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画皮画骨难画心
    “嘶……”车子下面的有一块凹进去的大坑,里面已然被泥水充满。

    一只苍白无比的胳膊从这片泥淖中伸出,而最上方的手掌五指张开,触及到了面包车的底盘。

    “难不成这一片泥淖里面埋葬了一个人?”我如是想着,心脏“突突”直跳,但旋即却发现这并非真人的胳膊,倒像是一只石膏铸成的假臂。

    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了下,没错,这就是一只石膏铸成的假臂。

    “草,吓死我了,还以为撞到人了!”我惊魂甫定,正想上车离开。

    但看着这胳膊上的手掌张开的状态,就好像一个陷入沼泽的人,在生命最后一刻伸手求助一样。我突然想将这只胳膊从泥淖中拔出来。

    “距离目的地还有两公里!”就在此时,车上的手机导航发出提醒。

    我打了个激灵,却发现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

    回过神来,我赶紧站起打开车门,时间紧迫,必须要在十二点进入“画心别墅”,不能再在这里耽搁。

    重新发动车子往前开去,片刻之后回头来看,身后黑暗一片,那只从泥淖中伸出的胳膊也已经看不见了。

    夜晚十一点四十五分,我来到了“凤舞九天”小区的大门前。

    雨没有丝毫要变小的趋势,还好余小游的车上有件雨衣,我穿在身上,带好夜视镜。

    将龙雀刀别在后腰处,有它护在这个地方,我顿时觉得自己增加不少底气。

    小区外墙上面的手绘壁画经过风吹雨打全然变了模样。此时雨水混合着油彩从墙上流淌而下形成了一幅幅诡异的图案。

    猛然间看去,好似一张张鬼脸从墙上浮出。我叹了口气,网上信息有提及这面墙上的油彩手绘,据说是段雨林亲手作画,而画的就是一副“凤舞九天”!

    现在却变成这么一副“鬼样子”。

    我继续朝前走去,终于来到小区的入口处,大门已经生锈,但依稀可以看出这扇欧式铁艺大门当初是如何的豪华气派,而此时却像一只匍匐在地面上的乌鸦。

    “门是开着的?”我原本已经做好爬墙的准备,却发现这扇大门竟是敞开的。

    抬脚准备进门,猛地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苍老悲戚的歌声,“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牛鬼蛇神倒比真人君子更可爱……”

    这声音越来越小,我忍不住往后看去,却被惊得大叫一声,往后弹跳开来。

    一张纹路遍布,好似地图般的苍老面颊出现在我面前,两只眼睛好似两粒弹珠一般从眼眶翻出,稳了好大一会儿神,才看清楚这其实是一个老太太。

    “大……大妈……”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要这么怂,但面部肌肉却有些不受控了。

    老太太的眼珠上下翻转地打量着我,我的心脏也随着她这两粒眼珠一上一下地震动。

    “哼!”我原本以为她会问我是谁,为什么来这里,却不想她竟然只对我冷哼一声,这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难不成这是个精神有问题的老太太吗?

    她穿着一件麻灰色的长裙,双手捧着一个用红布盖着的东西。

    “雨下的这么大,您还是赶紧回家吧……”虽说长得有些恐怖,但她的衣服已经被大雨淋得湿透了,我好心提醒道。

    谁料老太太却“呵呵”地笑了起来,两只眼睛也在迅速地转动着,我突然觉得她像极了《西游记》里的在乱石山碧波潭里面的鱼精“灞波儿奔”!

    “呵呵,天气太闷了,我带它出来透透气!”老太太开口说话,飘来了一股陈年腐臭的味道。

    我扇动着鼻翼,却觉得从她嘴巴里飘出来的好像是尸臭味。

    但她的话却让我不由得一惊,旋即警觉地四处张望着。

    她明明只是一个人,但话里却讲“带它出来透透气”,那个“它”在哪里?

    “没人呐!”我心下嘀咕着。

    老太太或许看出了我的疑惑,她腾出一只手,慢慢地将那块红布给揭开。

    “它说太闷了,我带它出来透透气……”我愣在当下,胃部好似被人给打了一拳,此时老太太的手中捧着的正是一个骨灰盒。

    “天气太闷了,下雨好啊,好……”她继续往前走着,一只手捧着骨灰盒,另一只手却伸手抠着小区的外墙墙皮。

    但被她抠掉的墙皮处,雨水和红色颜料的混合物流到这里,瞬间就溢满而出,仿佛墙壁的孔洞处在往外汩汩地冒着血水。

    我打了一个激灵,目送着她往大门处走去,但就在此时,我却上前问道,“大妈,请问10号别墅在哪里?”

    “10号别墅?”她转身高声重复了一遍,两只眼睛就好像两只液压灯泡儿,在夜空中闪闪发亮。

    “嗯,是的!”我点了点头。

    老太太深吸了口气,嘴唇蠕动着吐出一句话,“画皮画骨难画心……”

    我心中一震,正想问她为何会脱口而出这句话,就听到临近大门的第一栋别墅的房门打开,一个女人从中跑出高喊着,“屠夫——”

    她一直跑到了我的身边,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女人长相还算清秀,但她龇牙咧嘴的神情却显得有些骇人。

    “屠夫,屠夫……”她一直重复着这个词汇,精神显得不太正常。

    “住手!”一声呵斥声传来,那老太太走了过来,一把将她从我的身前拉开,“她是个疯子,你不用理会,10号别墅就在这排的最后一处。”

    老太太拖拽着疯女人走进了第一栋别墅的大门内,但在大门关上的瞬间,我还是可以听到从女人嘴里传出的嚎叫声,“屠夫——”

    “这里已经变成了精神病人的聚集地了吗?”我望着雨中的凤舞九天小区,“也不知道这些别墅种有多少变成了摆放骨灰盒的地方?”

    但想来那个老太太应该是被租户雇来看管骨灰盒的人,但她大晚上的出来淋雨却说是带着骨灰盒透气,也让人觉得她的精神铁定不正常。

    但话说回来了,心智正常之人也断然不会住在这里。

    推开生锈的大门,我走进了这个小区,两边的荒草最深处几乎和我腰部齐平,中间只留一条小径宽度不到一米,不时有青蛙长虫蹦跳爬出。

    “当时千尊万贵,没想到今日竟荒弃倾颓!”小径泥泞不堪,上面生出了碧绿色的苔藓,更是湿滑无比。

    一座座别墅矗立在一旁,我转头望去,却发现这些别墅好似一个个整齐摆放着的骨灰盒。

    没有一间窗子是亮着的,黑暗除了带给人最完美的保护色,还带来了无数潜在的危险。

    我一直觉得在某个窗子里面,正有一双邪恶的眼睛或是一张面带邪笑的脸颊,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到了!”走到了最后的这栋别墅前,我在门口站定。

    这栋别墅但从外观看来,和小区里的其他别墅没有区别,就是门前的栅栏上面挂着一个铁质小标牌,上面写着两个繁体字——画心!

    “这里就是画心别墅吗?”我定定地看着那两个繁体字。

    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段雨林一家三口失踪去了那里?发出求助信的又是何人?

    “画皮画骨难画心……”我喃喃地重复着老太太的那句话,此时心中有种强烈的感觉,她貌似是在影射着什么。

    “呼……”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现在只有走进去才有可能知道答案。

    “啪嗒!”那个铁质的小标牌猛地掉落在地,而别墅的栅栏门竟兀自打开。

    “难不成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我?”喔望着黑洞洞的窗口,如是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