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幽辩护人 第一百章 村中吊桥
    在这庙宇中的供桌上的雕像,却是一尊“阴阳蝶”!

    只见这尊雕像有一人多高,双翼大张着,一半的翅膀光白滑亮,另一半的翅膀则是漆墨一团。

    只是在这两边的翅膀上面均有奇特的纹路,而若是仔细来看,一侧翅膀上的那些纹路组合在一起,貌似汇聚了一个人形的简体画。

    “靠,这里的人真奇怪,不是拜怪物就是拜虫子飞蛾。啧啧啧……”丁晓光翘着嘴唇,在不住地摇着头。

    中年人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才适时地闭上了嘴巴。

    “好奇怪!”我轻摇着头,“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尊雕像呢?”

    “幽冥和黄泉!”中年人意味深长地说着,“这只蝴蝶叫做阴阳蝶,据说是来自于地狱的使者,可以将人引到幽冥之地。”

    “那为什么要在村庙里面供奉‘阴阳蝶’呢?”我继续发问。

    中年人眉头微蹙,“神像是将信众心中希望的一种具象化产物,而冥泉村的信仰跟大众信仰是截然不同的。就像佛像的造型代表着佛教信仰的具象化,佛像的造型种类繁多,但不论是弥勒佛、阿弥陀佛还是琉璃药师佛,甚至各位菩萨都是一副亲切、庄严、宁静的模样。”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而道教的神像则更加注重内涵,像是玉皇大帝、顺天圣母和玄天上帝。然而冥泉村中的神像则更加提现了一种‘仪式感’,所以这里村民的信仰多半是一种‘仪式崇拜’!”

    深吸了口气,对于中年人的这段话,我心中自然是无比赞成。

    我不由得想到了在第一户人家的供桌上,看到的那个造型奇特的雕像。

    那尊雕像的下部分是一个倒着放置的人头,而上半部分却安置了一个锥子。锥子的底部安置在人头的下巴部位,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倒立放置的权杖。

    如是看来,它并非代表的是神明本尊,而是一种仪式崇拜的具象化,那么在冥泉村中所崇拜的究竟是什么仪式呢?

    我本想向中年人询问第一户人家供桌上面雕像的含义,但若是连续发问,却又怕他心生怀疑。

    毕竟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只告诉他自己是一名“探灵爱好者”,若是发问太多,根本不符合自己的“人设”!

    “哒、哒、哒……”又是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听到如此之声,我们三个都被惊到了。

    “草,这里还有人?”丁晓光惊叫了一声,这家伙可堪称“年度最佳猪队友”,在这个处处皆谜的村落中,根本不晓得来者为何人,他居然就敢再次大叫。

    “快,我们先躲在雕像后面去。”那脚步声已然近在耳边,庙宇中没有其他可以躲藏的地方,我们只好躲在阴阳蝶雕像后面。

    这雕像有一人之高,双翼大开,刚好可以躲下我们三个。

    “到底是什么人啊……”丁晓光又嘀咕了一句,引得我和中年人对他怒目而视,我正后悔刚刚没用龙雀刀直接割破他的喉咙。

    庙宇中传来了脚步的蛩音,四位穿着红色长袍带着神官面具的“人”,慢慢地走进庙中。

    他们“噗通”一声跪下,对着“阴阳蝶”雕像纳头便拜。

    “噔、噔、噔……”这群人连磕了好几下,显得虔诚无比。

    片刻之后,就觉得我们面前的阴阳蝶雕像猛地震动了起来。

    因着害怕丁晓光再发出一些不该有的动静,我和中年人死死地将他摁住。

    谢天谢地,这犊子终于没有再胡乱放屁,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阴阳蝶雕像忽然停止了震动,就在此时,却从中飞出了一群巴掌大小的蝴蝶来,只是这些蝴蝶的一双翅膀,并非分明的“黑白两色”。

    但是这群蝴蝶却分为两类,一类为纯黑的蝴蝶,一类则为纯白蝴蝶。

    它们朝着庙宇大门飞了出去,而那些带着神官面具的人也立时从地上站起,跟着那些蝴蝶走出门外,步履行进间,透出十足的仪式感。

    “草……”丁晓光登时看傻了眼,“怎么会从雕像里面飞出的有蝴蝶呢?”

    见此情形,我也不由得发问,“这个村子里还是有活人的,是吗?”

    中年人从石头供桌上面一跃而下,“这个村子的事情很难用常理来解释,现在看来,冥泉村的村民们并非都消失或者死亡了,他们或者是以一种极为特殊的生命形式存在的……”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丁晓光接插嘴到,“老师,人活着就是人,死了就成了鬼,怎么还有其他的生命形式呢?”

    中年人定定地看了丁晓光一眼,露出了一个“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继而便转身离开了去。

    我赶紧跟了上去,心中却不由得有些犯愁,若是一直跟着这师徒俩的话,估计是可以保证自己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却也并不利于我的调查。

    来这村子我一是要探查薛韵东的死亡原因,再者还要寻找有无吕凝薇失踪的线索。跟他们一起,肯定会有许多牵绊,但我一时间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与他们脱离。

    从村庙中出来,往前行走了一段距离,却发现周遭没有了房屋,横亘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木质吊桥,而桥下则是一条水面还算宽广的河流。

    木质吊桥一看就是时间长久,桥面上面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木片缺失的情况,但是望向河的对岸,却看到一幢幢的房屋,看来只有从这吊桥上走过,过了这条河才可以去到对岸调查。

    我们小心翼翼地踏在吊桥上,却不料丁晓光再次来了句,“桥不会塌吧?”

    “你他妈的……”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小时候就听老辈人讲,在过桥行路坐船的时候,最害怕听到“桥塌”、“路断”和“船沉”这些字眼,却不料丁晓光却一口吐出这两个字。

    “小伙子,咱们走!”中年人估计被丁晓光弄得没脾气了,他走在最前,我跟着他走到桥上,片刻之后,丁晓光也跟了上来。

    但就在我和中年人走到了吊桥正中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一阵“啊”地惊叫声传来,在我们转头的瞬间,却看到了丁晓光的大半个身子已然漏到桥下。

    他刚好走到了桥面上模板缺失的位置,想必是一不小心踩空,大半个身子掉了下去。

    “救我——”他双手扒拉着桥面,但身子却仍旧在往下坠。

    “败事有余!”中年人咒骂了一句,将身上的背包丢下,朝着丁晓光快步走了过去。

    但他刚走动丁晓光的身边,伸手正好抓着丁晓光胳膊的时候,丁晓光憋红了脸来了句,“有东西抓着我的腿了——”

    “什么——”中年人惊叫了一声往下看了一眼,他刚想闪身,一只煞白无比的胳膊从丁晓光的身后伸出,一把抓住了中年人的胳膊,他当即躲闪不得。

    “啊——”中年人大声叫着,他的身子不断地朝着丁晓光靠近,但丁晓光已然体力不支,双手在桥面上留下两行抓痕,只剩下一个头留在外面。

    “师父,救我啊——”丁晓光一把抓住了中年人的衣领,就在我跑到那边的时候,师徒二人连同那一只煞白的胳膊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