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肢解的快感
    我打了个激灵,那张脸有巴掌大小,上面还挂着一种甜腻的微笑,但此时出现,当真叫人揪心不已。

    “妈的,要来就来个痛快的!”一股怒气填满了胸腔。

    我大踏步地走到右侧书架的那个格子前,伸手将那张“脸”从格子里抽出,才发现这竟然是一片塑料制成的,洋娃娃的脸颊。

    而此时这张“脸”躺在我的手中,一脸微笑地看着我。

    我忍不住手一抖,这东西掉在了地上,回头朝着那个格子望了过去,却发现里面都是被拆卸的一块块的零部件。

    若是将这些零部件组装在一起,正好是个一尺多高的洋娃娃!

    “这家伙有多么喜欢肢解?”我深吸了口气,心中充满了疑惑。

    正在此时,又一个闷雷落下,窗外的雨势突然间加大了许多,我的耳边竟然又回荡着那个疯女人的呼唤声,“屠夫——”

    “屠夫……”我一边喃喃地说着,一边看向了窗外的大雨,雨幕织成了一道塑胶布,将窗户都覆盖住了,就连窗外的景物也看不清楚了。

    “雨夜屠夫!”这四个字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窗外又是闷雷滚滚。

    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段雨林会喜欢上肢解!

    就像八十年代香港一大奇案“雨夜屠夫”中的杀人凶手,当年他因为杀害多人并凌辱受害者的尸体,之后再残忍肢解而轰动全国。

    在审讯的时候警方问及他为何杀人,他给出的答案是当他在肢解这些尸体的时候,那种感觉会让人上瘾。

    我深吸了口气,再次回到书桌前,看着桌面上摆放着的那些被肢解的彩色铅笔,和正中间抽屉里面那些被肢解的公仔的零部件,还有那几张画面残酷的白纸。

    “段雨林,难道你在肢解物品的时候可以获得一种特殊的‘快感’,而对于这种‘快感’,你最终也上了瘾?”我握了握拳头,将书桌正中央的抽屉关上。

    而此时,我却又发现,在书桌的右侧还有三个竖直排列的抽屉。

    我走上前去拉开了第一个,里面是一沓厚厚的童话故事手绘稿,有《小红帽》、《睡美人》还有《灰姑娘》……

    这些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但此时这些手绘稿上面展现的画面却不像这些故事原版中体现的那么“真善美”!

    手绘稿中的大灰狼张开了血盆大口,獠牙外翻,一口将小红帽的脑袋咬的浆液四溅,小红帽慢慢地变成一滩烂泥般的血肉,而大灰狼便用舌头将这摊血肉吞入口中。

    手绘稿中的睡美人平躺在一张水晶床上,肤若凝脂,脸颊仿若刚刚成熟的红苹果,而此时在水晶床前却坐着一位王子,他拿着刀叉,将睡美人身上的皮肉一一割下,送入口中,他把睡美人当做了一块美味的蛋糕,在大快朵颐。

    我翻看着这些手绘稿,最后则是灰姑娘的故事。

    但是手绘稿中的灰姑娘,却怎么也穿不上那双水晶鞋,最后女巫帮她削掉了自己的脚后跟,才穿上了那双鞋子。

    灰姑娘便踩着那双鞋子往前走去,洒下一路鲜血,终于走到了王子身边,但她也因为失血过多而倒地身亡……

    “这些东西难道是给孩子们看得吗?这是什么?暗黑童话吗?”我摇了摇头,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仔细看来,段雨林已然将这些故事中“真善美”的部分生生地替换成了“假恶丑”,展现的是一幅幅血淋淋的残酷。

    将这些手绘稿一股脑地塞到第一个抽屉里面,我打开了第二个抽屉。这个抽屉里面装了满满一抽屉的信笺。

    我看着信笺上的地址,都是一个云河杂志社的主编写给段雨林的。

    我抽出了几封读了起来,一开始的时候,这些信中充满了对段雨林的褒奖,讲他的画被大众所喜爱,刊登之后不少人打电话来求购。

    但是越到了后期,这信中措辞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竟然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主编对于段雨林微微的斥责,他的画质量下降了不少,很显然他开始不用心了。

    而当我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上面则是这么写的:雨林老弟,我们合作已有三年之久。你遭遇不幸,我心中也很难过。得知你资金不济,便想给你介绍一份工作,给一家儿童读物出版社手绘插图,但我没想到你竟然将如此血腥而残酷的元素,放进孩子们的睡前故事里。

    我不知道你所传达的究竟是什么思想,也不懂你所谓的“现实主义”,或许是我们的气场不再相合,咱们的合作也到此为止。

    再次祝愿你能找到欣赏您作品的读者和出版社……

    看完了这封信,我心头微微一颤。看来在段雨林失踪之前,他遭遇了事业上巨大的“滑铁卢”,从一个炙手可热的新锐画家,竟然变成了一个为儿童读物画手绘稿的人,落差之大,他的内心肯定会发生扭曲,但问题来了,他之前的画风如此阳光向上,如此受人追捧,为什么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思虑一番,我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封信上。

    “你遭遇不幸,我心中也很难过……”我仔细地回味着这句话,继而深深地吸了口气,看来段雨林定然是遭遇了什么事情,才让他的内心世界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

    他究竟遭遇了什么?求助我的又是谁?这两个问题像毒蛇一般盘亘在我的脑海中,放下了手中的信笺,合上了这个抽屉,拉开了最下层的抽屉。

    最下层的抽屉里被一沓清单和票据所堆满,我伸手将那些清单和票据一一取出,却发现了这些竟然是“画心别墅”的翻新装修清单和合同。

    “这里竟然翻新装修过?”正想着间,我看到装修合同的最底层有一则备注信息,上面写着翻新原因——火灾!

    心头一震,我突然想到了在刚进入客厅的时候,我闻到了屋子里面浮动着一股淡淡地烧焦的味道,当时只以为是房子弃置久了,会生出怪味,但不想这里之前曾经经历过一场火灾。

    而在这些清单和票据的下面则是一张“出院证明”,在“患者姓名”这一栏填写的则是——段雨林,而入院缘故则是车祸后右侧小腿广泛性损毁,而处置方式则是“截肢”!

    我看了看时间,段雨林车祸出院先于别墅起火半年的时间。

    我想到了那个在卫生间浴室柜中放着的“智能仿生义肢”,虽说它是最先进的科技制成的,但于事事追求完美的段雨林来说,那毕竟是假的,从此要与一只假腿为伍,这绝对会使得他心中产生落差。

    “就是这个变故造成他内心扭曲的吗?”我信手一翻,却在这张“出院证明”下面又找到一份文件。

    “这是……”我拿起那份文件翻看着,就觉得脑中一道白光闪过,我当即明白了在这所奢华别墅中,为何没有镜子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