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制魔之符
    ..九幽辩护人

    “开始吧!”乌先生说的斩钉截铁,“看来大人已经等不及了。”

    “好!”那白衣女人提着灯笼朝吕凝薇走了过去,我当即汗毛立起,密切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妈妈……”可当吕凝薇看到那白衣女人的时候,却当即哭喊出如是两个字。

    “妈妈?”我当即被这个称呼给整的犹如“丈二的和尚”,简直一头雾水,而当那提着白灯笼的女子转过身来的时候,恰好将她的正脸全部呈现在我的面前。

    “什么?”当我看到那张脸之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那张脸分明就是——白霜!

    听到这声称呼,白衣女子手中的灯笼猛地晃荡了一下,差点熄灭。

    她定定地看着倒吊着的吕凝薇,双眼当中被一种奇异的神色给填满了。

    “妈妈……”吕凝薇再次哭着喊出这两个字,我分明可以从她浓郁的绝望中辨别出一丝惊喜的味道,但面前提着白灯笼的这个女子,当真是白霜吗?

    “您已经在冥泉之渊里游荡了二十多年,就是为了现在这个时刻,我希望你不要被一些不值一提的因素所影响!”乌先生走到了女子旁边满脸阴沉地说到。

    女子的身体抖动着,她看着吕凝薇,颤抖着说了句,“我不是你妈妈,你妈妈是杀害我的凶手。”

    “嘶……”听的此话,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登时弄明白了这个白衣女子的身份,她应该就是白霜的双生姐妹——白露。不,准确地说,她应该是白露的亡灵。

    当年的“人楔之祭”究竟发生了什么?到现在为止,我只知道白家祭司长以徐莹雪代替白霜参加祭祀,白露刺伤了徐莹雪,并亲眼目睹她被活活削成“人楔”。

    但之后她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在冥泉之渊中游荡了二十多年?

    吕凝薇瞪圆了眼睛,她不再哭泣,但双目之中写满了讶异。

    “你妈妈是刽子手,我就是被她杀死的。”白露一脸愤恨,咬牙切齿地说着。

    “你骗人——”吕凝薇大声喊出,“我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人。”

    白露手中的白色灯笼又忽闪了几下,但最终没有熄灭,她冷笑了两声,再次看向了吕凝薇,“善良?她是极其自私伪善的一个人,若是她真的是温柔良善的一个人,当初就不会将我自己丢在这里自己跑掉,她让我将刀子刺入一个无辜女人的肋骨中,并且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被‘千刀万剐’,而我承受不住这一切,便同样用剔骨刀割断了自己的手腕,这一切都是你妈妈造成的——”

    白露的双目几乎要滴血,我深吸了口气,此时的她已然理智全无。

    她的亡灵在冥泉之渊里面游荡了二十多年,心中早已被怨气和忿恨所填满,在她看来,白霜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当年她的不辞而别直接造成了自己如今悲惨的境遇。

    “‘人楔之祭’的时间到了,请您开始吧。”乌先生说着,从祭台上面拿来了一把闪亮的尖刀,递到了白露的手中。

    白露从他的手中接过,将白色的灯笼交到了乌先生的手中,朝着吕凝薇走了过去。乌先生冲她点了点头,“吕小姐,去做您应该做的事情,‘人楔之祭’关系到‘大人亡灵’的平安,还有我们整个冥泉村的回归。”

