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人楔
    ..九幽辩护人

    “为什么要杀我——”人偶们歇斯底着,每个人偶的脸上蓦地出现了流血的纹路,两个眼眶也变成了血窟窿。

    这些血液流到了地面上,汇聚成潺潺的溪流,流到了我的脚边。

    我却发现,这些血居然是还是温热的。

    “杀人偿命啊——”疯女人再次用怪异的腔调喊出了如是一句。

    与此同时,站在最前边的那个代表着疯女人的人偶,居然猛地从地上蹿起,直直地冲我袭来。

    “滚!”我飞起一脚将它踹到一边,与此同时,其他人偶便同时伸直了手臂,朝我袭来。

    “都天大雷公,霹雳遍虚空。刀兵三十万,掣电破群凶。上至奎罡足,下至九泉中——”此话一出,雷法符直直甩出,电光火石间,那些人偶惨叫连连,传出一股焦臭的味道。

    “草!”而我也被这股强大的力道给推的往后倒仰而去,身子重重地碰到了走廊深处的墙壁上。

    “吱嘎——”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走廊深处的墙壁,竟然被我的背一下子给撞开了去。

    我往后倒仰而去,赶紧爬起来,才发现那墙壁居然是一道暗门,而此时的我居然站在一座“天桥”上。

    我往下看了看,没错,这就是一座天桥,连接着“巴家”和“尤家”只是在进入巴家前,我并未留意看到。

    “呜呜呜……”那些人偶却又挤到了桥上,再次朝着我围了上来。

    这些人偶的面皮有的已然严重烧毁,头发也被烧焦,但却不见了那个疯女人的影子。

    “不管了,先跑吧!”我咬了咬牙,朝着对面的“尤家”跑了过去,那些人偶居然像苍蝇一样紧跟了过来。

    但是天桥这头尤家的门却牢牢紧闭着,情急之下,我对着尤家的门又踢又踹。

    “妈的,开门啊……”我死命地踢打,但是这扇门却纹丝不动。

    正当我转头准备和这群人偶再次开站时,一只“阴阳蝶”却飞了过来,它悠悠地落在了尤家的门上,眨眼间,这门居然开了。

    “恩?”我诧异在当下,阴阳蝶朝前飞去,而当我转头的时候,却发现那些人偶全部都呆立在天桥上,有的和我的距离已然不足一米,但它们却也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好吧,再见!”深吸了口气,我走进了这扇大门,虽说面前的大门打开了,但里面究竟有什么还未曾可知。

    但见这些人偶的表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尤家,肯定存在着让它们极为忌惮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呢?”当我迈步进入从天桥进入尤家时候,身后那扇门当即关闭了,屋子里面漆黑一团,还好我带着夜视镜,光线也还算可以。

    这里应该是尤家的二楼,但和其他家不同的是,这个二楼是没有会客厅的,只有四间摆设一模一样的卧室。

    “为什么这里二楼的规格和其他的不一样呢?”我心中不由得充满疑惑。

    在看完这些卧室之后,我居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尤家难道是旅馆吗?为什么四个房间的陈设极为简约,风格也都是一致的,没有半分家的感觉?”

    关键是,为什么还要通过天桥和巴家相连呢?

    此时那个阴阳蝶又出现了,在我的面前突然停下,貌似是在和我对视着。它浑身闪耀着夺目的光辉,但在和它对视的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一番别样的情景:“呜呜呜…...”一个面容模糊但身形纤弱的少女站在一边,她的手中拿着一把刀,浑身颤抖地好似筛糠,在无助地哭泣着。

    $;0

    在她的面前是一方祭台,祭台上放着一个海口瓷碗,而在祭台上方则倒吊着一个光头,浑身赤果果的女孩子,或许是倒吊着的时间比较长,她的脸部已然成了猪肝色。

    “杀了她——”一个带着神官面具的人站在那个拿刀女孩的身后,声色俱厉地在呵斥着她。

    “不要,她是我姐姐!”拿刀的女孩大声哭泣着,“我不可以这么做。”

    “杀了她!”神官说着伸手卡住了拿刀女孩的脖子,径直将她提起,“如果你不杀了她,我们整个村子的人都会死,包括你和你的父亲。”

    带着神官面具的人当即把女孩丢到一边,女孩双目中充满了绝望,她无助地哭泣,“姐姐——我不要——”

    “寒玦……杀了我……”倒吊着的女孩虚弱地说着,“照顾好父亲……”

    我心中一抖,原来那个拿刀的女孩就是巴寒玦,这么说着倒吊着的女孩就是巴寒玉了。

    带着神官面具的人说着将巴寒玦给提溜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尖刀直直地指向了倒吊着的巴寒玉,“时辰到了,快点。”

    “不要,姐姐——”巴寒玦声嘶力竭地嚎叫着,但她手的手腕却被带着神官面具的人给牢牢地把持住了,那尖刀刺破空切,朝着倒掉着的巴寒玉猛刺了过去,直直地戳在了她的肋骨上。

    “啊——”巴寒玦大叫了一声,当即昏死了过去。

    “哼——”神官冷哼了一声,当即把巴寒玦给丢到一边。

    而此时的鲜血则从巴寒玉肋部的伤口中汩汩地涌出,在她的身上流成了一个奇特的纹路,滴滴落在那海口瓷碗里。

    我脑子里面“嗡鸣”了一声,这个场景我貌似在哪里见过,只是想不起来。

    下一秒,神官将将手中的尖刀丢在一边,居然从祭台一侧拿来了一把闪亮的剃刀,慢慢地靠近巴寒玉。

    “你要……干什么……”巴寒玉气若游丝,但眼中除了绝望还有满满的恐惧。

    “孩子,这是你最为荣耀的时刻!”神官声音颤抖,那剃刀却仍旧朝着巴寒玉的身子靠近了去,“你将作为‘活祭’献身于大人。”

    “你究竟……啊——”巴寒玉突然大叫了一声,我这才发现那把剃刀已然插入了她的眼眶。

    神官的声音再次传来,“我将把你制成‘楔’,献祭于大人。”

    话音刚落,神官手腕一抖,几乎可以听到剃刀在眼眶里转动的声音,巴寒玉凄惨的叫声再次传来,那血好似山泉一般,汩汩流出。

    下一秒,神官手腕一扬,一颗眼球弹跳在地,好似一颗沾满血液的葡萄。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