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施虐狂徒
    当床单被我抽起的一瞬间,发现双人床床垫一侧有一个人形的凹槽。

    在这个凹槽周遭,却出现了溅射状的血迹。

    并且在这个人形凹槽的四肢部位,还有金属卡扣。

    我试探了一下,若是躺在其中,这些金属卡扣正好可以卡住一个人双手的手腕,以及双脚的脚腕。

    “恩?”我不由得很是疑惑,为什么会把一个好端端的双人床,搞成这么一副样子呢?试问有谁睡觉的时候,会喜欢躺在一个好似墓穴的凹槽里?

    我试着躺入这个凹槽当中,但很显然这个凹槽并不是按照我的尺寸设立的。

    若是没猜错的话,这个凹槽应该是给夏雪米预留的,因为它刚好是一个身形纤弱的女子的尺寸。

    “难不成会是夫妻之间床上的‘小情趣’?”但旋即我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若当真只是夫妻之间的小情趣的话,大可不必将床垫整成这幅模样。

    现在的夫妻虽说会搞一些十分奇葩的“小情趣”来增进夫妻感情,但目的是为了使得身心愉悦,但当我看到如此的凹槽,怎么也觉不出愉悦之感。

    我望着这个凹槽,脑子里面出现了夏雪米躺在这里面的情景。

    虽然我不晓得她是否患有“空间幽闭症”,但若是将人卡在和自己身形如此接近的凹槽里面,绝对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

    那是一种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压迫感,你根本无法动弹,但来自于周遭暗藏的压力,却似乎在下一秒都可以将你挤成肉泥。

    而再看这血迹,为什么是呈现出溅射状呢?

    我将床单全部揭下,却在床头的枕头下面,找到了一段藤条。

    藤条虽说已经干枯,但在上面,仍旧被我发现了一些血迹。

    “怪不得是溅射状的……”我看着床垫上的印记,自言自语。

    同时也更加肯定了一件事——这断然不是夫妻之间的小情趣,而是赤果果的施虐。

    “段雨林,你究竟在想什么?”心底悠悠地冒出了这句话,旋即平躺在了这个人行凹槽的旁边。

    “好吧,既然有人求助,老婆婆让我来这里洗冤昭雪,那我就将自己全盘带入,好好感受一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想到此,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而一个场景也在我的眼前渐渐地浮现:一个果体女人被推入床垫一侧的凹槽中,几声清脆的“咔擦”声响起,凹槽中的金属卡扣将女人的四肢给卡了个严严实实。

