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神秘来人
    “嗯?”我讶异在当下,快步走到门边,将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地辨别着门外的动静儿。

    但是那脚步声确确实实地传来,木楼梯吱吱嘎嘎地回应着,离我越来越近。

    “这不可能啊!”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从进入别墅的那一刻到现在,我没有发现这里有任何“活人”存在的迹象。

    但那脚步声却越来越近,不能确定来者何人,只有先找个地方躲藏起来,但放眼看去,这琴房中并没有我可以躲藏的地方。

    可那脚步声却步步紧逼,貌似马上就要来到三楼了。

    “有了!”眼前忽然一亮,我快速地打开房门,蹿进对面的儿童房中,钻进那些从置物架上面掉落在地,堆积而起的“布娃娃”里。

    这些布娃娃堆在一起有半人多高,我钻入其中,正好将我掩盖个严严实实。

    说实话对于这一堆布娃娃,我心中甚是膈应,当我藏在其中,这些娃娃的鼻子和嘴巴紧紧地贴在我的脸颊上,我当真害怕其中一个活过来猛地给我一口,那可就有我受的了……

    “呼……唔!”娃娃们密密麻麻地堆积在一起,搞的这里面几乎都不留缝隙,我深吸了口气,但听到那个逐渐靠近的脚步声的时候,却猛地屏住了呼吸。

    “哒…嗵……哒…嗵……”缩在这个娃娃堆积成的小山里,和地面距离很近,我可以很清晰地分辨出来人已然踏上了三楼的位置。

    心脏随着门外的脚步声一起一伏,但听着脚步声却可以感觉到来人的腿脚并不利索,甚至行走时候的状态是步履蹒跚的,从脚落在地板上产生的声音就可以得知。

    “难道是段雨林?”我心脏抽搐了一下,他的右侧小腿不就已经截止了吗?

    正在这么想着,门外的脚步声戛然而止,我当即将鼻息死死地憋在了胸腔中,由于不发出任何声音,以至于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但门外的那个脚步声却依旧没有响起,此时可以感觉到,门外肯定有一双眼睛在透过儿童房的门缝儿,朝里观察着,我断不可露出丝毫的动静。

    “哒…嗵……”过了片刻,门外的脚步声才再次响起,仔细地聆听,却发现来人并没有朝着我所藏身的儿童房走来,而是“吱嘎”一声推开了对面琴房的门。

    “呼……”憋气了好一会儿,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但神经却丝毫不敢松懈,仍旧在认真地听着门外的动静儿。

    “哒……嗵……”来人应该在对面琴房中仔细地查看着,步伐频率明显比刚刚慢了不少。

    但那屋子里没有任何遮挡物或可供隐藏的地方,果不其然,也就是很短的时间,那脚步声径直地朝着儿童房走来,声音越来越大。

    “要来了!”我心中暗道,旋即再次将自己在那堆娃娃当中保持静止状态,与此同时,我的手也摸向了龙雀刀。

    不被发现自然最好,但若是暴露了自己,要面临的肯定是一场恶战。

    “哒...嗵……”脚步声慢慢地逼近,很显然来人进到儿童房之后,他的步伐频率更加缓慢。

    因为这间屋子里面的摆设较多,有利于人躲藏起来,这么显而易见的一点,他肯定也明白。

    脚步声慢慢传来,时而靠近时而远离,这有些像是小时候玩的“躲猫猫”的游戏,但此时和我玩躲猫猫的却好似一个来自于地狱的“死神”!

    “要镇定!”心中默默地念着这三个字,但当脚步声逐渐靠近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想要颤抖,这种感觉当真难受。

    “哒嗵!”噩梦般的脚步声立时停在了我的身旁,我强憋住自己的鼻息。

    正在此时,又是一阵“咚咚咚”地声音传来,但这可绝对不是脚步声,而是进来的那个家伙在将我四周围包裹着我的娃娃一一地抓起,抛向了身子后方。

    我甚至可以听到十分清晰的娃娃落地的“咚咚”声。

    “若是照这么下去,我肯定会被发现,要注意!”我摸着龙雀刀,暗暗地做好了随时准备战斗的打算。

    而此时我只觉得自己脑袋上一凉,原来堆在我头顶上的娃娃,竟然被丢出去好几个。

    好死不死地,我的头顶马上就要暴露了!

    可事实总是与想象中的场景来了个180度大反转,来人竟然停止了扒拉娃娃山的动作,反倒是又站在了离我有一定距离之远的位置。

    “擦,这是干嘛?难道这家伙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只是不急于将我揪出,而是要像那些野兽一般将待宰的羔羊玩弄于股掌之中?”这么想着,我后背之上又开始往外冒着冷汗。

    而屋子里面却并没有响起脚步声,我不由得疑惑,来人究竟是想干什么?难道他在等着我自行出现吗?

    死一般的寂静笼罩在屋子里面,空气仿若加了凝固剂,一股强烈的压抑感从四面八方朝着我猛压而来,我一动不动地静立在当下,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从娃娃堆里钻出,和来人拼个你死我活。

    打斗和死亡并不可怕,怕的就是这死一般的,却又包含着无数可能的寂静。

    “妈的,死就死吧,跟他拼了!”就在我要从娃娃堆中蹿出和来人拼命的时候,就听到“沙”地一声,貌似有东西插进了娃娃堆里面,我定睛一看,在离我不到一尺的地方,竟然由上而下插进来一根黑色的大铁钎。

    我吞了吞口水,这东西可是不长眼,若是被它从头顶一戳而下,我肯定要被戳的脑壳破裂,浆液四溅。

    “妈的,拼就拼吧!”正在这么想着间,身子还未来得及移动,这个大铁钎竟然垂直地落在我的眼前,冰凉的铁钎贴着我的鼻尖直插而下,若是再往我面前偏移分毫,我的鼻子肯定要被戳掉在地上。

    就在我准备从中蹿出的时候,铁钎朝着远离我的位置戳去,一连戳了好几下,但均一无所获。

    “嗯……”来人叹了口气,但听这语气,分辨不出男女,我暂时还未暴露,所以并不打算和他硬碰硬,还是先看看形势再说吧。

    “哼!”来人冷哼一声,就听到一阵“乒乒乓乓”地声音传来,那根铁钎被他丢到了一边。

    “不再捅了吗?”虽说这么想着,但神经丝毫没敢放松,而后就听到一阵“哒嗵”声渐渐地离我远去。

    这脚步声从儿童房间移到了走廊,来人还将两扇房门带上了去,之后便是脚步声和楼梯的吱嘎声交错响起,看来她已经走到楼梯上,朝着楼下走去。

    即便如此,我仍旧不敢轻易发出动静,直到清脆的“咔擦”声传来,来人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我这才敢将脑袋从娃娃堆中伸出。

    “去看看!”我走到儿童房中窗户的位置,朝着楼下看了过去,果然在楼下有一个步履蹒跚的身影,只是他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衣,只留下一个背影。

    “这他妈到底是谁?”我暗自嘀咕着,正在此时天空再次落下一个炸雷,“轰”地一声,将大地照的恍若白昼。

    与此同时,那个往前蹒跚而行的人也转过头来,看向这间儿童房窗户的位置。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惊叹,“怎么会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