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惊觉
    再次透过窗子望向楼下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吴昊天和“网红脸”的身影。

    见此情形,我也可稍稍松了口气,毕竟薛韵琳的情绪起伏较大,一个不小心她再冲到楼下,就不好收场了。

    “呜呜呜……”薛韵琳揉搓着眼角,全然不顾她已经成了“熊猫界新网红”的事实,“我是不是很差劲,连个‘蛇精脸’都比不过?”

    我摇了摇头,“你不比任何人差,只是需要活出一个崭新的自己。”

    “怎么活?”薛韵琳抽动着鼻子,我差点将口中的茶水喷出,这丫头性情也忒耿直了,对于自己怎么生活的问题,她竟然还要追问别人。

    但既然她诚心发问了,我也只好帮她解答一番,“首先,你可以试着做一些事情,比如减轻一些体重,但不是讲你一定要瘦成‘行走的骨架’,起码可以经过运动调整下身形比例,也可以提高自己的异性缘和吸引力。”

    “嗯嗯嗯……”没想到薛韵琳点头如鸡啄米,她从包包里取出一个记事本,在上面记了起来,“还有呢,你接着说。”

    “改变穿衣风格,你的长相属于端庄大气的那种类型,不适合这种日系的‘卡哇伊套装’,明明是ol风范的女总裁,非要把自己打扮成‘凉宫春日’!”

    薛韵琳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着,没想到她居然点头称是,还催促我接着讲。

    “如果你对于分手真的很难过,就挑几本“治愈系的书”,规划一场说走就走的长途旅行,去看看外面的大山大海,心胸也就开阔了。”我微笑着。

    “太有道理了,之前都没人跟我讲过这些!”薛韵琳抽吸着鼻子,“还有吗?”

    我没有急于回答,只是将目光定格在了她的手上,薛韵琳顺着我的目光也看向了自己的手,竟然下意识回缩了一下。

    “你钢琴谈的不错,可以试着用钢琴曲为自己疗伤!”说完之后,我便将身子靠在了座椅靠背上。

    薛韵琳一脸狐疑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会弹钢琴?”

    “从你的手指外形看出来的!”我指了指她的指头,“会弹钢琴的女子,指尖会变圆,像一个小榔头,并且指尖的肉垫儿会变大,手指之间有明显地分叉感,一般不会并拢在一起,手指呈放松状态时,手掌会隆起,常常不由自主地敲击一些平面……”

    我的下巴朝着她的手指的位置耸动了几下,刚刚我所讲出的那些动作,薛韵琳几乎都有出现,她看我的眼神儿也发生了变化。

    “你太厉害了!”我咬着嘴唇,“居然知道这么多的东西。”

    我揉了揉鼻子,暗自想着,“这些都是很常识性的东西啊!”

    “您好,您点的焦糖玛奇朵!”服务员将咖啡端了上来。

    我抬了抬手,“是这位女士的!”于是焦糖玛奇朵就被放在了薛韵琳的面前。

    “我没点啊?”薛韵琳一脸茫然地看和我,“我不喜欢喝这个的!”

    “尝尝看!”我将咖啡杯往她面前推了推,“或许它能让你的心情变的好点!”

    薛韵琳将信将疑地把咖啡杯慢慢地端起,凑过去抿了一口,或许焦糖玛奇朵的甜度颇高,有些刺激了她的味蕾,猛地闭了下眼睛。

    “放轻松,有些时候需要尝试下自己不喜欢的!”我冲她点了点头。

    薛韵琳舒展了眉头,端起杯子一连喝了好几口,但从她的神色上来看,咖啡喝到口中的感觉明显比刚刚好了许多。

    “真好喝!”她轻轻地抹了抹嘴角,一脸明媚的笑意。

    “这杯咖啡是在牛奶中加入浓缩咖啡,再加入香草,之后再在上面淋上焦糖,它的意思是‘甜蜜的印记!’”我深吸了口气,微笑地看着薛韵琳,“在你的生命里,肯定有很多温暖而美好的印记,所以千万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关键还他妈是一棵歪脖树!”

    薛韵琳下意识地透过窗子看向窗外,在一楼大厅中,已然不见了吴昊天的身影。她倒是神色平和地回过头,专心致志地喝着面前的“焦糖玛奇朵”!

    “味道不错!”薛韵琳冲我点了点头,继而耸了耸肩膀,“突然觉得好多了。”

    我微微一笑,“那就好!”而此时,薛韵琳却看向了我的身后,眸子猛地变亮。

    “爸爸!”她吸了口气,带着哭腔喊出。

    我转身,薛少康着实站在我的身后,一脸的汗水,不住地喘着粗气。

    “琳琳……”薛少康吃力地喊出这两个字,语言间带着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看来他应该是刚刚得知,自己的女儿有可能会做出冲动的行为,才专程赶到这里来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即使他在阳城已然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可此时的脸上却仍旧堆满了忧郁的乌云。

    “爸!”薛韵琳扑进薛少康的怀抱中轻轻地哭泣着,这才是世界上最爱她的男人的怀抱。

    薛少康只是轻轻地抚着她的背,“爸爸在,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看着薛少康已经染雪的双鬓,富贵如他,也已经年过半百,丧子之痛已经给了他一记晴天霹雳,若是薛韵琳再出事,他恐怕会失去仅存的精神支柱。

    “谢谢你!”薛韵琳冲我点点头,和薛少康离开,薛少康则冲着我微微点头,但我却从他的目光中读出了感谢的味道。

    “好了,我也要走了!”提起化妆品包装袋,我走出咖啡店,准备开车去看吉雅萱。

    余小游师父的“回春堂”在阳城西郊,虽说位置偏僻了一些,但却是一个环境优雅的所在。

    开车走在有些僻静的柏油路上,看着道路两旁的花红柳绿,不由得心旷神怡。想到小时候,每逢暑假,妈妈都会带我去乡下的外婆家,但掐指一算,那也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回春堂”的前面有一洼池塘,池水颇为清澈,岸边还种植了一些垂柳,颇有些“杨柳翠堤”的古韵,池中的荷花已然开放,蛙声一片。

    在白墙青瓦的院落前停住车子,大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去,走进去之后,在院落的一侧有一抹倩影映入眼帘,她一身白裙,头戴一方小帽,正在给草药浇水,满园香气四溢。

    “咳咳咳……”我清了清嗓子,倩影回眸,向我莞尔一笑。

    “你来了!”她放下手中的洒水壶,将我让到了院子里的石桌前,之后又去里屋端来了一套茶具,给我泡了杯“菊花茶”!

    “这是师父珍藏的‘昆仑雪菊’,一般是不拿出来的,我趁他不备偷偷藏了些,你快尝尝看!”吉雅萱微笑地样子像极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少女,没有经历过人世间半分沧桑。

    “好喝!”我喝了一口,将买的四支神仙水交给她,随口也讲出了今天在咖啡店里面遇到薛韵琳的前后经过。

    “哦!”吉雅萱若无其事地应了一声,“这符合吴昊天的本性,他一向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可我觉得薛韵琳不是坏人,你这么做是对的。”

    “恩,我也这么觉得!”我点点头,端起茶杯。

    “有个事我想告诉你……”吉雅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看到我妹妹吉雅拉了!”

    “啪嗒……”我的手猛地一抖,茶杯掉落在地,碎裂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