    0

    白露的手蓦地将这把尖刀握紧,眼瞧着就要朝着吕凝薇刺了过去。

    “妈妈——”吕凝薇哭喊着,但是这声妈妈却不是叫白露,而是源于恐惧的本能对于母亲的呼唤。

    白露身形晃动了一下,她手中的尖刀并未朝着吕凝薇直插过去。归根结底,她和吕凝薇之间还是存在斩不断的血缘关系。

    “白小姐,您不能再这么犹豫不决了。”那个侏儒头顶上的那坨肉瘤似乎都发亮了,他们在密切关注着白露此时的一举一动。

    白露深吸了口气,上牙紧紧咬住下唇,她准备再次一试。

    “不行,倘若她继续下去的话,我必须要出手了!”想到此,我从身上摸索出几张符箓,紧紧地攥在手中。

    吕凝薇没有任何错,长辈们的选择,不应该由她来承担,若说是错,这惨绝人寰的祭祀才是罪魁祸首。

    但就在此时,一群蝴蝶飞了过来,这群蝴蝶有的浑身皆黑,有的满身全白,它们绕着祭台翩跹飞舞着散发出夺目的光点。

    “白小姐,阴蝶和阳蝶皆已飞来,若您完成祭祀,就可以使得它们融合成‘阴阳蝶’,成为冥泉村永久的守护神!”乌先生义正言辞。

    等到白露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我却发现她的双眼当中已然没有一丝的犹豫。

    “不好!”我心中一紧,看来这次我必须要出手了。

    就在我已然从树后站直了身子,准备往前冲过去的时刻,就听到一声大喊由远及近地传来,“薇薇——”

    循声望去,我登时被惊得目瞪口呆,居然是吕天和从那土坡之上径直冲下,他像极了一条被激怒的公牛,“放了我女儿——”

    “爸爸——”吕凝薇的声音顿时又惊又喜。

    “混蛋,他怎么跑出来的?”江宇大骂一句,当即举起手中的“两股神叉”将径直冲下的吕天和猛地叉了起来,高高举起。

    “呃……”吕天和想将自己赶紧从这两股神叉当中脱身,却不料他的脖颈居然被叉子死死地卡住,几欲窒息。

    江宇双目当中几乎被仇恨所挤爆,“我的家人还有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是被你和白霜害死的,你早都应该偿命了。”

    我握紧龙雀刀从树后疾行蹿出,朝着江宇奔袭而去,“住手!”话音未落,我就挥舞着手中的龙雀刀,本想把江宇逼开。

    却不料胸前的莲花白玉蓦地白光乍现闹闹居然从中钻出,朝着江宇直直撞去。

    就连我都没有想到闹闹居然会在此时突然冲出,江宇自然更没料到,他被撞得朝着一侧直直地摔了出去,闹闹当即扑了上去,和他厮打成一团。

    而吕天和也终于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他掉落在地,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草,你妈的死鬼崽子……”或许是上次的伤还没有好,闹闹居然站了上风。

    “擦你祖宗的,又是你个王八羔子,你居然还没死。”乌先生气得咬牙切齿,袖袍挥动间,那个青面小鬼再次飞出,朝着我猛袭过来。

    我当即甩出一张“制魔符”,将小鬼的天灵盖给打了个正着,“吾奉北帝,专令执掌。丰都制辖,神鬼令下——”

    我没想到这张“制魔符”的威力居然如此巨大,就听到青面小鬼的一声惨叫,它当即被打的往后倒仰而去,而后像一张纸片般悠然飘落于地。

    “妈的,我的‘三煞婴灵’啊——”乌先生一脸扭曲,他当即握紧了骷髅降魔杵,“你今天必须要死在这里。”

    “好,那就看谁先死!”我也做好了必死的决心,自从我当了“九幽讼师”之后,“夜修罗”的这些爪牙,已然成了我的宿敌,要尽早除掉。

    乌先生抡起降魔杵朝着我劈头盖脸地打来,我反手用龙雀刀阻拦,就听一声清脆的钢铁撞击声传来,我只觉得自己整条手臂都被震得酸麻不已。

    “滚!”我抬脚就照着乌先生的肚腹之上踢去,但这家伙却极为利落地将肚腰往后闪回。

    我心下一惊,诧异地抬头,看到乌先生一脸得意地笑,“小子,单有蛮力不行,要靠脑子!”

    心中暗道不妙,但就在此时,就觉得自己右脑上遭受了重重一击,我当即往后倒仰而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