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猎奇之祸
    我躺在卧室的地板上,伸出左手在自己的肚子上面来回地摩挲着。

    “在别人看来,我是一个富二代,是一个荣耀加身,身边美女无数的男人,但实际上我却是一个ed患者,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背叛了我,因此我只能依靠以尸体为胚子,制作‘受刑蜡像’,每天睁开眼的时候,就可以看到跪在我床边受刑的女友……”想到,此我再次将目光定格在了这张照片上。

    照片上薛韵东的左臂捂住肚子上的诡异痕迹,右臂平伸。

    但眼睛却看向右侧,右臂的食指微微地指向前方——好像视线的方向和食指所指向的方向是一致的!

    “难不成他是想告诉别人前方有东西?”我依据照片上薛韵东的姿势,将自己在地上摆成了同样的状态。

    虽说我明白薛韵东的死亡现场处处透着诡异,但从这张照片上的死亡状态来看,他貌似是想告诉表达出一些东西的。

    “什么?”但此时,我赫然发现,自己的手指指向的位置和双眼看向的位置是一模一样的,我的目光定格在了在蜡像后庭处插着的开花梨上面。

    “这里面难道藏着什么猫腻吗?”我慢慢从地上站起,走到了蜡像后面,伸手抓住了“开花梨”,一把拔了出来。

    铁器冰冷的触感传来,这刑具是闭合着的,单看外型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可当我转动着顶部的转子,就听到“砰”地一声脆响,四个花瓣张开,一张对折的纸片从中掉落在地,我从地上捡起这张纸片,打开之后,发现是一张照片。

    “将这张照片藏在这么个物件儿里面,这张照片意义匪浅!”心下如是想着,我打开这张照片,却发现这是一张风景照,只是上面的景色显得有些不正常。

    只见照片上是一处牌楼,而牌楼的四周围却被雾气所环绕。这牌楼却是木质结构,传统的三间四柱的样式,但却显得年代久远。

    牌楼顶部的正中貌似写着两个古体字,只是我认不出这究竟是什么字。

    但在牌楼的两侧却有两尊雕像,但却并不是狮子之类的吉祥物,而是两尊不同的雕像。左侧是一座人形的雕像,这雕像身着红袍,方面牛鼻,一只脚落地,一只脚挂在了腰间,腰里还插着一把铁扇。

    而右侧的雕像却是一个“怪物”,它半蹲着,却长了一张人的脸,龙的身子和马的腿,看了好几遍我仍旧看不出这是个什么物件儿。

    再次躺到了地板上,重新将自己代入到“薛韵东”的情境中。

    “当我每天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林菁苗跪在我面前受刑的场景,这让我得到了一种别样的‘满足感’,于是我便不断的购买尸体来制作‘受刑蜡像’,建造了一个‘地下刑房’,这种暴力而残酷的场景激发出我的‘猎奇欲’,我开始急切而贪婪地寻求异样的事物,开始了我的‘探灵’之旅,和那个叫做唐叶枫的女生去到一系列诡异的地界儿……”复盘到此,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薛韵东的死,或许和他的“探灵之旅”有关系,我深吸了口气,凝视着照片上的牌楼。

    “会是因为去了这个地方吗?”我心中如是发问。

    第二天,我将电话打给了朱能,请他安排我和薛少康见面,下午两点,我在会所见到了薛少康。

    “刚刚一天,你就有收获了吗?”薛少康喝了口红茶。

    “算是吧!”我吃了口桌子上的华夫饼,“我想要唐叶枫的资料!”

    薛少康给朱能使了个眼色,后者点了点头从房间走出,随后将门关住。

    “昨天晚上,我想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薛少康压低声音。

    我摇了摇头喝了口茶,“我的猎奇心没有贵公子强大,那些东西不关我的事情,再者也属于正常买卖,又不是谋财害命!”

    薛少康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你知道就好!”

    我吐了口气,“但还是希望薛先生将那些东西处理一下,人死为大,还是入土为安,再者东少也不在了,也没人去欣赏那些‘艺术品’了!”

    薛少康没有说话,腮帮子微微地动了一下。

    片刻之后,朱能回来,将唐叶枫的资料递到我的手中。

    “我很奇怪薛先生,既然选择合作了,为什么您还要这么考验我?”我扬了扬手中档案袋。

    “哦?”薛少康饶有兴趣,“此话怎讲?”

    “这些资料,您原本就有,应该一早就给我的,但每次都是我主动问您要!”我摊了摊手。

    薛少康轻轻一笑,“这你可真是冤枉我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虽说我也有过调查,但把所有的资料都给你,害怕会打乱你的调查思路!”

    不得不承认,他的说辞着实无懈可击。

    资料显示,唐叶枫和薛韵东是高中同学,而且关系一直不错,类似于“老铁”!唐叶枫的性格颇为男性化,好像属于“拉拉”群体。

    目光扫过一页一页的资料,最后停在了最后一页上面,唐叶枫从两年前一直到现在都是在市立精神病院住院,她患有严重的精神障碍,并且她的入院时间,比薛韵东的死亡时间早了一周。

    我再次想到了那个略显奇异的牌楼,而那张照片此时也在我的口袋里面。

    但我想了想,却仍旧没有没有把照片拿出来。

    “我想见见唐叶枫!”放下资料,我淡淡地说着。

    薛少康摇着头,“没用的,那孩子患了很严重的精神病,见面也问不出什么。”

    我却不这么认为,“凤湖别墅我已经去过了,结合着东少死亡现场的照片,我觉得应该和他们两个的‘探灵之旅’有关系,他们或许去了不该去的地方,触碰了某些禁忌!”

    薛少康身子一震,我接着说下去,“或许唐叶枫是唯一的知情人。”

    “可她已经疯了,即使见了,你也可能一无所获。”薛少康摇着头。

    “不一定!”我微微一笑,“用特殊的方法还是可以问出一些东西的。”

    “什么方法?”薛少康显得很感兴趣。

    我脱口而出两个字,“催眠!”

    唐叶枫的病历上显示她患的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简称“pisd”。这种精神疾病是因为患者遭受了巨大的精神刺激或者创伤而造成的。

    很有可能就是她和薛韵东的最后的那次“探灵之旅”,她目睹或者遭遇了涉及他人或者自身死亡的场景或威胁,才导致自己精神失常。

    “她已经两年没有说话了。”薛少康叹了口气,看来他也一直关注唐叶枫。

    我点了点头,“正是由于那次创伤极大,她想竭力的回避那个场景,将自己的那部分记忆封存,才不说话的,但只要她的潜意识还在,就有开口的希望。”

    薛少康的手颤抖了起来,“朱助理,去安排……”朱能小跑着往外走去。

    “别让我失望!”薛少康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共三下,却一下比一下重。

    我走出会所,开车来到市局的法医鉴定中心,现在已经下午五点我打电话给宋雨萌,“雨姑娘,我在你楼下,请你吃晚饭。”

    宋雨萌生硬地回了句,“吃人嘴短,有屁就放!”

    “我想请你帮个忙……”停顿了一下,我有些不好意思,宋雨萌是我一个强大的外援,好多次若没有她的帮助,我根本活不了。

    “什么事?”她语气平和,对我的请求,已然习以为常。

    “帮我催眠一个人!”话说到此,我深吸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