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墅中诡画
    推开冰冷而破旧的栅栏门,来到画心别墅的院子里。

    这里俨然成了长势野蛮的荒草的世界,我一边走一边提防蛇虫鼠蚁从中游出。

    但来到别墅房门前的时候,却让我犯了难,这扇大门牢牢地关闭,并且这种门还是密码锁防盗门,我一没钥匙二不知道密码,立时没了主意。

    “草!”忍不住咒骂一声,本想看看能否破窗进入,却发现窗户上竟然装的有防盗窗,我抽出龙雀刀,想尝试着能否用它破门破窗。

    但仔细想想,就知道这个办法是没有可行性的。

    且不说这会耗费多大的时间及精力,单是龙雀刀在门窗上面切割发出的巨大动静,都能再次将那个疯女人和那个老太太给引过来。

    “肯定有办法!”我如是想着,仔细地观察着房门四周。

    突然间眼前一亮,我拨开了房门左侧的一片荒草,却发现这里竟然有一扇小拱门——这是竟然隐藏着一扇狗洞!

    “嗯……”我迟疑在当下,伸手将这扇小拱门扒拉开,里面又露出了一扇小铁门,我把手伸进去,摸索着将铁门插头拔出,就听“吱嘎”一声,铁门打开了。

    望着这扇狗洞门,我在努力地思考着要不要从这里爬进去,可若是从这里爬进去的话,那我岂不是成了一条狗。

    “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咬了咬牙,我弯下腰来,从这扇门爬了进去。

    “呼——”从门里钻出的瞬间,我竟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我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别墅的玄关处。

    看了看手表,此时正好是“0:00”,丙申年五月十五子时,分毫不差。一切好像都被一只无形的手给算计好的似的。

    将雨衣脱掉,放到玄关一侧的置物柜上,抬头的瞬间,又看到玄关一侧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油画。

    但是这幅油画的画风,却给人一种惊悚到骨子里的感觉。

    只见一只膘肥体键的雄鹰的利爪从一个婴孩的口腔穿入,又从后脑穿出,周遭鲜血四溅,但雄鹰却做展翅高飞状,以这种方式带着这个婴孩在高空中飞翔。

    我咬了咬牙,有些想不通为何会在玄关处挂上如此怪异的一张画,在阳宅风水中,玄关可是一个重中之重的位子,段雨林难道连这点儿常识都没有吗?

    再看那张雄鹰的脸,越看越觉得那是一张人脸,只不过脸上插满了羽毛。

    它目光好似刀子,嘴角还浮出得意的笑。

    平复了一下心情,将目光从这张画上收回,我慢慢地走进了别墅的客厅。

    因为已经两年无人居住,这里所有的物件儿上都落满了灰尘,墙角和落地灯的灯罩上甚至还结了一层蜘蛛网。

    别墅的装修风格是轻奢简欧风,既显得华丽又不失品味,更没有豪气堆砌的审美疲累感。

    每一件家具,挂饰,甚至小小的摆件都和房屋的装修风格匹配的天衣无缝,不得不承认画家的审美独具慧眼。

    但屋子里面除了尘土的味道,还弥散着一股淡淡的焦味,我用力地吸了吸鼻子,那股焦味愈发明显。

    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客厅茶几前的壁炉里,壁炉里除了黑色的木炭灰烬,还有不少蜘蛛网,但黑色的木炭灰烬中却露出了一个白色的物件儿。

    “那是什么?”我走上前去,带上了手套将那个白色的物件从灰烬里扒拉出来,却发现是一尊头骨的骨架。

    手不由得一抖,这个头骨差点从手上滑落下去。但仔细一看,却发现这并不是人类的头骨,这头骨整体形短而宽,两侧牙齿尖长而锐利,虽说我没有学过解剖学,但却跟着宋雨萌参观过解剖实验室,这分明就是一个大型犬类的头骨。

    我又从壁炉的灰烬里面扒拉出了其他的骨块,将这些骨块一一放在地板上,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想。

    犬的骨骼分为中轴骨骼和四肢骨骼两部分,中轴骨骼又分为躯干骨和头骨,而这个头骨形短而宽,很有可能是——巨型泰迪。

    而根据骨骼形状推算,这只泰迪的体重几乎接近一个正常成年男子。

    “也对,若养的不是这种量级的宠物,我也不可能从那个狗洞爬进来。”我摇头轻叹。但照这个情况看,这只巨型泰迪难不成被推入壁炉中活活烧死了吗?

    抬头的瞬间,又看到壁炉上面挂着一幅画。

    画上有一男一女,画的一侧注了四个字——吾与吾爱!

    我心头一震,这应该是段雨林和他太太的画像。

    据外界报道,段雨林的太太夏雪米是一位知名的小提琴演奏家,外貌脱俗,气质如兰。

    但是画像中的夏雪米却和传言中的不太一样,虽说单看外形是蛮漂亮,但同样也可以察觉出她的脸上写满了冷然和惊惧,眉心处还流露出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绝望。

    再看画中的段雨林,他高昂着头,一只手搭在妻子的肩膀上,一脸的狂傲野蛮,眼睛里还带着一种丧心病狂的味道,好似走火入魔了一般。

    我仔细地盯着画中段雨林的脸,他貌似也在看着我。

    猛然间我打了个冷颤,这张脸上的神情,貌似和玄关处那幅画中,利爪贯穿婴儿头颅的雄鹰脸上的表情是一模一样!

    若是这两张画都是出自段雨林之手,那他的心底究竟埋藏着怎样的情绪?

    想到此,我不由得往斜后方退了两步,却发现画中段雨林的两只眼睛仍旧在盯着我。画像是黑白的,挂在壁炉上面,有种遗像的感觉。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试着挪动了下地方,可那两双眼睛貌似一直跟着我的身子转动。

    我强迫自己不再看那张画,大口呼吸了几次之后,情绪缓和了许多。在这样的环境中,心智很容易受到影响,即使一些看似正常的东西,也会觉得不正常。

    往后退了两步,腿不小心碰到了沙发,我往后一仰坐了下来,被一个东西狠狠地硌一下,拿起一看,竟然是一个电击项圈,旁边还放着一个遥控器。

    “原来段雨林还有训狗的兴趣!”我心想,这种电击项圈一般都是训练军犬和工作犬的时候套在狗脖子上的。

    为的就是磨灭那些犬种的兽性,让它们依照指令接受训练。

    但这个电击项圈的尺寸却貌似并不是给巨型泰迪用的,我试探着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怎奈何这项圈太细,也并不是我脖子的尺寸。

    “既然不是给自家狗用的,那是给谁用的?”将项圈放到了茶几上面,我抓起遥控器摁了一下,项圈上仍旧出现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弧。

    “难道给人用的?”此念一出,连我自己都觉得这个想法荒诞无比。

    “咚!”客厅的另一侧传来一个声响,我猛地一惊,却发现这动静好像是从卫生间传来,隐隐约约只觉得刚刚有个影子从卫生间里跑出,却又不敢肯定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我将手中电击项圈的遥控器,丢到一边,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