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突围又遇阻
    “咯咕咯咕……”这俩丝罗瓶又发出如此骇人的笑声,而那具尸体却猛地从床上弹起,张大嘴巴,朝着我和余小游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这两个丝罗瓶也朝着我们飞来,可先到一步的却是那具尸体,它的嘴巴张的巨大,口角崩裂,几乎咧到耳根,五指成爪,就朝着我的胳膊抓来。

    “小心——”余小游猛地把我拉开,直直地挡在我的面前,他手中握着两张符箓,但还未甩出的时候,那具死尸的指甲已然嵌入了他右臂的皮肉之中。

    而那张崩裂的血盆大口,也朝着余小游的脑袋铺天盖地地扣了过来。

    “卧槽你妈!”余小游疼的直叫,但这厮的反应当真是一等一的快,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左臂仍旧强有力地挥出,那根细长的圆棒直直地捅入了死尸的血盆大口中。

    与此同时,一个丝罗瓶飞到了我的身边,那根粗圆的肠子甩起,朝着我猛地抽来。

    “你他妈的……”我左手一把抓住了这根抽起的肠子,但没想到这玩意儿的力气超大,咬牙坚持,右手握住龙雀刀,朝着丝罗瓶的眉心狠狠地捅了进去。

    “去死吧!”我只觉得胸腔中被愤怒的火焰填满,龙雀刀直直地捅入了丝罗瓶的眉心,手腕翻转间,已经把脑袋里面搅得一塌糊涂。

    但就在此时,身后黑气滚滚,我心中暗道一声不妙,刚刚只顾和这只丝罗瓶战斗,忽略了身后还有威胁的存在。

    “呃……”我的脖子被一根肠子从后面缠了个结结实实,喉咙里几乎通不过一丝气流,而那个被我龙雀刀戳到眉心处的丝罗瓶,竟然又慢慢地从地上飞到半空中,脸上挂着笑,阴森森地飞向了我。

    “完蛋了!”我万念俱灰地闭上了眼睛,只觉得命该绝于此。

    “哇啊哇啊……”一阵怪叫传来,脖子上被紧勒的那种感觉当即消失不见,而此时那个眉心处插在龙雀刀的丝罗瓶已然飞到近前,我抽出龙雀刀,连带着一些浆液飞迸而出。

    “去死吧……”我扑上前去,朝着丝罗瓶的头颅没头没脸的戳着,抓住了肠子使劲地甩出,他的头仿若一颗爆裂的西瓜,一股黑臭的液体喷薄而出。

    可当我转头的瞬间,却看到一个浑身光赤的周岁孩童,正把另一个丝罗瓶扑倒在地,葱白的手指插进了丝罗瓶的双目中。

    那丝罗瓶痛苦地哀嚎,之后,这周岁孩童竟然一把抓起肠子,朝着肠子和脖颈相连的地方使劲地咬了去。

    “咕——”这只丝罗瓶的头颅终于不再动弹,而此时,我也认出了这个浑身光赤的周岁孩童,他是闹闹。

    “啊——我杀了你——”在另一边,余小游仍旧握紧那根细长的圆棒,将那具暴走的死尸卡在了墙上。

    见此情形,闹闹腾空而起,朝着那具死尸飞了过去,直直地落在了他的头上,张大了嘴巴,照着他的脑袋张口就咬,死尸一片长啸。

    “顺子,赶紧用龙雀刀打这个狗娘养的天灵盖——”余小游声嘶力竭,此时的他已然达到了体力的巅峰。

    我举起龙雀刀,闹闹飞身闪到了一边,我旱地拔葱般地跃起,握紧刀柄,死命地砸了下去,当龙雀刀落在死尸天灵盖的那个瞬间,我的虎口当即被震得酸麻不已。

    死尸的眼耳口鼻中汩汩地冒出恶臭的黑水,他仿佛变成了一条泥鳅,沿着墙壁滑落在地。

    “奶奶的真臭!”我捂住了鼻子,被这股味道熏得几乎要晕倒。

    余小游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顺子,我们得赶紧走,能操控丝罗瓶,并且还能让死尸直立暴走的人,不是我们这个段位可以对付的。”

    我自然赞同,本就是我报仇心切,才使得我俩落入瓮中,若要保全自己,此时必定要离开。

    我扶着余小游走出铁门,闹闹紧跟着跑了出来,余小游解释说,还好他戴上了那片木片,闹闹现在已经是正宗的护法灵童了,所以才能对付那个丝罗瓶。

    “这他妈的可不是一般的‘马来老东西’……”余小游捂住胸口,“我看井容秀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洋降头师’!”

    此时的我们,快走到天台的楼梯口,但就在此时,我却看到楼梯口处有一个人影,静静地立在那里!

    “你干嘛啊?怎么不走了?”余小游后知后觉地往前看着,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与此同时,这个身影慢慢地从楼梯口处往前走了两步。

    而此时,我们才看清楚,这分明就是年纪四十初头的女人!

    她穿着一件碎花长裙,露出半肩,及肩发柔顺地垂下,身形苗条而妖娆,抬眼看着我和余小游,唇边挂着淡淡的笑。

    我和余小游对视一眼,这会是井容秀吗?资料显示她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

    “你是井容秀吗?”我沉声道,女人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一股怒火在我胸中腾起,面前这个女人就是企图要杀我母亲的凶手,并且和浩盛集团有特殊关系。

    “妈的!”我被仇恨蒙蔽了心神,正要走过去的时候,却被余小游一把抓住。

    “别冲动!”余小游沉声道,他转过头,竟然用戏谑地声音道,“呦呦呦,井大妈保养的不错嘛,实不相瞒,我们俩是被派来帮扶失足妇女的,您从大马来到这边不容易,即使做不了高级外围,起码也可以去闹市区的街道站一站,在这里为几个老铁棍服务,真丢您份儿,缺钱的话我们哥俩给你,今儿不早了,我们先走了……”

    余小游说完话就拉住我准备离开,正在此时,井容秀却“呵呵”地传来一声阴笑,搞得我俩又朝着后方猛地一退。

    井容秀仍旧没有说话,她忽然呼吸急促了起来,鼻孔也在夸张地翕动着,瞬间变大了两倍,脖颈来回地抖动,嘴巴张开,从里面吐出一条分叉的舌头。

    她的身体在来回地摆动着,腰身纤细灵动如水草,像极了一条美女蛇。

    “草,这他妈是什么东西?”我将余小游挡在身后,他已经受伤了,我不能再将危险留给他。

    闹闹也飞在半空中,对着井容秀龇牙咧嘴,井容秀看了闹闹一眼,转而又对着我们龇牙咧嘴,那种无法言喻的特殊味道又慢慢地朝着我飘了过来,随着她身体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那股特殊的味道也越来越重。

    “草……”那种味道带来的无法抗拒的感觉,再次萦绕在周身,脑袋被重重撞了一下,我缓过神来,却发现闹闹白皙的小手打在了我的头上。

    “嘶……哈——”与此同时,井容秀的脑袋前后左右地摆动着,那分叉的舌头一伸一缩,脸上竟然生出了密密麻麻的鳞片。

    “糟了……”余小游的声音透出浓郁的绝望,“这家伙不是降头师,是‘人胄’这下真的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