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步步惊心
    见此情形,我和余小游都被惊了一下,早有预感这个村落必定有诡异之处,却不想这么快就显现了出来。

    “妈的,真是世道多变,任是些阿猫阿狗都想出来称霸!”余小游低斥了一声,从身上取出一张符箓,抬手就想朝着二楼窗户里的那张脸打去。

    但就在此时,那张笑着的女人脸却迅速地干瘪了去,眨眼间就剩下一张皮。

    我和余小游对视了一眼,顿时明白这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个充气娃娃。

    “妈的!”余小游收起符咒,露出了踩到狗屎一般的表情,“这是谁这么没有良心,自己走了却让女朋友在这里漏气儿。”

    “走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继续往前走去。但是越往里走,越是觉得死一般的寂静从四面八方压来,沉重地几乎让人都无法呼吸。

    白龙镇由于位置并不在市中心,所以房租相当便宜,这里曾经是无比繁华的地带,但没想现在竟然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只剩下周遭死一般的寂静。

    那几个老爷子誓死捍卫这里,胆量相当可嘉。换做是我,应该也没有这老哥几个如此之高的勇气。

    “这里应该没人了……”余小游轻声说了句,但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怎么回事?这里还有人?”余小游被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整的有些搞不清楚状态,我猛地拉了他一把,将他拉到一个院落内的房间里,躲在了一个木板床的下面,屏息凝神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儿。

    “哒、哒、哒……”脚步声逐渐靠近,来人似乎走进了院落里面,我和余小游钻在床下,看向了房间门口的位置,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绿色的军用球鞋。

    来人还拿着手电筒,朝着屋内扫射,好几次扫住了我的脸颊,但此时我和余小游也是骑虎难下,躲在床下,若是任意移动身子,也会将自己完全暴漏。

    但那双军用球鞋还是朝着我们走来,走到床边,来人的双膝即将弯下去。

    “完蛋了!”如是想着,我觉得自己的结局便是下一秒被发现。

    但就在此时,门口却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老张啊,你在干嘛?哥几个都在等着你呢!”

    “我觉得刚刚好像听到这里有人说话的声音!”军用球鞋说到。

    门口那个声音再次想起,“大晚上的就咱们几个老不死的,谁还会来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赶紧过来吧。”

    军用球鞋应着声,朝着门外走了过去,“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今天太累!”

    “豁,我看你不是累,你是想去找那个‘马来妹’吧,老哥,你这可是‘老当益壮’啊!”门口那个声音里顿时充满了戏谑地味道。

    “得了吧你,我是真的累了!”军用球鞋的声音再次传来。

    之后,他们笑闹着离开,脚步声再次远去。

    “好险!”余小游抹了把额头,“我还担心会被发现!”

    我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还是小心一些吧,估计留守的这些老头儿里面,有侦察兵出身的。”

    余小游压低了声音,“他们刚刚话里有提及到‘马来妹’?”

    我吸了口气,这句话我自然听到了,心脏不由得一阵抽搐,原来那个井容秀得以在这里居住,还跟这几位留守的老爷子之间存在着别样的关系,难不成是这几个老爷子泄欲的对象。

    我深吸了口气,“先别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了,办正事儿吧!”

    半个时候左右,在确定了那些人都走远之后,我们俩从床下爬出,再次走到了杨柳庄的街道上,我看了看手表,现在刚好午夜十二点。

    “草,又是这个时间点!”我烦躁地握了握拳头,不知为何,只要一到了这个时间点,在我的潜意识里,总觉得没有好事发生。

    “午夜时分,猛鬼成群!”不知为何,脑子里面突然出现了小时候看得一部恐怖电影中的台词,顿时被惊的一个大激灵。

    余小游回头看了我一眼,那意思仿佛在询问我有没有事,我摇了摇头,和他一起往前走去,并仔细辨认着每一家的门牌号,去寻找“1组24号”!

    正在此时,就听“噗”地一声钝响,从楼上落下一个东西掉在了我和余小游身前一米的位置,一阵尘土腾起,我们上前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

    “是只死猫!”余小游皱着眉头,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只猫四肢平伸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丝毫的气息,绝对死了。

    可仔细看了看,却又觉得不对劲,便伸出脚来,将死猫的身体翻转了一下。

    “草!”我和余小游当即往后又退了两步,当猫的身子被翻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它肚子被掏了一个大洞,里面的脏器下水全部都不见了踪影。

    “你看它的瞳孔!”余小游努努嘴,“人与动物一样,如果死了,瞳孔都会放大,但是这只猫的瞳孔,却收缩成了一个小圆点!”

    余小游看了看隔壁的这栋六层民房,“要不要上去看看?”

    仔细想了一下,我否定了他的提议,毕竟有正事在身,若是楼上住了个酷爱以猫内脏和猫下水为食的人,去了也会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好吧!”余小游点点头,轻声道,“但愿只是个‘异食癖’,不是其他东西。”

    我只觉后背一阵冰凉,这个村子或许可以成为“**”了,如果这只猫的死因只是被一个变态吃了内脏下水并不是其他原因所致,于我们来说,也算是烧了高香。

    “是这里!”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余小游和我来到了一座几欲倾颓的民房前,门牌上的编号为“1组24号”,对照了好几遍,我确认是这里无疑。

    “奇怪,为什么只有四层?”余小游紧蹙着眉头。

    我也觉得很是奇怪,单看外形当真只有四层楼,但为什么房间号写的是“501”呢?难不成是薛少康那边的情报搞错了吗?

    “先上去看看吧!”暂时无法核实情报的准确与否,我决定先上楼看看情况,便和余小游从一楼楼梯口大铁门侧裂的一个入口走了进去。

    “奇怪!”可当我们走到楼梯上的时候,却嗅到一股十分清甜的味道,要知道这里可是一个濒临强拆的村庄,到处弥漫的都是尘土和腐臭。

    我走在前面,余小游走在了我的身后,但就在突然间,我的小腿肚上面貌似有冰冰凉凉的东西滑过,我当即停下脚步。

    “怎么了?”余小游冲我耳语道。

    “你碰到我小腿肚了吗?”我问。

    “没有啊!”余小游斩钉截铁地回答。

    我深吸了口气,细想之下刚刚那种冰冰凉凉的感觉绝对不是手掌触及的感触,倒是有种让人惧怕的腻滑。

    就在此时,我看到余小游侧后方的一处黑暗里,有两个光点隐匿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