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大通神咒
    视频中的余小游看到我如此的态度,竟一时语塞。

    过了一会儿,他声色颤抖地说道,“顺子,疯够了就回来吧,我求你了。”

    我深吸了口气,“余小游,同样的话我不想再重复了,该怎么做,你告诉我。”

    余小游的胸腔猛地扩大了一圈,“好吧,这是你自己选的,这个魂灵,是被画中阵法所禁锢了,而画中的阵法便是孔雀尾部二十八片羽毛组成的‘雷池’,只有破开这‘雷池之界’,才可以将画中之魂给释放出来,需要用到‘大通神咒’!”

    最后四个字,余小游加重了音量,但对于我来说,自然不晓得这是什么意思。

    “大通神咒?”我反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余小游拍了下脑门儿,“这是‘咒术’不是‘东西’,‘大通神咒’说白了也就是一种‘请神咒’,只是所请之神为北极大帝。”

    “北极大帝?”我屏住呼吸,着实没有听说过这位仙家的名号。

    北极大帝为四御之一。北极即是北极星的简称,居于紫徽垣内,位于上天的最中间,位置最高,最为尊贵,是众星之主。因此以他的地位极为尊崇,在道教中执掌天经地纬,以率三界星神和山川诸神。

    “所以只有请的北极大帝下来,才可以破开这二十八宿组成的‘雷池阵法’……”说到这里,余小游的语气竟然暗淡了下来,“但是顺子,由于北极大帝的层级大太,若是由你来使出这‘大通神咒’的话,也难保不会伤及自身。”

    我的心脏“咚咚”地跳着,俗话讲,请神容易送神难,北极大帝如此位高权重之神,若是当真被我请来,以我这浅薄的道行,根本招架不住,一个不小心,连我自己的性命都会丢掉。

    “你只管告诉我怎么施咒!”我坚定不移地吐出这句话,视频中的余小游的身子,猛地打了一个寒颤。

    “好!兄弟,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接下来,你跟着我做……”余小游伸直了右手手掌,食指和无名指弯曲,大拇指扣在其上,做出了一个手印,继而开口念到,“吾非凡身,北帝之真。头如黑云,发如乱兵。上至阳境,下遍幽冥。敢干吾令,倒缚吞横——”

    我立直了身子,只觉得小腹里面有一团温热的气息,我学着余小游的样子做出了手印,念出了那段咒术,“吾非凡身,北帝之真。头如黑云,发如乱兵。上至阳境,下遍幽冥。敢干吾令,倒缚吞横——”

    “将你的手印打在孔雀二十八片羽毛围成的中央——”视频中的余小游歇斯底里地吼道。

    我只觉得腹部的那团气流猛地涌到了我的头部,脑壳瞬间被撑的憋胀不已。

    “啊——”我几乎拼劲了全力,才将手印猛地压在了那二十八片羽毛围成的“雷池阵法”的中央。

    须臾间,脑袋仿佛一个漏了气的皮球,那种憋胀感也消失不见。

    “咦?”突如其来的轻盈感让我欣喜不已,但就在此时,我的胸口却好似被重物猛击一下,整个人朝着后方倒跌而去。

    一阵骨头散架的感觉传至周身,我几乎使不出任何地气力,只觉得自己的骨头即将散架。“大通神咒”请来的是北极大帝,如此高段位的尊神,我自然招架不住。此时,我只希望自己还能存活下来。

    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震颤感袭来,仿佛发生了地震一般,天旋地转。

    “锵——锵——锵——”画中的凤凰发出如此的悲鸣,周身的烈焰在此时达到极盛的状态,那火红的光晕似乎晃瞎了眼睛。

    我只有使出了吃奶的气力,才勉强从地上站起,但就在此时,又是一股极为凌厉地压迫感将我紧紧包裹,我再次倒在了地上。

    “我擦——”咬牙切齿间,只觉得周身的皮肤犹如刀割,身上的每一个毛孔竟然放大数倍,鲜血“汩汩”地喷涌而出。

    “顺子,叫你不要逞能吧,这下子你舒服了吧。”视频中的余小游气急败坏。

    “啊——”一声孩童的惨叫声传来,我循声望去,却发现段笙阳也朝着一侧的墙壁倒飞而去,重重落在了地上,她的身形变得黯淡了许多。

    “糟了!”心下很是焦急,肯定是“大通神咒”的威力巨大,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段笙阳肯定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顺子,估计被禁锢在画中的灵魂要出来了,你赶紧跑吧,那东西在画中禁锢了这么久,心性早都已经被磨灭了去,只剩下凶戾和煞气啊——”余小游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

    此时的我很想去看看段笙阳怎么样了,怎奈何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压迫感,却犹如千钧之重,别说逃跑了,我连站起来的气力都没有。

    “嚎啊——”一声悲惨地嚎叫声从画中传来,这声音里充满了凶狠、戾气以及浓重的怨怒,画中的凤凰浴火重生,羽毛上火红的光亮几乎达到了鼎盛。

    但就在此时,在这凤凰的四周围却笼罩了一团浓稠地几乎化不开的黑烟,又是一声哀嚎声过后,就觉得画中凤凰的羽毛瞬间黯淡了下去,竟然变成了一种晦暗的灰黄。

    可就在眨眼之间,那团黑雾却慢慢凝实成一个身影,她站立在当下,扬起头颅,再次发出了哀怨地嚎叫,“嚎啊——杀了你——”

    “不好,画中禁锢的魂灵出来了,顺子,你赶紧跑啊,否则就完蛋了……”余小游的声音焦急地好似被人踩住了耳朵。

    我心头顿时一阵草泥马奔腾而过,要是能跑我早都跑了,刚刚的“大通神咒”就已经搞得我身不如死了。

    但着实没想到夏雪米从画中破出的时候,动静居然这么大。

    “但我是九幽讼师,这是我必须要完成的任务!”悲催地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今晚就会交代在这里。欲带皇冠,必承其重!这个身份的重量太大,我只觉得自己快要扛不住了。

    因为咆哮过后,那个身影慢慢地低下头来,直直地看向了我的方向。

    一张纵横交错布满疤痕的脸颊,眼睛变成了两条细线,上颚消失,牙床也变了形,和人中接连在一起,活像一只变异的大老鼠。

    “夏雪米,你终于出来了!”我深吸了口气,虽说此时心脏狂跳不止,但把这个可怜女人的魂灵释放出来,心中仍旧有了些许的安慰。

    “啊——杀了你——”夏雪米死盯着我狂啸着,她身上的疤痕不可胜数。可就在此时,每一条疤痕好似一张嘴巴,竟然在她的身上一张一合,貌似在翕动着。

    “顺子……”视频中的余小游已经哽咽了,“有什么后事你现在交代给我吧。”

    胸口处蓄积了一团怒火,我咬紧了牙齿,猛然发力间,竟然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擦,你才要死了呢!”

    “呼——”但就在我话音刚落的瞬间,一股热浪直扑而来,我只觉得自己处于岩浆之中。

    抬头的瞬间,我瞬间明白了,余小游刚刚要我交代后事,真是个明智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