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民俗学家
    这光洁的台面上虽说没有灰尘,但却布满了长短粗细皆有的毛发。

    我仔细地看了看,这些毛发有的便是人的头发,有的是体毛,还有的居然来自于羞处。

    “这……”看到如此情景,我心中甚至疑惑,在这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此方石台子的长宽像极了一个手术台,那么就是用来“刮体毛”的吗?

    我仔细地检查了下台面,单凭肉眼没有看到血液的存在。

    深吸了口气,我坐在了石台上,轻轻地躺了下来,若是想探查出更多的东西,就让自己深切带入。

    我虽说穿着长裤和外套,但脖颈处还是裸露出来的,被石台上面的毛发所刺激,不由得觉得刺痒无比。

    “呼……”深吸了口气,我将气息放平慢慢地入定,只有将自己置身于此,或许才能感知到当时的情景。

    “呜呜呜……”耳边传来一阵哭声,面前的情景也逐渐变得清晰。

    在这石台上躺着一个赤身果体的女孩子,她身形柔美,皮肤温润的就好似一块白玉,可此时的她却哀怨地哭泣着,夜星一般的眸子里,透出了浓郁的绝望。

    “哒哒哒……”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带着木质面具的人走到石台前,手中拿着一把闪亮的剃刀。

    来人应该是个女的,她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抚触着女孩的额头,只是两三下,这女孩便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带面具的人深吸了口气,掬一捧清水淋在了女孩的身上,清水流过女孩子的每一寸肌肤,她抬起手腕,那闪亮的剃刀便在女孩的皮肤上开始游走。

    “沙沙沙……”剃刀和毛发接触,发出如此的声响,如同夜风拂过山林发出的声音,但不得不说,戴面具的人技艺高超,她动作十分利落,但只是将毛发给剥脱下来,可少女的皮肤却没有损及一丝一毫。

    “恩?”我睁开了眼睛,但在转头的瞬间,却惊惧地发现,距离石台一侧有一米多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个带着面具的人。

    “靠!”我猛地坐起,但那个带着面具的人登时朝着我猛冲而来。

    “滚!”我弯腰下去,一拳挥出,直直地砸在了面具人的小腹上。

    他吃痛地惊叫了一声跪在地上,我当即一个侧身闪到了一边,一边压制住他的胳膊,一边从身上抽出了龙雀刀。

    “啊——你是谁啊?”面具人大声惊叫着。

    “这话该我问你,为什么一见面就要攻击我?”我用龙雀刀抵住了他的喉头,倘若他有半分的动作,我肯定会一刀割喉。

    “老师,救命啊——”这家伙歇斯底里地大叫着,真是个怕死鬼。

    “老师……”我疑惑地看着这家伙的穿戴,是一身土黄色的套服,有些像是盗墓贼的装扮,原来他就是我在村口遇见的那一对师徒当中的徒弟。

    但他为什么要带上面具来攻击我呢?想到此,我并没有将龙雀刀从他的喉头移开,仍旧是死死地抵住,若他有半分过分的举动,我一刀致命。

    而此时,房间门外出现了一个面容儒雅的中年人,他和这人一样穿着一套土黄色的迷彩服,我定睛一看,是在牌楼处看到的另外一个,“这位先生,请您不要激动!”

    “不激动?”我冷笑了一声,“他刚刚冲过来是要我的命,难道要我等死吗?”

    “啊——我没有,只是我和老师研究这个村落很长时间,来到这里却没有遇到活人,我以为你是这村子里的人,就像抓个活的了解下情况……”这家伙带着哭腔,我心中暗骂一句“窝囊废”。

    而站在门口的中年人一边摆动着双手,一边则朝着屋内走了进来,“所以啊,小伙子,这都是误会,我们……”

    他往外挪动了两步当即被我喝止,“不要靠过来——”

    中年男子静止在当下,并且举起了双手,“小伙子,你不要激动,我们真的没有恶意,只是觉得你出现在这里很意外,我是阳城民俗研究所的研究员,我是根据一个同事的手记来研究冥泉村,你看看这个……”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包里面翻出了一个封皮泛黄的笔记本。

    “大哥,我是真的没有骗你,我叫丁晓光,这是我老师……”丁晓光的声音里面已然夹带着哭腔。

    “闭嘴!”我烦躁地低吼了一句,“我没问你。”

    “来,你可以看一下,我们的研究……”那中年人说着就准备将笔记本给丢过来,再次被我喝止。

    “不要丢过来,你站在一米之外拿给我看!”我下意识地握紧龙雀刀,“如若不然,我当即弄死他。”

    “好!”中年人点了点头,站在离我一米之外的位置,将笔记本打开来。

    这家伙在整个过程中一直都保持着一种风轻云淡的神色,倘若不是故作淡定,就说明他的城府非同一般。

    扉页的内容当即映入了我的眼帘,我一边眯起眼睛仔细看着,一边也不敢放松对于丁晓光的挟持。而扉页的内容却如是写着:冥泉村是由五大家族组成,分别是白、江、尤、巴、邬!其中白家的家长为村中最高权力者,于村中担任着祭司长的角色,而江、尤、巴、邬四个家族则分别担任祭祀神官的职位,这里的村民几乎从未和外界接触过,我有幸得以深入其中探查,村中供奉着一种特殊的神像,代表着村中一种独特的信仰……

    扉页上面的字写到这里,便没有了。而那个中年人慢慢地合上了笔记本,“相信我们,当真没有恶意,只是我这学生生性鲁莽轻率,所以差点让你误会了。”

    深吸了口气,我仔细想了下,这男人的话还是蛮有道理的,况且这丁晓光当真没有两下子,若真是寻龙探穴的“土夫子”,肯定也不会被我那么轻易制服。

    “滚!”我将他提溜了起来,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这家伙朝着中年人跑了过去,摔了个狗啃泥。

    “老师,他踢我!”丁晓光面色扭曲着,指着我告状。

    “好了,是你先冒犯的人家。”中年人将他扶起,继而转头看向我,“对了,小伙子,你是怎么来到冥泉村的呢?”

    我深吸了口气,从口袋里面摸索出几张符箓,在他二人面前晃荡着,“我是一个‘探灵爱好者’,在网上搜到这西山一脉中会出现灵异事件,便来到这里探查,不知为什么居然到了这个地方!”

    “哦?”中年人双目亮了一下,透出异样的色泽,他上下打量着我,继而微微一笑,“那你真是交到好运了,这个村子可不是想来就能来的?”

    “为什么?”我心头一紧,貌似可以从这个中年人的口中知道更多关于“冥泉村”的信息。

    中年人深吸了口气,“这个村子里的人在二十多年前的一天忽然不知所踪,就连整个村落也神秘消失了,我和一个朋友研究这么村子多年,我也是近期推算出来,它有可能出现,所以就带着学生前来,没想到居然又进来了……”

    我心头一紧,仔细地观察着这个中年人脸上的表情,但整个的表情却颇为自然,语速正常,没有半分说谎的样子。

    “要么他说的是真话,要么他就是一个骗术高手!”我心中暗道。

    “哦,刚刚不好意思!”我冲着他们歉意地点了点头,因为还是去探查我自己的事情,也不好在这边耗着,就想着用什么理由从他们身边脱离开。

    “来,看看这个!”中年人说着,又打开背包,翻找着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