    “我要出来……”女人绝望地叫着,她试探着用腰部发力往外挣扎,却发现一切都只是徒劳,被牢牢卡住的四肢让她动弹不得。

    而在这床的一边有一个装满了清水的塑料桶,桶中浸泡的就是这根藤条。

    或许是浸泡时间长,藤条充盈而饱胀,一个男人站在床边,看着在凹槽中挣扎的女人,脸上露出了阴邪的笑意。

    他走上前去,将这根藤条从桶中取出,拿到凹槽上方,藤条上面落下了晶莹的水珠,一颗颗滴洒在女人的身上。

    “求求你,不要啊……”女人绝望地喊着,此时微笑着的手中拿着藤条的男人,在她的眼中已经变成了手持镰刀的死神。

    那根藤条像条蛇一样在她的身上游移,女人更加绝望了,她知道这种酥痒的感觉,或许马上就要变成一种噬骨的剧痛。死亡并不可怕,等待死亡的过程却恐怖至极。

    而凹槽正是根据她的身形建造的,那种濒死的压迫从四面八方袭来,她觉得自己的一只脚已然踏入了地狱。

    “我求你放过我——”女人竭尽全力喊出一声,但那藤条也划破空气,生生地落在她的身上。

    “啊——”伴随着飞溅而起的血珠,她发出了绝望的惨叫,但那男人脸上却带着一种满足的笑意。

    “呜呜呜……”由于体力耗费巨大,女人也不再哀嚎,而变成了低声的呜咽。这声音里面裹挟着浓重的恐惧,仿佛下一秒就会变成亡魂的绝望。

    “呵呵呵……”男人紧靠着凹槽躺下,他侧着身子,饶有兴趣地看着在被禁锢在凹槽中的女人,眼中露出了不可一世的狂傲。

    就好像一个猛虎,在欣赏着一只被自己折腾地奄奄一息的小绵羊。

    “我就爱看你这个样子,所以我不会让你死的。”一抹笑意浮上男人的嘴角。

    我睁开眼睛,猛地从床上坐起,用尽全力呼吸了几大口空气。

    难道在外界看来十分和睦恩爱的夫妻,竟然是以这种方式来相处的吗?

    但我还是觉得段雨林貌似是遭受了极大的变故,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从床上慢慢地站起,我来到了衣柜前,这衣柜是内置的,尺寸不小,我拉开了柜门,里面凌乱地摆放着一些破旧的衣物,随手拿起一件,衣服上面同样血迹斑斑。

    此时,我的心中也被一种说不清的情绪填满,段雨林究竟将自己的爱人给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夏雪米为什么不离开他,或者选择向大众曝光呢?

    但当我从衣柜下面捡起一件衣服时,一个物件儿映入了我的眼帘,定睛一看,却是一个金属质地的“狗嘴套”!

    “不对,这绝对不是给狗的!”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以这个口套的尺寸,肯定不能套在那个巨型泰迪的嘴巴上。

    “难道是……”我拿起口套,慢慢地走到了这个人形的凹槽前,将口套放在凹槽“人脸”的部位试探了一下,却不想竟然十分契合。

    后背上不由得冷汗冒出,思绪竟然瞬间联想到了在客厅茶几上发现的那个电击项圈,看来这些东西当真不是给狗用的,而是给夏雪米用的。

    “或许是这两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出了问题,一个施虐上瘾,一个受虐成狂?”到目前为止,我只能想到这里。

    但客厅中挂着的那张段雨林和夏雪米的合影画,此时此刻却又在我的脑海中浮现。画中的夏雪米一脸的冷然、惊惧,眉间还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绝望。

    “她肯定不是一个‘受虐狂’!”心下如是想着,“之所以他们之间会发展成这么一个状态,中间肯定存在着我所不清楚的隐匿内情。”

    慢慢地从卧室走出,当我来到走廊上,那股阴邪的寒意再次朝着我的后背袭来,可当我转头回望的瞬间,那股寒意当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妈的,有种你就出来!”我握了握拳头,心中暗道。

    想要知道更多的线索,肯定还要往下继续探查。

    这座别墅此时就仿若一座巨大的魔窟,越往深处走,越能感受到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绝望。

    但为了探明这里的原罪和冤情,我必须强迫自己走下去。

    推开书房的门,一股油墨的味道传来,这里是唯一一个没有血腥味的房间!

    我慢慢走进去,却发现书房的面积几乎可以顶上两个卧室,单是两排欧式内嵌书架都显得十分气派。

    目光扫过书架上面书籍,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没想到看似书香四溢的地方,书架上面摆放的都是一些带色的书籍。

    《痴婆子传》、《如意君传》、《金瓶梅》……此类古代精装版书籍摆在书架中层,而下层则是一些有关于情趣和施虐方面的书籍。

    “段雨林的藏书癖好真是与众不同!”我不由得咋舌。难道他本身就喜欢研究这方面的知识吗?

    两排书架的中间是一个办公桌,而在办公桌后面的墙壁上则挂着一幅画。

    “恩?”我慢慢走近书桌,但当我看清那幅画的时候,四肢却突然僵硬在当下,我试探着运动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身子仿若石化。

    于此同时,一股阴邪的寒意再次朝着我的后背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