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又遇吉雅拉
    但人胄这么恐怖的存在哪里有这么容易让他们逃跑。

    “嘶——”这怪物尾巴一甩,“脑袋开花”的秃鹰当即被丢了出去,直直地飞向了那两个逃跑的老头。

    而恰好这两个老头正处于临近天台边缘的部位,被这么一撞,两个人还有一具尸体均跌落下了天台,惨叫声连连,数秒之后,接连地响起自由落体的声音。

    我拼尽全力想将余小游背起来逃离这里,怎奈何四肢百骸却使不出丝毫的气力,不单单如此,那种天崩地裂地震动传来,即使我坐在地上也无法保持平衡。

    “嘶……嗷——”人胄的身子全然立起,足有两丈有余,它的嘴巴全然张开,从我的角度看去,似乎要将天上的月亮给吞入口中。

    一声嘶吼过后,天上的乌云更加稠密,将月亮全然遮住了去,原本仅存的光辉就在此时也消失不见,大地上一片黑暗。

    “云遮月,大凶夜……”脑袋里面回荡着这句话,我觉得人胄在今夜肯定在酝酿着什么事情。

    果不其然,就在天上的乌云将月亮全然遮住的当下,一股股黑烟从村庄的周遭冒了出来,这黑烟浓郁无比,竖直往上,与此同时一声声哀嚎响起,振聋发聩!

    “完蛋了……”余小游猛地睁开眼睛,“这可是‘八降死阵’,这只人胄怕是要彻底地毁了这里。”

    放眼望去,每一团黑烟中都貌似有一鬼影,哀嚎声越来越大,统共有八个方位,天崩地裂的震颤越来越严重,村庄马上就要被夷为平地。

    猛然间,我一骨碌站了起来,将余小游拉在了背上,再不跑这里就要变成一片废墟,也将会是我们俩的坟墓。

    “兄弟,咱们走!”若不是求生的意志支持,我肯定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

    天台楼道口的那扇门,于我来说就像是通往天堂的入口,单就这几步路,我却觉得仿若千里之遥。

    而余小游的身子更像是一条海带,不住地往下出溜,我只得大声鼓励着他,“撑住啊……”

    呼呼的风声从身后袭来,像是一条藤鞭抽打在了身上,皮肉几乎都被带下来一绺,就连在我后背上的余小游,都传来了一声低吟。

    “啊——”我俩顿时被人胄的尾巴抽地朝着天台边缘飞去,余小游被抽飞的幅度更大,眼瞧着他的身子,马上就要从天台的边缘掉落下去。

    “小心啊——”我拼劲全力,就在余小游要彻底飞出的瞬间,伸手拉住了他的手掌,“抓紧我!”

    余小游摇了摇头,“顺子,你赶紧逃吧,活一个总比死两个要好……”

    “你放屁!”我骂了他一句,“抓紧我的手。”

    但这句话刚刚说完,就听到身后一阵“嘶嘶”声传来,那个该死的人胄肯定又来到了近前,但是处在这种现状的我和余小游,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顺子,你他妈快走啊……”余小游声音颤抖,紧接着他就想把手从我的掌中抽出。

    我则牢牢地握住他的手,“我是个傻逼,但不会放弃我的兄弟。”

    而此时,那人胄已然来到了我们两个中间,高高立起了身子,我赫然发现它身上的每一片鳞甲都泛着青绿色的幽光。

    “嘶……”它的嘴角咧了一丝笑,仿佛是在嘲弄着我和余小游现在的处境。

    “妈的,要杀要剐随你便——”我憋足了气力,吼出了一句。

    下一秒,人胄嘴巴大张着,朝我脑门儿扣来。好吧,看来我的脑袋终于要变成一碗被打翻的豆腐脑了。

    “顺子——”余小游大叫了一声,我闭上了眼睛。

    但是等了片刻,我始终觉不出自己的脑袋有被爆浆的感觉,睁眼一看,不由得大骇。

    只见人胄的脖颈上居然被一股黑色的绳子紧紧地勒着,在它的禁锢下,人胄才没有朝着我的脑袋咬下来。

    “等一下?”心下一惊,等我再次看向人胄的脖颈的时候,却赫然发现,缠绕在其上的压根儿不是一条绳子,而是一绺头发,发丝缠绕间,像极了一绺绳子。

    “怎么回事?”我心生疑问,有些不清楚这绺头发是怎么来的。

    正在此时,一张脸从人胄后面伸出,我“啊”地一声叫出,手不由得一抖,余小游的身子猛地往下一滑。

    “草……”余小游声色颤抖,不晓得他害怕摔下去还是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

    “嘶……”人胄拼劲全力想要从这绺头发的禁锢下挣脱而出,但这绺头发却将其牢牢禁锢,并且这张脸的出现着实刺痛了我的眼睛,没想到,她居然还活着。

    “吉雅拉,我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你!”心下如是感叹着,一股复杂的情愫萦绕在我的心头,里面包含了惊骇、惊喜以及劫后余生的后怕。

    “上来——”牙齿被我咬的“咯咯”作响,紧握住了余小游的手,死命地拖拽着,总算将他给提溜了上来。

    与此同时,吉雅拉朝着人胄的脖颈死死地咬了上去,人胄剧烈地扭动了起来,脖子上出现一个巨大的伤口,在汩汩地往外冒着黑臭的鲜血。

    就听到“滋”地一声响,但见那黑发瞬间收紧,人胄的头和脖颈当即被直直地分割开来。

    又是一声“噗噗腾腾”的声音,那颗可怖又可恶的头颅,仿若皮球一般滚到一边。

    天上的月亮慢慢地露了出来,吉雅拉立直了身子,定定地看向了我和余小游。

    月色下,她的容貌还是那么精致,带着一种精雕细琢的美感,像是昂贵的古瓷器,眼眶中已然不见了白眼球,两只黑眼球仿若两颗大粒葡萄,占满其中,肚腹仍旧鼓胀,像极了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

    “哎呀,卧槽……”余小游声音颤抖,“要死了,这东西是‘黑寡妇’,比那人胄强了好多倍呢,这下惨了……”

    “黑寡妇?”我看向了吉雅拉,她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定定地看着我。

    我不明白“黑寡妇”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的她究竟是人是鬼还是怪物,我也无法准备定性。

    “轰隆隆——”大地颤抖声终于盖住了周遭厉鬼的哀嚎。

    “我们得快点走,‘八降死阵’一旦启动,不会停止,即使人胄死了,这里也会被夷为平地……”余小游失声大叫着。

    我扶起余小游朝着天台楼梯口的方向走去,我们体力严重透支,往后看吉雅拉还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我。

    “走啊,雅拉,赶紧离开这里——”我冲着她大吼。

    “哎呀卧槽,你居然还认识她。”余小游的眼睁得溜圆无比。

    一阵轰隆声响起,转头回看,天台楼梯口已经塌陷了,我们已经走投无路。

    “妈的,玩完了!”余小游万念俱灰地坐在地上,我因为体力透支的厉害,只觉得头重脚轻地站不稳了。

    但就在此时,只觉得胳膊被某人牢牢架住,转头一看,不由得惊骇。

    是吉雅拉!她一手架住我的胳膊,一手架住余小游的,搞得余小游惶恐不已,“喂,你干嘛?现在可不是开饭的时候啊……”

    吉雅拉站起身子,将我俩带起,架着我俩飞也似地跑到了天台边儿,此时,天台上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儿,朝着我们快速延伸过来。

    吉雅拉身子往前一弹,带着我们猛然跳下。

    “啊——”余小游悲催地喊着,“我他妈不想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