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染血的雕像
    我定定地看着面前的雕像,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造型如此诡异的雕像。

    这雕像的下部分是一个倒着放置的人头,而上半部分却安置了一个锥子。锥子的底部安置在人头的下巴部位,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倒立放置的权杖。

    而且在雕像底部倒置的人头上面,也布满了黑褐色的痕迹,我定睛一瞧,这应该是干涸之后的血迹。

    “这是什么东西?”我不由得蹙起眉头,古往今来好像并没有见过没哪里的人供奉这个。

    而雕像上半部分的锥子上镌刻着繁复的纹路,我仔细地观察着这些纹路,貌似是一些意义深刻的文字。

    “恩?”瞳孔骤然一缩,我却发现在这纹路当中居然有血液流淌过的痕迹,怪不得刚刚离近之后,可以嗅到一股血腥的味道。

    “好像是将血从雕像的顶部浇下,而血沿着这些纹路往下流着,最终流到了雕像底部倒着放置的人头上面!”我的手慢慢地抚过了这些纹路,最后落在了那张人脸上。

    这个倒置的人头虽说“血迹斑斑”,但依稀可以看出这人头雕像的五官极为清秀,像是一个女人的脸颊,只是没有头发。

    供奉神像是民间由来已久的信仰,但这种造型的雕像代表着什么样的信仰和崇拜,一时间我还真是有些想不清楚。

    可我唯一能确定的是,这尊雕像不单单被供奉起来受人尊崇的,而是用血从上往下浇灌的时候,这代表的貌似是一种仪式。

    “有什么仪式是用血在家里完成的?”想到此,我心中又仿若蒙上一层阴云。

    “吱嘎”一声,供桌下面柜子的两扇门猛地朝着两边打开,我毫无防备,被惊地往后弹跳开来。

    “什么东西?”眨了眨眼睛,才看清楚面前的柜子里面空无一物,但好像有张纸。我心中一惊,伸手将那张纸拿了出来。

    洁白的纸上是娟秀的字迹,这应该是一个女孩子写的。

    “来到这里就回不去了!这里只有黑暗,即使在梦中,这黑暗似乎都可以渗透进来,血一直流到我的脚边,浑身染血的女人,在她的身上流淌成一个奇怪的纹路,她的血温暖了我的脚心,除了黑色,只剩下血色!”

    “浑身染血的女人,在她的身上流淌成一个奇怪的纹路……”我细细地品味着这句话,竟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在那个雕像的上半部分的石锥子上面,来回地摩挲着那些纹路。

    “这段文字里提及的‘浑身染血’的女人指的是这尊雕像还是‘真的女人’,这个冥泉村里面究竟隐匿着什么样的秘密?”我深吸了口气。

    但是这段文字貌似是一个外来的女人写的,她来到村子里又经历了什么?

    “呼……”此时,我忽然觉得自己的后脖颈上面传来阵阵凉意,猛地回头,却看到一张女人的脸,她嘟起嘴巴冲着我的后脖颈吹着。

    “你干嘛?”我一个激灵闪到一边,女人还弯着腰保持着刚刚的动作,片刻之后才将头转向了我,我几乎可以听到她骨头转动的声音。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女人便是刚刚我在村口的牌楼处遇到的那个身形羸弱的女子,此时的她仍旧定定地看了我,数秒之后撂下一句,“你不是他……”

    紧接着,就自顾自地转身离开。我本想叫住她,问询一些事情,但看这个情形,几乎都不能确定她是人是鬼,也就没有开口。

    “她对我应该是没有恶意的吧。”我如是想着,正准备下楼的时候,就听到窗外传来一阵大叫。

    “别跑,老公……”心中一惊,赶紧将头探出窗外。

    果不其然,是刚刚那个女人,此时的她竟然在赤足狂奔,双手朝前伸直,貌似是在追逐着什么东西。

    当我顺着女人双手托举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她居然在追逐着一只成人巴掌大小的蝴蝶,这只蝴蝶也颇为奇特,一边的翅膀是雪白无暇,另一边的翅膀却漆黑无比。

    “阴阳蝶!”我瞳孔一收,脑海里面顿时冒出了这三个字。小时候,在乡下的外婆家,我有见过这样的蝴蝶,妈妈告诉我这叫做“阴阳蝶”,据说它是阴间的“勾魂使者”,跟着它将去往“幽冥之地”!

    “老公——”那个女人的声音十分惊喜,仿佛她所追逐的就是自己的老公,她跟着那只蝴蝶再次跑进了密林深处。

    “冥泉村,阴阳蝶……”口中念叨着这两个词,我忽然觉得这个村落当真不是一般的存在,它仿若是一个巨大的“潘多拉魔盒”,里面隐匿着无穷的秘密。

    薛韵东的死亡和吕凝薇的失踪愈发显得扑所迷离,若是想探查清楚,则必须更加深入。

    从第一户人家出来,我来到了第二户人家。同样的,第二户人家也没有落锁,只是轻轻一推,房门就开了。

    我在门口稍息了一阵,确定房屋里没有人的动静的时候,便进入探查。

    这户人家的房屋空间比第一户人家要大不少,装饰和家居也显得讲究许多,只不过房屋的布局大体一致,在一楼是灶间和客厅,我转了一遭,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反倒是这里的每件家具也同样纤尘不染,整洁无比。

    “这里荒无人烟,但为什么家居却一尘不染?”我冥思苦想却终究无法想通。

    深吸了口气,走上了这间房屋的石头楼梯,为今之计只有硬着头皮继续探查,或者才能找到答案。

    房屋里面空无一人,但我总觉得一个若有似无的叹息声,在我的耳边响起,转头四顾间,只是空荡无人的房屋。

    “要镇定!”我不断地在心中如是地告诫着自己。

    二楼同样是一个会客厅和三个房间,只不过空间颇大,摆设也较为齐全雅致。

    “这户人家的地位要比第一家高不少!”站在二楼的会客厅中,我如是想着,眼光却瞥见了厅堂的墙壁上面挂着一个面具。

    “咦?”这面具的造型方面牛鼻,这分明就是牌楼一侧的那个穿着长袍雕像的面部造型。

    “这个东西究竟有什么象征意义?”我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了吕凝薇脖颈上挂着的那个白玉吊坠。

    如是看来,那丫头的失踪和这个冥泉村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户人家二楼的会客厅里没有供桌,也没有出现第一户人家所供奉的那个造型奇特的石雕神像,只是墙上挂着这么一个面具,我用手摸了摸,这面具还是木质的。

    “去房间看看吧……”如是想着,依次进入了那些房间,第一个和第二个都是正常的卧室,摆放着床和柜子。

    但当我推开第三个房间门的时候,却只觉得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天灵盖钻入体内,直冲脚底。

    “怎么会是这样?”我咬着嘴唇,但凡是正常人家,绝不会将房间整成这样。

    只见这个房间四面皆墙,没有窗户,在房间正中只有一张半人高的石台,这石台有五尺来长,三尺多宽,当我走至近处,低头之间将台面之上看到一清二楚。

    “擦……”当我看清台面上的东西,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