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出手相助
    “啊?”我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虽说都是大老爷们儿,但就这么被扒的溜光当真是不好意思。

    “啊什么啊,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跟个大闺女一样扭扭捏捏的,你还要不要活命了!”老余头瞪了我一眼。

    深吸了口气,即使不情愿,但我还是将衣服脱了个精光。

    “躺到床上去!”老余头指了指另外一张床,再次朝着铜炉里面添着柴禾。

    我依言照做,和余小游并列平行。此时,铜炉里面的柴禾哔哔啵啵地燃烧着,现在的天气本就炎热,铜炉又烧的这么旺盛,屋子里面仿若一个大蒸笼。

    不一会儿,我只觉得周身的毛孔全部张开,不住地往外排着汗水。

    “师父,药抓好了……”门口传来了吉雅萱的声音,听到此话,我一个激灵,当即伸手将自己的隐秘部位给遮挡住了。

    “萱丫头,药放门口就行了,你就不要进来了。”老余头说完朝着门口走去。

    吉雅萱答应了一身,便转身离开,我长长地迂了口气。

    老余头将药提到屋里,取出一些在方桌上研磨捶打,之后均匀地洒在了两个铜炉里面,他饶有兴趣地看了我一眼,“这么害羞,你还是童男子儿?”

    这句话可算将我闹了个大脸红,我不由得觉得余小游当真遗传了老余头的厚脸皮,将我扒光不说,还问我如此难为情的问题。

    老余头拿来一个扇子,扇动着铜炉,一股药材燃烧的味道传来,屋子里面白气蒸腾,倒是一点儿也不呛人,吸到鼻子里面,只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你好好在床上躺着,不要起身,困了就睡吧,时辰到了,我自然叫你。”老余头说着,就转身走出屋去,还将门给落了锁。

    屋子里面的温度越来越高,像极了一个桑拿房,由于一晚上没有睡觉,困意逐渐袭来,眼皮越来越重,我闭上了眼睛。

    没有任何景物,只是觉得自己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不时有潺潺的水声传了过来,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窗外的天色已然临近黄昏了。

    “呼……”我长长地出了口气,就觉得浑身舒爽无比,这一觉睡得酣畅淋漓。

    屋子里面的白眼淡了许多,只有一层薄薄的烟雾缭绕在我们四周围。

    铜炉里面的药材也被烧的差不多了,只有零星的火焰。

    我只觉得后背上布满了汗水,仿若胶水一般黏滞着床单,不由得翻了个身,却发现床单上面居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形”。

    “擦……”我不由得蹙起了眉头,难道这个黑色的“人形”就是从我毛孔里面排出来的液体吗?

    隔壁床的余小游还在酣畅地睡着,我试探着喊了他两声,却没有丝毫反应。

    “卡擦卡擦……”正在此时,开门声响起,老余头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两套玄色的道服。

    “起来吧!”他走了过来,挥手丢给我一套道服。

    之后,便径直了地走到了睡得跟死猪一般的余小游的床边,伸出食指,直直地点在了他的眉心处。

    “啊——”睡梦中的余小游发出一声长啸,猛地立起了身子。

    原本一脸的怒气冲冲,但看清面前的余则成之后便一脸的惧色,开口道,“师父……您来了……”

    “穿上衣服出来!”老余头将玄色的道服丢给了余小游,转身走出门去。

    我俩穿好衣服,赶紧跟了出去。

    天色渐晚,吉雅萱在厨房里面准备晚饭,老余头在院子里面伺弄着药材。余小游走到院子里面,战战兢兢地问着老余头,“师父,我身上那个小木片。”

    听到这里,我也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我俩刚刚醒来,就被老余头要求换上了道服,那么问题来了——闹闹去了哪里?

    我和余小游对视了一眼,双目中都透着浓浓的担忧,以老余头的道行,他若是起了杀心,闹闹都可以死了几百次了。

    “那个鬼崽子也受伤了,我把他放东厢房里疗伤呢,估计一会儿就好了。”老余头没说话,仍旧在忙着伺弄草药。

    “呼……”我和余小游拍了拍胸口,这下子可算是放心了。

    “吃饭了——”吉雅萱走到厨房门口,将刚刚炒好的菜,端到了院子里的石桌上,见此情形,我和余小游也过去帮忙。

    食材都是摘自院子的菜地,有清炒丝瓜、酱爆秋葵、苦瓜烧肉等,摆满了一桌子,还有一锅排骨汤。

    “好吃……”我和余小游饿了整整一天了,手中的筷子不停地夹菜扒饭。

    “你俩注意点吃相!”老余头瞪了我们一眼,“跟饿死鬼托生的一样。”

    “师父,您不知道,我们在外面吃的都是地沟油,哪里有咱们家这么纯天然,真是太好吃了……”余小游说着,直接把剩下的半份苦瓜烧肉一股脑地倒进碗里。

    吉雅萱站起,“师父,我再给您添点汤。”

    老余头轻轻地叹了口气,“还是萱丫头懂事,以后我这‘回春堂’就留给她来打理了。”说完之后,老余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余小游一眼,这家伙仍旧在专心致志地夹菜扒饭,仿佛没有听到。

    他好像忘记了之前有告诉过老余头,吉雅萱是他女朋友的事情。我摇了摇头,这家伙的记忆力永远跟不上嘴巴跑火车的速度。

    饭毕,吉雅萱去洗碗,老余头泡了一壶茶,我们三个坐在石桌前。

    “你们等一下!”老余头走进东厢房,片刻之后,他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肉嘟嘟的胖娃娃。

    “闹闹!”我心中一喜,闹闹看到我之后,也伸直了双臂朝我跑来,瞧这模样是想让我抱抱。

    “师父,谢谢您!”余小游和我站了起来,冲着老余头鞠了一躬。

    老余头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块莲花状的白玉吊坠,继而瞪了余小游一眼,“亏你跟我学道这么长时间,你都不清楚若将这鬼崽子拘于木片之中,长久以来对它本身并无益处吗?”

    “呵呵……”余小游搔着头,尴尬地笑着。

    老余头将这块莲花白玉吊坠递到我的手中,“把它收好,以后这就是鬼崽子的家了,这崽子灵性和慧根都不错,你若是当了它主人,万不可教他做坏事。”

    我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谨遵师父教诲。”

    “闹闹!”我冲着他挥了挥手,轻唤一声,闹闹化作一团白雾,钻入白玉中。

    “吃饱喝足就上路吧!”老余头说完这句话就转身朝着里屋走去。

    我和余小游面面相觑,顿感这句话仿若临终送别。

    “师父……”余小游怯生生地喊了句,“您都不问我们身上的伤打哪来的?”

    老余头停住步子,转过头来,“我说过,你只要不吃喝嫖赌,坑蒙拐骗,我不会过问其他的事。”

    余小游深吸了口气,望着老余头的背影,默默地揉了揉眼角。

    “你们路上小心啊!”吉雅萱将我们送到门外。

    车子发动后,望着她那如花的笑靥,我终究没有把吉雅拉的事情告诉她。

    “昨晚的那个‘黑寡妇’是她的妹妹吧!”余小游看向了我。

    我叹口气,“你说是就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