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庙里的打嗝声
    她猛吸了口烟,吐出了一口浓郁的烟雾,看来刚刚发生的事情,也同样让她觉得心有余悸。

    “你发现了什么?”我坐在宋雨萌的旁边,轻轻地问着。

    “怪物!”宋雨萌的语气竟然微微地发颤,“你知道吗?我明显地感觉到,在唐叶枫的潜意识里,貌似存在着一只怪物。”

    “此话怎讲?”朱能也搞得一头雾水。

    宋雨萌深吸了口气,“其实刚刚我已经很清晰地感觉到,唐叶枫那段记忆的大门被我打开了,但却在瞬间关了,可并不是她自己关上的,好像她的思想被控制,她的潜意识里藏着一只怪物,在观察着我们这边的一举一动。”

    “嘶……”听完此话,我也觉得后背发凉,饶是唐叶枫和薛韵东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才会使得一个人惨死,一个又被“怪物”控制了思想。

    “总之,今天就到这里吧,毕竟以唐叶枫的情况也不适合再继续进行催眠了!”朱能说着就带我们往停车场走去,“我们先上车吧。”

    车子驶出市立精神病院,一路上宋雨萌都是一脸的凝重,我心头一震,能让宋雨萌都上了心的事情,定非凡事。

    而此时,车子路过了一个洋房社区,我定睛一看小区大门的牌头上写着“浩盛龙腾”四个大字,而小区里面建造的均是欧式洋房。

    “这是浩盛集团新开发的楼盘吗?”我嘀咕了一句。

    朱能接话道,“是的,刚刚开盘的,价钱也是寸土寸金。咦?这不是吴昊天先生的车子吗?”

    我心头一震,往窗外看去,一辆黑的耀眼的劳斯莱斯停在了小区门口,车门打开,却从中走出了一个身形佝偻的人。

    此人穿着一件长款风衣,由于是背对着我,也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只是他的手中还提着一个蛇皮袋儿。

    “什么?”我坐直了身子,却把身旁的宋雨萌给惊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冲她歉意地笑了笑,但当我转头回望的时候,却已然不见了那个老头的身影。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起了那天夜里,在吉雅萱的病房窗外出现的那张惨白的脸和那个蓄意用注射器刺伤她的护士。

    但当我追着一道阴风跑到医院大门的时候,被一个脸上全是“蜈蚣”瘢痕的老头子给猛推一把,而他的手中就抓着这样的一个蛇皮袋。

    这个背影会是那个老头吗?我心下想着,若当真是,就说明浩盛集团阴狠至极,这老头可能就是他们所豢养的驭鬼师。

    “成天一惊一乍的!”宋雨萌白了我一眼,此时车子已然驶入市区。

    宋雨萌却对朱能说,“把我放在前面的地铁口,我从这里乘地铁。”

    “宋小姐,这个点儿乘地铁可能不太方便,我还是把您送到家吧。”朱能说。

    “停车!”宋雨萌不卑不亢,但她的话却让人不由自主地不想违逆,朱能只得将车停在地铁口,宋雨萌打开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很有性格!”朱能赞许地说着,“也很有魅力。”

    我点了点头,“是挺有魅力,但却是一朵带刺儿的玫瑰。”其实我心中很明白,宋雨萌之所以会选择乘坐地铁,是不想让朱能知道她确切的居住地点。

    朱能听完之后缩了缩脖子,车子继续朝前开去,我们来到了浩盛大厦楼下,而此时,吴昊天刚好从大楼中走出,一身杰尼亚西装显得他十分帅气。

    他俯身钻进了路边的一辆玛莎拉蒂总裁,我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但我晓得现在当真不是报仇的时候。

    朱能肯定也看到了吴昊天,他淡淡地说了句,“浩盛集团的吴老爷子病重,吴昊天已然是实际决策者了,这个人当真不一般!”

    我不想深究他这些话的含义,但在我看来,选择和他们合作的理很简单——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第二天,我开车去临市薛少康的私人疗养院,看了看妈妈。

    疗养院背山面湖,环境很是不错,整体呈现徽派建筑,看起来素净雅致。

    妈妈被这里的护理人员照顾的也很好。

    “妈,儿子来看你了……”我拿热毛巾给她擦了擦手,她仍旧平静地睡着,但我想,她肯定能够感觉到。

    在老妈房间里呆了会儿,我起身准备离开,但就在此时,却走进来一名穿着浅绿色套装的女护工,她白白净净,挽了一个丸子头,看起来又乖又可爱。

    “蒋大哥!”她惊喜地喊了一声,走到了我身边。

    一时间我有些愣神儿,但仔细想想,才想起她就是来找我求助的,农民工王大江的女儿——王晓雯。

    “你怎么在这儿?”对于和她的偶遇我很是意外。

    王晓雯笑了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学校放假了,我来这里打工为自己攒学费。”她一边说着,一边扬了扬手中的抹布。

    我才想起来朱能说过,这里的人员筛查很严格,但工资也很高。

    王晓雯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老妈,又询问似得看向了我。

    “这是我妈妈!”我淡淡地说了句。

    “哦……”王晓雯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说,“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阿姨。”

    我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她,若是有什么事情,也请她第一时间打给我。

    虽说和这姑娘接触的次数不多,但总觉得她是一个温暖纯良之人,由她来照顾老妈,我也放心不少。

    王晓雯一直将我送到门外,但当我启动车子离去之时,却从后视镜中看到疗养院离我越来越远,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酸楚。

    马上就要五月十五了,我又得去城隍庙神像座台后方的抽屉里取“求助信”,不晓得又会陷入怎样的境地,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再和老妈有见面的机会。

    回到网吧之后,我做出了一个决定——将网吧关掉,电脑也都处理掉。

    但是我给店里曾经的小工转了1万块钱,算是答谢他这么长时间努力工作。

    “顺子哥,如果以后你还开店,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在电话里,我听到小工话语里面竟然带着泪水的味道。

    几天之后,终于到了阴历五月十五。晚上九点,我开车来到城隍庙。

    夜晚的城隍庙,带着一种让人压抑的安静。

    偌大的院子只有夜风拂动树叶的沙沙声,借着月光我再次来到大殿前,那盏长明灯仍旧在平静地燃烧着。

    “深夜叨扰,还请城隍爷莫怪……”将手中的三炷檀香拿到长明灯处点燃,对着城隍神像拜了三拜。

    我抬起头,城隍爷的脸依旧平静安详,记得上次在抬头上香的瞬间,它的眼睛貌似跳动了一下,想来那肯定是我的错觉。

    从蒲团上站起,我来到神像座台后方,这里有一个古式矮柜,我将抽屉打开,从中取出了一封信笺。

    “取到了!”我开心无比,赶紧站起从这大殿中离开。虽说这里是城隍爷的道场,但在这个时间点儿,我却一秒都不想多呆。

    “嗝……”但就在我前脚刚刚踏出大殿门槛儿的那一瞬间,貌似听到了一个打饱嗝的声音。

    “恩?”我不由得再次后背发凉,这个城隍庙的大殿也处处透着诡异。

    若说上次在上香的时候,感觉城隍爷雕像的眼睛眨动了一下是我错觉,但此时的打嗝声,却是我实实在在听到的。

    “嗝……”又是那个打饱嗝的声音,并且比上次的声音更大,离我也更近。

    正在我想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的时候,手腕上那个小红点又传来了剧痛。不好,肯定是老婆婆发来了警告,我断然不可以回头。

    也不再管那打嗝声究竟是怎么传来的,我三步并作两步朝着车子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