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大开杀戒
    血色大口,朝着我的脑门儿扣下。

    可以想到的是,下一秒我的头就要变成一碗打翻的豆腐脑。

    就在人胄的尖牙几乎剐蹭到我的头皮的一瞬间,就听“嘶”地一声,人胄传来了一声吃痛地低吼,它的脸突然扬起,距我有数尺之远。

    “我去你妈的!”下一秒,精神抖擞的余小游握紧了拳头,一跃而起,重重地砸在了人胄的下巴处,我只觉得原本将我紧紧缠绕的尾巴,此时也松懈许多。

    “顺子,赶紧来!”余小游拉住了我的手,将我从中拖拽而出,我俩相互扶持,朝着一边闪躲了去。

    “我们快点逃……”正准备趁这个时间逃到楼下,可没想到的是,余小游居然翻起了白眼儿,下一秒,他整个人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

    “余小游!”我这才明白,刚刚余小游是“请神上身”,并且请的还是一位段位较高的大神,他的肉身根本承受不住。

    余小游平躺在地,一动不动,就像在挺尸。与此同时,那人胄却歪着脖颈再次朝我们慢慢地“游”了过来。

    “打蛇打七寸”,它的七寸部分虽说已经受伤,一个血洞汩汩地在往外冒着血水,下巴也歪斜着,但眼中的杀气却浓重了许多。

    我吞了吞口水,这畜生今天必定是要我们的命!

    “行,那就来吧……”我抽出龙雀刀挡在了余小游的身前,他为了我已经承受了那么多的痛楚,我不可以再让他受伤了。

    “嘶——”人胄冲着我嘶吼着,但它却并不急于攻击。

    我不由泛起嘀咕,现在的它并不像在弄死我之前玩弄我,倒像是在拖延时间。

    “什么意思?”我虽说不敢懈怠,但也弄不懂它究竟在拖延什么。

    “哒哒哒……”楼道口里传来一阵的脚步声,我心中一惊,难道是有人来了?

    正在此时,这人胄却猛地朝着501的铁门内快速地游了过去,“砰”地一声,那铁门关的死死的。

    我还未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天台楼道口中就出现了4四个身影,定睛一瞧,是几个60岁左右的老头子。

    心中一阵草泥马奔腾而过,我算是明白人胄为何突然冲进501中了,它肯定感知到了会有人来,这是要“借刀杀人”!

    “你谁啊?”为首的老头对我厉声呵斥。

    “您听我说,在这个屋子里住着一个怪物,刚刚我们俩跟它一番恶斗,我兄弟已然成这幅模样了……”我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余小游。

    谁料到为首的老头儿,双眼瞪得好似液压灯泡儿,他快步走到我的面前,张嘴朝着我的脸上啐了口,“呸!”

    正要还击,怎奈何他们人多,余小游几近昏迷,我也受了重伤,一个不小心,怕有意外发生。

    “我看你们是‘浩盛’那边派来搞强拆的,你们碰瓷儿都碰到这里来了,还说什么屋里的人是怪物,我看你他妈的才是狗娘养的……”老头说着朝着我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干!”我大骂了一声,猛地蹿起,一脚踹在了老头儿的胸口,他被我踹地往后倒仰而去,摔了一个大大的屁股蹲儿。

    老人是应该尊敬的,但是老王八蛋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尊敬的。

    并且他实实在在地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最恨别人骂娘,可这一脚也仿若踹翻了一个马蜂窝。

    “你奶奶的……”其他三个老头儿看到自己的老哥们儿吃了亏,朝我快步围了过来,别看他们年纪大了,但腿脚也着实不弱。

    “揍他个小龟蛋……”我被这四个老头死死地摁在了地上,几乎不能动弹。

    “你他妈的!”为首的秃顶老头儿,照着我的脑门儿上就是一巴掌,“你去打听打听,在这里有谁不知道我秃鹰,你他妈连我都敢踢,我抽不烂你。”

    他说着,便扬起了巴掌,正在此时从501内部传来一阵呜咽的哭声。

    “呜呜呜……”声音哀怨,如泣如诉。

    我暗自骂了一声,这只人胄真是精明到了骨子里,在这群老头子的面前,她肯定要保持自己弱女子的形象。

    “我看你俩就是来强拆的,现在都使碰瓷儿这种阴招,还碰到这里来了,老哥几个,咱们一起弄死这小子!”说完之后,这只秃鹰照着我的头顶就是一脚。

    其他人也争先恐后地朝着我的身上踢着踹着,拳头好似雨点儿一般落在了我的身上,本就受了伤,我被打的几乎要昏死过去。

    “真正的怪物在里面啊……”竭尽全力地发出这一声大喊,但换来的却是更加坚硬的拳头。

    秃鹰老头一拳正中我的鼻子,我直直地后仰而去,鼻腔中都是血液的甜腥。

    “啪嗒!”一声脆响,我的后脑重重地摔在地上,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但我还可以勉强地睁开眼睛。

    此时的夜空,不知何时起了乌云,原本明亮的皓月,居然被乌云遮住了大半。

    “云遮月,大凶夜!”脑海里猛地泛出了如此一句话,这是小时候妈妈告诉过我的。我苦笑了一声,难道今夜就是我的“大凶夜”吗?

    “怪物?”秃鹰丑陋的脸将月亮遮住,他一把将我的夜视镜抓下,“我看你就是个怪物,带了这么个东西在这个时间点儿潜入我们村,肯定是强拆的。”

    他说着,又扬起了拳头。我心中苦叹一声,没有被人胄给弄死,却被这几个老头给整的半死不活的。

    “行了,别再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另外一个老头劝说着,秃鹰才放下了拳头。

    但是他却一脚踩在我的脸上,“小子,你要记住,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嗷——”一声怒号传来,整栋楼都颤抖了起来,秃鹰一个没站稳,当即摔到了一边,他惊惧不已,转头朝着身后的“501”看了过去。

    危险的境地真的可以激发人类的潜能,在强大的求生欲的支撑下,我用尽全力从地上爬起。

    即使每动一下浑身的骨骼几乎要散架,但我仍旧爬到了余小游的身边,一把将他拉起。

    “兄弟,撑一下……”我轻唤闹闹,它化作一团白雾钻入余小游的口袋。

    “妈的!”秃鹰爬了起来,快步朝我走了过来,“肯定是这臭小子搞得鬼。”

    说着他又准备抬手揍人,我的手已经摸到了龙雀刀,他若是再来,我绝对要还击,但就在此时另一位红衣老头儿却制止了他的行径。

    “你冷静点儿,那声音是从后面的屋子里传……”说到这里,他的舌头似乎打了个结。

    就在此时,众人赫然发现,此人的脖颈上缠绕了一条尾巴,被嘞的说不出话来了,再看向他的身后,这些老头的嘴巴都张成了“o”行。

    人胄的尾巴轻扬,红衣老头仿若是一张纸片般被甩到了楼下,几秒之后,就听到一声自由落体的声音。

    “啊——”秃鹰率先发声,但他只是嘴巴恢复了正常,双脚如同被焊在地上。

    人胄嘶吼了一声,长尾轻卷,就把秃鹰卷了过去,血盆大口张开,猛地咬在了他斑秃的脑门儿上。

    “吧唧!”一口下去,秃鹰的脑袋浆液四溅,像极了一碗倒扣着的豆腐脑。

    “啊——”见此情形,另外两个老头连滚带爬地朝着楼道口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