支撑起身子,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吕凝薇撕心裂肺地喊着,“妈妈——”

    “快走——”白露转头冲着我们大叫,“赶快离开这里,否则你们都会死。”

    我心脏一紧,没想到在最后关头,白露被复仇蒙蔽的心智居然恢复了正常。

    “保重!”我冲着白露白霜还有巴寒玦吐出了如是两个字,便抱着吕凝薇朝着前方一路飞奔。其实我也明白,祭祀已经失败,地下的恶灵即将发怒。

    在二十年之前,就是因为祭祀失败,恶灵震怒。才导致整个冥泉村遭受了灭顶之灾,不仅族人皆亡,就连整个村落也消失了,整日游荡在时间的夹缝中。

    吕凝薇死死地抱着我的脖子,但她一直喊着的却是“妈妈”!

    “嗷吼——”一声声低吼从地下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地面崩裂的声音,轰隆声伴着“嘁哩喀嚓”地脆响,我加快了脚步。

    “求你将我女儿带出去——”白霜的声音穿透所有屏障,直直地传来,我只觉得自己浑身被震动不已。

    咬牙往前跑,周遭的轰隆声和地裂声依旧存在,但若是停下来,等待我们的将是无法预估的噩运。

    “就在前面!”双目一紧,看到那个牌楼,而此时那只阴阳蝶也飞了过来,看来是准备帮我们穿梭回白家院子里,“薇薇,坚持住,咱们马上就要出去了。”

    “轰隆——崩——嗷吼——”振聋发聩地地裂声,伴随着恶灵的怒吼声传来。下一秒,我只觉得自己的后脚登时踏空了,满心的希望瞬间化作泡影。

    “什么?”转头的瞬间,我才发现身后哪里还有半分地面。

    “薇薇,抓紧我,闭上眼睛——”心下一惊,我发出如是喊声,但此时的自己已然是万念俱灰。

    我本想与死神赛跑,或许还有冲出这里的可能,但却不想最终还是没能逃脱。

    “恩!”可让我极为吃惊的是,吕凝薇居然神色淡然地回复了一声,并没有惊慌失措地大喊大叫。

    耳边风声呼啸,我抱着吕凝薇在急速下落。周遭一片黑暗,是那种浓重的不透一丝光明,让人无比绝望的黑暗。

    但就在此时,我却看到了和我们一同坠落的还有白露白霜,巴寒玦和丁晓光,以及那个侏儒。

    我看向了丁晓光,这家伙已然是在昏迷着的,不由得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妒忌,“起码此时的他没有对于死亡原始的恐惧,在昏迷中迎接死亡,也挺好的。”

    “吼——”一声震天彻底地吼叫从下方传来,我当即心中一紧,或许就在我们的正下方,就是一个怪物大张着的血盆大口在等待着我们,此劫已然难逃。

    “姐姐——”白露惊声尖叫着,一脸的惊恐,在冥泉之渊里游荡了二十多年,她自然知晓这里的恶灵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白霜抱紧了她,“不要怕,有我在,这次不会把你自己丢下。”

    而那群通体或黑或白的蝴蝶们,也一直盘旋飞舞在她们姐妹俩的身边。

    “吼——”又是一声震天彻底地怒号,紧接着,我却看到在我们正下方出现了一张巨大无比的“脸”!

    这张“脸”双耳大如蒲扇,眉头微皱,“川”字轻现。双目微合,鼻若悬胆,大嘴开裂,并微微露出两颗尖牙。乍一看,觉得这张脸透露出一种安详的味道。又貌似杂糅了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六欲。

    这张脸口角开合间,一声声怒号传出。而那张大的嘴巴,于我们来说,就如同“地狱之门”一般。

    “草,果然是你!”我恨得咬牙切齿,这张脸我简直太熟悉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