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猛鬼童房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我彻底惊到了,这张倒着的娃娃脸离我越来越近。

    “嘿嘿嘿——”,我本能地抽出龙雀刀,将这娃娃的脸给捅了个稀巴烂。

    “呼呼……”做完这些,我喘着粗气,往后倒退了两步,却发现是天花板上的铁丝松懈,才导致原本倒着悬吊在天花板上面的娃娃落了下来。

    可此时的我精神高度紧张,才将这娃娃的脸给捅了个稀烂。

    望着那张面目全非的脸,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即使不是变态,但在这里呆久了,也难免自己不会变成一个‘肢解狂’。”

    深吸了口气,朝着走廊前方望去,发现在别墅三楼,只有两个相对的房间,走到其中一间的门前,看到这间房门上用一些零件,拼接成了一张女孩子的笑脸。

    “这应该是段笙阳的房间!”心中如是想着,“这丫头该有多喜欢娃娃,不仅铺满了整个走廊,就连门上的拼图都是娃娃图案。”

    我伸出手去本想将门推开,但手还未触碰到房门,就听到一阵清脆地磕碰声传来,门上那个娃娃拼图的两个眼珠竟然掉落在地,朝着两边弹跳开来。

    “嘶——”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觉得一股巨大的压迫感隔着房门朝着我袭来,手颤颤巍巍地伸向了门把,猛地抓住,一把推开了房门!

    “叮叮铃铃……”或许是开门引起了房间内气流的变化,原本挂在房间天花板上的风铃也响了起来。

    但当我看清楚屋内的情形的时候,登时觉得头皮上爬满了蚂蚁。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我不由自主地说着,屋子里的摆设并不多,只有一张床,一件落地镜,还有一个精致的写字台。

    但是一个巨大的置物架却几乎占据了房间三分之二的空间。

    而在这个尺寸巨大的置物架上面,密密麻麻地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娃娃。

    和走廊中的娃娃不同的是,放在置物架上的娃娃大小高低几乎是一样的。

    它们均穿着唐装,但各种颜色都有,但让人叹为观止的是,这些娃娃们的表情各异,即使再相似的两个,脸上的神色也会出现细微的差别。

    “我去!”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只觉得满满一置物架的娃娃,此时此刻都将目光凝聚在了我的身上,它们表情各异地打量着我,让人禁不住心惊胆寒。

    而与这个置物架相对的位置,便是一张公主床,虽说上面的被褥落下了灰尘,但依稀可以辨别出这套床品的价格不菲。

    “段雨林当真疼爱女儿,但是被这满满一置物架的娃娃瞪着睡觉,真的会舒服吗?”我站在床边,定定地看着置物架上的娃娃们,觉得若是我躺在这张床上,晚上断然是睡不着的。

    而公主床的一边则放着一个落地镜,站在床边从落地镜中刚好可以看到身后置物架上的娃娃。我打了个冷颤,将目光赶紧移开。

    “什么?”但当我的目光从落地镜移到公主床上的时候,却发现床上有许多娃娃的残肢,那些被切掉的头,砍断的胳膊,还有一个个被切掉的手指以及耳朵,抠出来的眼珠……

    看到如此一幕,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这个小姑娘也和他老爸一样,是个‘肢解狂魔’吗?她并不喜欢娃娃,只是想将这些作为肢解的对象?”

    但旋即,我却又从这些娃娃的残肢上面发现了一些端倪。

    我察觉到这些出现在段笙阳房间中的娃娃残肢,和出现在段雨林书房桌子上的那些公仔残肢是截然不同的。

    那些出现在书房桌子上的公仔残肢的切口,是平整而光滑的,不得不说段雨林的手法很是细致,就仿佛给公仔做了一个手术,将肢体和躯干分离。

    但是出现在段笙阳床上的,这些娃娃残肢边缘却被破坏的坑坑洼洼,绝对不是段雨林如此细致的手法。

    “想来这也是小孩子做出来的,但她当真喜欢这一种感觉吗?”来到落地镜另外一侧的写字台前。

    而写字台上也放置着数量不少的,布娃娃的残肢,旁边还有一把生锈了的美工刀。

    我深吸了口气,脑子里面浮现出了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坐在这里,拿着美工刀将自己手中的布娃娃刻的面目全非,肢解地七零八落。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吸了吸鼻子,伸手拉开写字台抽屉。

    抽屉里面有两张信纸,我抽出其中一张,上面是段雨林的字迹:有一天,一个男孩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中醒来。

    他看到身边有一个笔记本还有一把枪,他打开笔记本,里面给他规划了一个详尽的“复仇路线”,按照笔记本中的路线行进,他可以来到许多地方将他生活里的每一个敌人依次杀死。

    于是他按照笔记本的索引不断往前行进,并将那些敌人依次杀死,而当他按照路线行进到最后,却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小屋前,从小屋窗户里面望进去,却发现自己吊死在了屋子的房梁上面。

    原来他已经死了,但他的亡灵却因为得到了笔记本和枪,才实现了他生前的愿望。

    把这个故事,给爸爸画出来……

    我咬了咬牙,心中只觉得这他妈算是哪门子的故事啊。

    天天被这种故事熏陶,孩子心理不变态才怪,难怪段笙阳小小年纪就喜欢肢解洋娃娃。

    但细细看来,段雨林的这则故事里面,却又带着一种很强的“心理暗示”!

    首先是小男孩在山洞中醒来,获得了“枪”和“笔记本”这就相当于他得到了一种超能力,而依靠着这种超能力,他成功地开始了自己的“复仇之路”,但到了最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死了。

    “这好像是一种交易!”我深吸了口气,“貌似是小男孩将性命交换来了‘枪’和‘笔记本’,才使得他可以完成自己生前的愿望……”

    我不知道自己的直觉是否正确,但当我将这张纸翻转的时候,却发现背面仍旧画着一双似睁非睁,似笑非笑的眼睛,我心头一震,这不就是书房挂画里面那个满脸黑毛的怪物的眼睛吗?

    “这究竟代表什么意思?”一时间我有些搞不清楚段雨林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但这双眼睛我当真觉得自己貌似之前在哪里有见到过。

    写字台抽屉里面还有另外一张纸,我拿起来之后,才发现这张纸上面的笔记颇为稚拙,有一大部分都是拼音,另小部分的字体却是歪歪扭扭,这应该是段笙阳写的,我试探着读了出来:妈妈说得对,我并不喜欢娃娃,但爸爸总会在我不高兴的时候丢给我无数个娃娃,并让我杀了它们。

    “并让我杀了它们……”这句话好似梦魇一般在我的脑海中回荡着。

    难道段笙阳肢解布娃娃,都是被段雨林授意的吗?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哇哈哈……”一声声婴儿的笑声传来,震得我耳膜生疼,我木讷地朝着写字台旁的落地镜转过头去。

    里面是我那张因警觉过度而有些木然的脸庞,而在这张脸的后面,则是那一置物架上的娃娃们。

    此时,它们的脸上均露出了一模一样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