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逃出生天
    自由落体的失重感传来,几秒的时间很短,但我很庆幸自己没有死在人胄的尖牙下,即使摔死也认了!

    出乎意料的是,我的两只脚并未着地,睁眼一瞧,余小游和我一样,被吉雅拉架在半空中。

    “没死……”余小游声音哆嗦着说出这两个字。

    但就在此时,身后又是一阵隆隆的声音传来,周遭的建筑物都摇摇晃晃,眨眼间就要爆裂坍圮。

    吉雅拉拽着我和余小游一路狂奔,此时我们三个的速度极快,也不觉得自己的体力透支了,在这生死攸关之际,倘若你慢了一步,就有被活埋的危险。

    “轰隆隆——”好像世界末日般,震颤声越来越强,我们在杨柳庄的巷道中狂奔,两边的建筑不住地塌陷。

    “草……”余小游怪叫了一声,但很快,他的声音被周遭的轰隆声所淹没。

    一片片瓦砾飞石朝着我们没头没脸地打了过来,我的脸上好几个位置都被剐蹭的流出血来,但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只觉得在巷道里跑着,我们像极了三只困兽,不晓得出口在哪里,但前方巷道两边的房屋已然颤抖不止,大块大块的石砖摇摇欲坠……

    “难道真是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吗?”我的心脏瞬间凉了下来,经过了那么多千钧一发的时刻,难不成会在这里被活埋了吗?

    “冲过去,出口就在前面——”余小游声音发直,然而那一块块的石头也不是吃素的,几声脆响过后,石头和砖块翻落下来。

    目测距离,保不齐我们没冲过去就会被石块给砸扁。

    然而就在此时,吉雅拉却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居然伸出手臂,一手一个将我和余小游抱了起来,朝着前方猛冲过去。

    “妈啊——”我和余小游异口同声地惊呼道,抬头望去,头顶上的砖石仿若雨点般落下。

    但吉雅拉的速度也真不是盖的,只觉得我们的头皮贴着下落的砖石直直擦过,若是晚了半步,脑袋就会被砸成一碗烂豆花。

    就在吉雅拉抱着我和余小游跑出村庄的一瞬间,就听一阵巨大的隆隆声,身后的村庄顿时被夷为平地,不留一砖片瓦。

    但吉雅拉并未停下脚步,仍旧抱着我们俩大男人一路狂奔,但却不晓得她要将我们带去哪里。

    “喂,黑寡妇,咱们脱险了,你可以停下了……”余小游惊叫道,但吉雅拉却没有停脚,仍旧在往前跑着,“擦,你这是要翻我们俩的牌子吗?”

    刚刚还身处绝境,瞬间脱险,只觉得浑身原本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又被这么一颠簸,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失去了知觉。

    等到意识逐渐恢复的时候,首先感到的就是一股深切的痛觉,浑身仿若散了架一般,酸疼无比。

    “恩……”我发出一声低吟,睁开眼睛,转头看去,余小游躺在我的身边,他也浑身是伤,闭着眼睛,正在昏睡。

    天光微亮,我慢慢坐起,往后一看,后面停放着我的汽车,昨夜吉雅拉在跑出杨柳庄之后并未停下脚步,看来是想把我们放在这里。

    “但是她去了哪里?”我四处张望,在熹微的晨光下,周遭一片凄凉的景色,哪里还有吉雅拉半分的影子,轻叹了口气,我将余小游唤醒。

    “喂,醒醒……”我晃动着余小游,他身上有伤,也不能太过用力。

    片刻之后,余小游睁开了眼睛,先是惊叫了一声,旋即身子蜷缩成一团。

    “别怕,我们已经脱险了。”我劝慰着余小游。

    余小游呼吸慢慢地由急促变平缓,四下看了看,终于长长地吁了口气,“呼,妈的,刚刚做梦还被一块大石头给砸扁了,没想到竟被送到这里了……”

    “是啊!”我点着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回想起昨天去见吉雅萱的时候,她告诉过我,她有种感觉,吉雅拉还在省城,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但是我当真没有料到,我和吉雅拉竟然会在如此的情形下重逢,可她貌似还是认得我的,但她现在究竟是人是鬼还是怪物呢?

    “对了!”余小游坐直了身子,“那‘黑寡妇’呢,去了哪里?”

    “不知道!”我耸了耸肩膀,“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这里只有咱们两个。”

    “顺子,我怎么觉得那个‘黑寡妇’好像认识你似的?”余小游忽然凑近了我的面前,逼问似的看着我。

    “算是认识吧。”我一边说着,一边扶起了他,余小游和我昨夜受伤均不浅,还是要去处理一下的,我将他扶到车上说,“咱们去医院吧!”

    余小游的头摇的仿若拨浪鼓,“去毛线的医院啊,去回春堂找我师父,”

    发动了车子,我们远离了这里,昨夜里杨柳庄闹了这么大的动静,今天肯定会有多个部门前来查明原因,我们还是越早远离越好,省的惹祸上身。

    “对了,你是怎么认识那个‘黑寡妇’的?”余小游貌似对我和吉雅拉的相识很感兴趣。我看了他一眼,他吐了吐舌头,顿时禁了声。

    这家伙虽说有时候挺讨人厌的,但起码该闭嘴的时候会适时闭嘴,有这么一点眼力见儿,还算不错。

    “对了,‘黑寡妇’是什么意思?”我问余小游,吉雅拉是何等的存在,或许他可以给出一个准确地定性。

    “是怀胎十月即将临盆的弃妇,她们含怨而死,死的时候又怀有胎儿,以至于身上累积了双重的怨气。”余小游说着深深地叹了口气,“那个‘黑寡妇’长得蛮漂亮的,肯对我们出手相救证明其心智未泯,真是少见。”

    “好吧……”我长长地迂了口气,心想当初她肚子里面怀的可是双胞胎,如此说来,她身上应该累积了三重的怨气。

    想起第一次和吉雅拉相遇的情景,她被禁锢在一个玻璃缸中,缸内被一种特殊的液体所充满,夜修罗打算将她腹中的“双生子”炼制成“夜修罗圣婴”。

    我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也算帮她解脱,但她于这个世界来讲,已然算是一个异类,而我现在想做的,便是希望帮她获得重生的机会。

    “喂,兄弟,你给我交个底儿……”余小游朝我靠了过来,向我抖了抖眉毛。

    见他这幅模样,保准没憋什么好屁,我没好气地问,“什么底儿?”

    余小游清了清嗓子,“就是那个‘黑寡妇’的肚子,是不是你搞大的?”

    “呲——”我来个急刹扯,余小游失去平衡,他的头朝着一边的车窗撞了过去,“我去,好疼啊,你妹的,不就是问问吗?我身上还有伤呐……”

    我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余小游,他尬笑了两声,“好吧,我错啦还不行吗?都怪我嘴欠,我兄弟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朝着回春堂的方向开了过去,脑子里却满是吉雅拉的模样。

    不由得想起了在秋云南的家中发现的那本日记,里面提及吉雅拉怀的是一个有妇之夫的双生子。

    “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呢?”我咬了咬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