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伪造资历
    “不好意思!”我意识到自己失态,准备起身收拾一番,但吉雅萱却先于我一步起身,将地上的碎片捡拾干净了去。

    “没事!”吉雅萱擦了擦手,她坐回了石桌上,抬起头双目灼灼地看着我。

    “你在哪里见到她的?”我紧接着发问,吉雅拉是在宏圣医院失踪了,并且按照宋雨萌提供给我的照片上显示,她应该是自己从玻璃缸里爬出来跑掉了。

    但现在的问题是——该以什么性质来定义她的身份,人还是鬼,抑或是不人不鬼?

    吉雅萱轻叹了口气,微微地摇了摇头,“我不确定那就是她,夜半时分,我半梦半醒间,只觉得窗外有个影子,单看那身形倒是和雅拉很像,她貌似一直在叫着我‘姐姐’……”

    “呼!”我长吁了口气,看来吉雅萱并没有亲眼见过她,或许只是她思念妹妹过度,才出现了幻觉也不一定。

    “好好休息一下!”我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妹妹的事,我会彻查的。”

    吉雅萱点了点头,旋即则一脸的严肃,“我从小就和雅拉之间有很强的心灵感应,顺子,你知道吗?我总觉得雅拉没有走远,她就在阳城!”

    我深吸了口气,继而点了点头,“我知道!”

    又在院子里面坐了一会儿,吉雅萱说老余头估计一会儿就回来,晚上就留在这里,她亲自下厨做顿农家饭。

    “得,我还是走吧!”不是害怕老余头,而是担忧他在见到我之后,仍旧会指指点点着我的面相。

    即使我明白自己已然成了一个衰到骨子里的人,但这种话当真是不想听了。

    开车回到阳城市区的时候,已然是下午五点,手机却在此时铃声大作。

    拿出一看,竟然是薛少康的助理朱能打来的电话,心头一震,就接了起来。

    “喂,蒋先生,您现在来一下我们董事长的私人会所,他找您有急事!”朱能的声音听起来义正言辞。

    “好的!”拿人钱财就要与人消灾,估计薛少康是想问我下一步的调查计划。

    车开到会所门口的时候刚好下午六点钟,薛少康坐在会客室里面等我,在桌子上放着一盘芳香四溢的“勃朗峰蛋糕”。

    “恩?”但在这盘蛋糕的两侧还放着两杯“焦糖玛奇朵”,见此情形,我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要知道薛少康前几次见我是只喝茶的呀。

    “你来啦!”他微笑着看着我,“请坐吧!”

    朱能站在门外,将会客厅的门轻轻地关住,我坐在薛少康的对面,端起了面前的咖啡杯。

    “贵公子的事情,我会加紧探查,但现在苦于线索较少!”我呷了口咖啡。

    薛少康摇了摇头,面容安详,“找你来不是这个事情!”

    我的心一抖,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薛少康接着讲,“今天中午的事情,我对你表示感激,在我接到电话说琳琳准备拿硫酸去毁那女孩子的容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路上汽车飞驰,我害怕她酿成了无法挽回的大错。”

    我笑着摇头,“这没什么,只是恰巧我遇上了,关键令千金还是听劝的。”

    薛少康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不由得紧蹙眉头,“不知道这杯咖啡的魔力在哪里,琳琳是我的女儿,我竭尽全力都没有办法让她对姓吴的死心,你只用一杯咖啡就让她改变的这么彻底。她现在,铁了心要离婚了!”

    我上下的牙齿轻轻地磕扣着,忽然意识到他今天要我来的真正目的,薛韵琳对于薛少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他看来,我的三言两语就可以让薛韵琳的态度来个惊天大逆转,这让他担忧我是否也对薛韵琳“图谋不轨”!

    “我只是站在她的立场上分析了一些问题,并且问了她一个问题——她舍不得吴昊天的原因是‘真爱’还是‘不甘心’,所以她想通了。”

    “厉害!”薛少康轻轻地拍着手掌,“我那丫头认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而你竟然可以让她找回自己的初心。”

    我点点头,肚子里面一阵饥饿,便拿起刀叉,吃着面前的“勃朗峰蛋糕”。

    “我只是觉得为了这么个拈花惹草,换女人比换内裤还快的人渣搞得自己不开心,着实不值得。”我擦了擦嘴巴,“蛋糕不错!”

    薛少康放下了咖啡杯,轻笑着看向我,“在你的眼中,吴昊天就是个拈花惹草,换女人比换内裤还勤的男人吗?”

    “嗯啊!”我点着头,想起站在他身边的那个网红脸,“否则呢?”

    薛少康摇着头,“那样你就大错特错了,沉迷女色只是吴昊天的假面,他之所以这么做,是想激怒琳琳,那瓶硫酸如果泼出去的话,吴昊天的阴谋就得逞了。”

    “为什么?”刚问出这三个字,我就觉得自己是大弱智。

    薛韵琳是薛氏集团唯一的法定继承人,若是她出事进了监狱,并且薛少康去世的话,吴昊天便可以控制“浩盛集团”和“薛氏集团”这两大经济体。

    “所以,还是很感谢你!”薛少康点着头,“自从阿东去世后,琳琳就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所以我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她任性偏执,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但是我都没有说过,因为不想让她不高兴,旁人更不敢跟她讲实话,但没想到险些酿成大错,没想到就是你这一杯咖啡让她找到本真。”

    我深吸了口气,可以感觉到薛少康话里话外都是感激的意味。

    “还有一个事情!”薛少康说着转头朝着门外喊了句,“朱助理,拿过来吧!”

    会客厅大门再次打开,朱能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

    薛少康从他手中接过档案袋,冲着朱能挥了挥手,“你先出去吧。”

    朱能点点头,再次给我们关上了房门,我意识到此时薛少康想跟我提及的,或许是比较私密的事情。

    “上次你拖我查询的那个叫做井容秀的护工,我找到了关于她的一些资料,但是比较有限……”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个档案袋递给了我。

    我猛地坐直了身子,从他手中接过档案袋,打开来看,里面竟然只有一张白纸,不由得吃惊地抬起了头,“怎么回事?”

    薛少康抱歉地摇着头,“我说了,资料很有限,这个人虽说年过半百,但相当神秘。”

    我仔细地看着那张纸上面的资料,却发现这个井容秀竟然是一位马来西亚籍华裔妇女,年龄是51岁,入境时间刚刚一个月!

    “以这种资历怎么能应聘到疗养院当护工呢?”我咬着牙,自言自语。

    薛少康的胸腔扩大了一圈,“我要告诉你一个情况——井容秀和浩盛集团在马来西亚的企业间存在着往来,伪造一份资历,对于浩盛集团来说,还不算一件难事!”

    “怪不得!”我握紧了拳头,骨节泛白,“两年前,我老妈已经成了一个植物人,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想赶尽杀绝。”

    “要镇定!”薛少康深吸了口气,“蒋顺,你千万不可以自乱阵脚,这份资料,你可以先了解下,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我看向了资料中井容秀的现住址——阳城白龙镇杨柳庄1组24号509室!

    “我知道!”我站起身,“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吧!”

    薛少康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只是点点头,“行,那你路上小心。”

    我发动车子,看着天边如血的残阳,“害我母亲,我让她活不过今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