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灵魂丧失
    小提琴背面的琴身上刻着两个字“去死”!并且在这两个字的旁边还刻着一双眼睛,似睁非睁似笑非笑。

    “这双眼睛我当真是见过的!”我死命地咬着牙,“但我真的记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了。”

    段雨林究竟对夏雪米有多么大的仇恨,竟然会在小提琴上刻下了如此狠毒的诅咒。

    走到了那面挂满了荣誉证书和照片的墙壁前,我才发现那些照片大多都是颁奖照片。

    照片上的夏雪米一袭裁剪合体的礼服,将她素雅而清丽的气质体现的淋漓尽致,她将手中的奖杯高高举起,开心的笑着。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扬于外表的自信,在那个时刻,她是一块灼灼其华的宝石,是众人眼中的焦点。

    “从命运的宠儿跌落至谷底,她的琴弦都被人挑断了,一句句的辱骂直刺耳际,如此的做法于她来讲不亚于酷刑!”我轻轻地叹了口气,心脏绞痛无比。

    当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在这张“照片墙”的下面发现了一只小提琴的琴盒,它默默地靠在墙上,上面已然落满了一层灰。

    说不上为什么,我竟然有种想要打开它的冲动,便伸手将它拉了过来。

    “噗……”在琴盒被打开的瞬间,腾起一阵灰尘,我咳嗽了两声,却发现里面还有几张白纸。

    “果然有东西!”我有些庆幸于自己的直觉强大,在这所别墅里面隐匿着的线索扑朔迷离,我不能遗漏任何一个可能解开谜团的地方。

    第一张白纸是一个颇为精致的卡片,上面写着一句话——马吉尼小提琴,送给我的挚爱。落款为“段雨林”!

    果然,这把十分名贵的马吉尼小提琴,确实是段雨林送给夏雪米的。看来之前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十分融洽,他对夏雪米也是真爱。

    但最后为什么会这么侮辱凌虐她呢?仅仅就是因为遭遇的这些变故吗?

    第二张白纸则是一张素描,我拿在手中认真看着,这张素描的画风和在书房看到的那些“肢解图画”和“暗黑童话”截然不同。

    画中的女人慵懒地躺在床上,她半果着身体,只是搭了一件薄薄的衣衫,却可以将那些私密的部位遮盖的恰到好处,着实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诱惑感。

    女人身上的线条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完美的弧线,她深深地陷进床里,和这张床完美契合,就像一尾来自深海的美人鱼。

    我深吸了口气,这张图画应该是段雨林早期的作品,因为从这张图上,我感受到了一种健康的美感,和段雨林之前的画风很是相符。

    素描下面的空白处写了一行小字,“爱人,完美的曲线”!

    “这应该是他之前给夏雪米画的像!”不得不承认的是,夏雪米之前身体的曲线不管从哪里看,都是完美的,几乎相当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我不由得想到了段雨林写的那句话——在不完美的世界里,一定要努力追求完美。

    当年的他被誉为最有潜力的新锐画家,是何等的荣耀加身,并且迎娶到了看似同样完美的夏雪米,更让他觉得自己已然登上了人生巅峰。

    但……思绪到了这里,我不忍心再接着往下想。

    而第三张的白纸上的字迹有些歪斜,我仔细地看着才辨认出来:我本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以拉着我最爱的小提琴,嫁给了一个疼爱我的丈夫,生下一个乖巧的女儿,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我,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掉入一个魔窟。

    自从他因为车祸失去右腿,事业也随之一落千丈。

    他便总是疑心我会离他而去,可我真的已经很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受他的辱骂和殴打。

    可我仍旧选择呆在这里,因为我爱他。可他竟然提出要和我玩一个特殊的“游戏”,当他将那个游戏如何进行的方式告诉我的时候,我真是难以接受。

    可他却讲如果我愿意和他一起玩的话,他会很开心。好吧,只要能让他开心,我愿意配合他。

    忘记了多少次了,我被藤条抽打的遍体鳞伤,温热的血液滴滴答答地落在凹槽的两边,就好像奏起了一段“死亡序曲”!

    一开始,我害怕女儿会听到,都在竭力忍耐,但到了最后,伤痕恢复的速度已经赶不上皮肤崩裂的速度,我忍不住惨叫出了声。

    但是他却将一个肮脏的口套套在我的嘴上,藤条一次次落下,我犹如一次次被推进地狱,只觉得万念俱灰。

    可每当这个时候,他总会将鞭子丢在一边,侧身躺在凹槽旁,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仿佛在欣赏着一件刚刚作好的画,又好像一只野兽在欣赏着自己所捕获的羔羊一般。

    得意的笑慢慢地在他的唇角浮出,他一脸地满足。

    “没想到凌虐的感觉这么好!”慢慢地闭上眼睛,他轻轻地吐出这句话,脸上的表情就好像一个刚刚吸食完毒品的瘾君子。

    “将灵魂交给他,我就可以完成自己的愿望……”他轻轻地说着,一脸的虔诚,好像一个忠实的信徒。

    我没想到,这个时候还不算生活中最黑暗的时刻,更大的厄运还在前方等待着我。一场大火,不仅毁坏了我的家,还将我和我唯一的亲人烧的“面目全非”!

    可我被毁容之后,段雨林却变了,他不再凌虐我,却总是笑着看着我,他的笑中充满了蔑视、厌恶、得意和幸灾乐祸。

    我觉得这样或许也好,他失去了腿,而我被毁了容,我们之间应该扯平了。但没想到,这一次我才是大错特错。

    “怪物”、“畸形”、“丑鬼”,这三个字被他频频挂在嘴边。

    我心中极其绝望,只有将自己的精神全部都寄托在小提琴上面。

    但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连一把琴都不留给我,就连那把“马吉尼”也惨遭了他的毒手,那可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啊!

    从那以后,我总觉得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呢喃着,“怪物是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但当我转过身去的时候,却又没有任何人存在。

    而这个声音却像梦魇一般,从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甚至在梦中,我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到底,是谁在我耳边说的呢?

    直到一天午夜,我忽然梦醒,却看到他站在我的面前,手中还拿着一把锋利的剔骨刀,那刀子闪着凛冽的寒光,一如他的眼睛。

    他唇边仍旧挂着那种带着被蔑视、厌恶、得意和幸灾乐祸所填满的笑,嘴唇蠕动着吐出了一句,“怪物是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纸上的字写到这里,便没了下文,我深吸了口气,这封信解决了我心中多半的疑问。

    “将灵魂交给他,我就可以完成自己的愿望……”我久久地注视着这句话。

    不由得想起了段笙阳房间写字台里面,段雨林写给她的那个故事,而在那个故事当中,我很强烈地感觉到,那个小孩子便是用自己的灵魂交换来复仇的能力。

    那么段雨林究竟将自己的灵魂交给了谁?他要完成什么愿望?他对自己的妻子最终又做了什么?

    我隐隐地觉得,段雨林一家三口或许并不是外界传言的“不知所踪”。

    “哒吱嘎……”正在此时,木楼梯上竟然传来了脚步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