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牌楼终现
    “你好自为之!”说完了这句话,宋雨萌转身离开,我喉头耸动了几下,但仍旧没有开口叫她。

    她的背影仍旧那么优雅,却带着一种天生的孤傲。我叹了口气,和这丫头认识也有些年头了,但最近却觉得她貌似越来越陌生。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个秘密的角落!”我仔细地回味着这句话,突然觉得无比正确。

    世界上再亲密的两个人,貌似只是“两个有交集的圆”,绝对不成为两个“同心圆”!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出发了,就在我坐上车子的时候,余小游出现在驾驶位的车窗外,“兄带,等下,拿上这个。”

    他伸手出来,里面是一沓符箓,心脏不由得一沉,我看向了余小游。

    “你每逢初一十五都得有事儿,这是给你备着的符箓,咒诀我都写在纸上了。兄弟,这可是我们灵宝派开宗立派的根本,你看完之后一定要将咒诀烧掉。”余小游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明天我请你吃饭。”

    此话一出,我有种想哭地冲动。

    此一去,不知等待着我的会是什么,我都不晓得自己是否还能活着回来。

    “好!”我伸出手去,和余小游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开车启动,正午时分,我准时来到了明河岸边,几天前,我和宋雨萌便是在这里将橡皮筏充了气,推到了河中。

    “开始吧!”用气泵将这皮筏充满了气,又将其他的装备给整理好,二十分钟后,橡皮筏被我推入水中。

    此时,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突然变得乌漆嘛黑,浓云低垂。

    “这是要变天吗?”我心中不由得大骇,俗话说六月天孩子脸,说变就变。

    今天刚好是六月初一,看这模样是要下暴雨,若是如此,单靠这一个橡皮筏子在明河中行进,无异于以卵击石。

    “可除了这样,我还有别的办法吗?”想想求助信背面的话语,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一趟是必不可免的!

    “闹闹!”我轻唤一声,闹闹从莲花白玉中飞出,立在橡皮筏的船头,一阵风吹过,明河的流速加快,橡皮筏也朝着前方漂了过去。

    我拿着船桨,聚精会神地划着水,几乎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闹闹双手掐腰,站在船头,就像一个小小的武士,有他在我还能有些许心安。

    但天气似乎越来越坏,天空阴郁的几乎可以拧出水来,乌云越来越低,天空也越发黑暗。

    “千万不要下雨!”我低头暗自祷告着,但目光一转,看向了旁边的水面,却当即大叫了一声,“草——”

    明河水质清澈,而在这清澈的水下,则站着一个个的“人”,他们纷纷仰起脸,朝着橡皮筏举起双手,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

    “这是什么?”见此情形,心下不由得大骇,身子闪了一个趔趄,皮筏也差点朝着一侧歪去。

    我强忍着内心的惊惧,稳住身形,但是水面之下的那些人居然像一群鱼一般朝着橡皮筏子围了上来。

    他们的手一把抓住了橡皮筏,在不住地晃动着,船体剧烈摇晃,我差点掉落水中,更有甚者居然伸出腥气逼人,腐烂斑斑的胳膊,抓住我大腿,气力之大,几乎要将我从橡皮筏上直直扯下。

    我当即恍然大悟,这些东西不是“人”,而是“水鬼”,照这个情形是想将我拖下水。

    “哇啊——”闹闹大叫了一声,旋即就朝着那个手臂给咬了去,一声怪叫传来,那手臂如触电一般松开,当即缩回到了水中。

    “妈的!”我大吼一声,旋即从身上那一沓符箓中抽出一张“西真七白符”,掐指念诀间,符箓被我丢入水中,那些围聚在橡皮筏下“人”当即散开了去。

    而我的后背已然湿透,不禁仰望天空,小时候有听说过,每到了阴天下雨的时候,河中的水鬼都会将人拉入水中,为的就是“抓交替”,它才可以托生。

    “哇啊——”闹闹趴在了橡皮艇前,将身子探了出去,对着水中大喊大叫着,那些水鬼虽说对我们虎视眈眈,但终究没有胆子再次朝我伸出手来。

    我战战兢兢地坐了一路,好在天色虽说阴郁,但终究没有落雨,河中的水鬼虽说虎视眈眈,但终究没有再次围攻。

    等到我从橡皮筏踏上河岸的那一刻,一直悬在半空的心脏,才算是落了地。

    闹闹飘飞在半空中,带着我在丘陵和山林间穿梭,周遭的草木都避开了去,我才发现这比上次我和宋雨萌来的时候,走起来要请便许多。

    “童子引路……”仔细地回想着那张纸上的话,老婆婆留下如此的言语,必定有着她的道理。

    我一路跟着闹闹,不敢有所耽搁,只是在必要的时间里休息几分钟补充些水分和能量,终于在晚上十点左右,再次来到了上次的那个神秘村落。

    天幕漆黑,没有半分的光亮,好在我带着夜视镜,才可以看清夜里的情景。

    “又是这里……”漫步其中,我才发现原本只是几欲倾颓的土坯房这个时候已然坍塌了去,有的只剩下半截矮矮的墙头。

    而闹闹居然带着我来到了那间宗祠的门前,站在当下,定定地看着地上那一片残垣断壁,瓦砾堆砌间,只剩下一片废墟。

    “那些金尸恐怕也被掩埋了吧。”心中如是感叹着,继而看向了闹闹。

    “小家伙,那求助信上讲让你给我引路,难不成你知道什么?”我试探着问。

    闹闹歪了歪脑袋,只是在原地转了一圈,仍旧是一脸无辜的茫然。

    “你真的不知道?”我有些不相信,“那你怎么会把我引到这里?这里都已经是一片废墟了,我在这里探查什么?去哪里找吕凝薇?”

    正在此时,一片浓雾飘了过来,而闹闹居然迎着这团迷雾,朝着前方飘去。

    “喂,你又去哪?”我赶紧追了上去,但是越往前走,雾气之大,几乎看不到周遭的一切。

    可闹闹仍旧在固执地往前飘去,也不晓得过了多久,面前的雾气才慢慢散开。

    “童子引路!”脑子里面又出现了这四个字,“它究竟要将我带到哪里?”

    等到面前的雾气全然散开了去,我看清楚面前的景物,当即呆愣在当下!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我定定地说着。

    面前是一处牌楼,而牌楼的四周围却被雾气所环绕。这牌楼却是木质结构,传统的三间四柱的样式,显得年代十分久远。

    牌楼顶部的正中貌似写着两个古体字,我眨了眨眼睛,一时间认不出这究竟是什么字。

    但在牌楼的两侧却有两尊雕像,但却并不是狮子之类的吉祥物,而是两尊不同的雕像。

    左侧是一座人形的雕像,这雕像身着红袍,方面牛鼻,一只脚落地,一只脚挂在了腰间,腰里还插着一把铁扇。

    而右侧的雕像却是一个“怪物”,它半蹲着,却长了一张人的脸,龙的身子和马的腿……

    “呼……”我不由得呼吸变得急促,“真的是这里吗?”

    我捂住因为激动而剧烈跳动的心脏,“这一次,或许就可以揭开薛韵东死亡和吕凝薇失踪之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