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变态狂魔
    “去死吧——”我拼尽全力,将龙雀刀直直地往里戳了进去,就听到一阵“滋滋啦啦”地声音,眼前一片的火花尽现,我只觉得自己虎口生疼。

    “杀了你——”乌先生叫嚣着朝我冲来,就在此时,宋雨萌飞身跃起使出一记漂亮的“回旋踢”,直直地落在了乌先生的脑壳上。

    乌先生大叫着,朝着一旁倒跌而去,“他妈的,老子宰了你们…….”

    而此时,我只觉得胸腔中原本滚滚的力量,却仿若被当即抽干了去,四肢百骸顿时变得酸软无力,我往后倒退了几步,猛地蹲坐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那黑衣人也当即跪在了地上,浑身的鳞片居然失去了光泽,有渐渐退去的趋势。

    “噗——”乌先生捂住了胸口,口喷鲜血,“小子,我早晚要把你剁成肉泥。”

    就在此时,只觉得四周围又是一阵哀嚎声传来,大地不住地晃荡着,我却没了丝毫的气力,只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蒋顺……”这是在我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最后两个字。

    “快跑……”这是在我失去意识之前,说出的最后两个字。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觉自己躺在了一片白色中,那种熟悉的刺激味道再次传来,它刺激着我的大脑,让我瞬间明白自己身在哪里。

    “你醒了!”宋雨萌坐在我的身边,手中拿着一块湿毛巾,她轻轻地帮我擦拭着额头。我试探着想动了动,却发觉自己浑身的气力仿若生生地被抽走了一般。

    “谢谢!”我冲她点了点头,接着又问到,“我睡了多久?”

    宋雨萌的胳膊也受了伤,但被包扎上了,索性并没有伤及骨头。她轻轻地告诉我,“一天零一夜!”

    “呵……”我摇着头,自嘲地笑了笑,“咱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宋雨萌深吸了口气,“你昏过去之后,那两个人也受了重伤,宗祠有坍塌的迹象,最后那个老的背起那个小的便逃走了,而我托着你,也从里逃了出来。我背着你在山林里走了一会儿,正好遇到了赶来的包颜明……”

    说到这里,宋雨萌迟疑了一下,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包颜明?”我不由得发问,“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西山一脉中?”

    宋雨萌叹了口气,“你忘记了我们在明河岸边发现那具尸体的时候,我有将照片发给他,本想让他去处理,但他却担心咱们出事儿,于是就定位了我们的位置,不过也幸好他及时‘搜救’!”

    我悠悠地看向了宋雨萌,“包颜明是害怕你出事儿吧,以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他巴不得我死掉。后来那具女尸和那些金尸怎么处理的呢?”

    宋雨萌深吸了口气,“我和包颜明商量,这些事情暂时不要上报,毕竟牵扯到我们两个,有些事情又是寻常道理无法解释的,但是我们起码锁定了一个在逃嫌疑人——江宇!”

    “江宇?”重复了这两个字,我看向了宋雨萌,“他是谁?”

    “就是被我撕下口罩的那个黑衣人!”宋雨萌说的咬牙切齿,“你还记得在阳城,两年前轰动全国的那几起灭门惨案吗?经过查证,这个江宇就是罪魁祸首。”

    宋雨萌深吸了口气,“在两年前的抓捕行动中,包颜明的师父刘玉栋警官殉职了,就是这个江宇所害,并且用的还是一种无法言说的邪术!”

    “什么邪术?”我追问着,但宋雨萌的嘴唇嗫嚅了两下,终于没有说出。我当即明白,她毕竟身为警察,有些内部信息是不允许透露的。

    “怪不得!”我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如此的心狠手辣,做出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他果真是个杀人狂魔。”

    宋雨萌不再说话,她走到床头,将我慢慢地摇了起来,“医生说你醒来之后可以喝点水。”

    我吧唧了下嘴巴,觉得口舌是有些干燥,就在宋雨萌准备喂我水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了,提着一个净值饭盒的包颜明站在病房门口,“雨萌,我刚刚去‘九州星’给你买的‘木瓜炖雪蛤’,你快吃了吧。”

    这家伙走进病房,侧身看到我,当即竖起了眉头,“草,你怎么还没死?”

    我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你都没死我凭什么死呢?”

    “你他奶奶的,前天我像背尸一样把你背回来,你还好意思……”他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宋雨萌一眼给瞪了回去。

    “雨萌,我给你买的‘木瓜雪蛤’,是在‘九州星’刚刚炖好的,你趁热吃了吧。”包颜明重复了一遍,将饭盒放在床头柜上。

    宋雨萌轻轻地摇着头,“谢谢,可我的手受伤了,不能吃这个。”

    “不碍事的。”包颜明将饭盒打开,一股清甜的味道传来,“我刚刚问过医生了,他们讲你是可以吃的。”

    宋雨萌还想说什么,我抽吸着鼻子看向了她,“好像很好吃。”

    包颜明笑嘻嘻地说,“你看,连傻逼都能觉出好吃。”

    我怒瞪了包颜明一眼,下一秒,宋雨萌却捧起了饭盒,拿起汤匙舀起一勺儿,送到了我的嘴边,“那你吃吧。”

    “我……”包颜明的神色仿若踩了狗大便。

    我张开了嘴巴,一口将这雪蛤给吞了进去,包颜明伸出食指,咬牙切齿地指了指我,我心中明白,他巴不得将我撕成碎片。

    第二天的时候,薛少康带着朱能来看我,带来的补品当中同样有“雪蛤”!

    “我知道,你为了韵东的事情一直疲于奔波,但是也要注意安全。”薛少康点了点头,“蒋顺,你做的这些我都看在了眼里,我很庆幸自己选择正确。”

    “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点了点头,“薛董事长,我有些进展想告诉你。”

    薛少康挥了挥手,身后的朱能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并将病房门关好。

    “贵公子的死,恐怕既不是凶杀案,又不是自杀,而是死于一种邪术!”说到此,我停顿了一下。

    “具体的呢……”薛少康面色凝重,双目几欲滴血。

    我清了清嗓子,“不晓得您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夜修罗’的组织。”

    薛少康的身子闪了一个趔趄,差点从凳子上摔了下去,见此情形,我心中一紧,难道他也听说过“夜修罗”的存在?

    “没有!”薛少康真不愧是人老成精,他的声音几乎在瞬间恢复正常,让人听不出一丝的情绪起伏,但越是这样,越说明这是他在刻意掩饰。

    “经过我这些天的探查,贵公子的死,和浩盛集团的关系不大,但貌似和一个叫做‘夜修罗’的组织关系重大。”我深吸了口气,“但这一切只是基于推测,我会找出确凿的证据,并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薛少康起身伸手拍着我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着,“我相信你。”

    片刻之后,薛少康和朱能离开,一个小时以后,手机里面出现一条信息,我的账户里面多了20万元,紧接着便是朱能的电话,他告诉我这是薛少康多给我的酬劳费。

    我耸了耸肩膀,“这老头真有意思。”同时我也觉得这老家伙当真是深不可测,他肯定知道夜修罗的存在,但却不向我提及,其中究竟隐匿着什么秘密?

    刚放下手机,铃声又起,拿起一看,来电显示“王晓雯”,“喂,蒋大哥,你这两天见薇薇了吗?我联系不上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