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隐匿的内情
    怪不得在给我别墅钥匙的时候,朱能会那么提醒我。

    后背上不由自主地冒出一层冷汗,我有些后悔自己如此轻率地便答应了薛少康的要求,看来这事儿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起码薛韵东这个人绝不是一个一心搞创作的艺术家。

    “保不齐是个变态杀人魔!”我望着这一屋子由尸体制成的蜡像,“难不成这些人都是他杀的吗?若真是如此,他以那样的状态惨死,也并不算冤!”

    从地下室走出,我沿着楼梯来到二楼。

    二楼有两间客房和一个开放式的书房还有一间主卧室。

    客房和书房的家居摆设还都算是正常,大多数都是原木类装饰,不得不说薛韵东的手法技艺还算可以,做出来的家具摆件很是精致。

    但在书房的墙壁上却挂着一个木雕面具是一个女人的脸,只是这面具上被扎的是千疮百孔。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难道这就是他泄愤的方式吗?

    正想着间,我走到了主卧的门口,现在只剩下这里没有探查了。

    “那么变态的地下室都看过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想到此,我毫不犹豫地推开了主卧室的房门。

    伴随着开门的“吱嘎”声,我慢慢地踱入门内。

    木质的地板、木质的双人床、木质的床头柜、还有一架梳妆台……看起来是挺正常的,但当我走到床边转头的瞬间,却发现床尾处竟然还跪着一个“人”!

    “嘶……”我闪了一个激灵,虽说在进门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前方高能”的准备,但实在没想到床尾竟然还跪着一个人。

    稳定了情绪,再次看向那个“人”的时候,才发现这也是一尊蜡像。

    “这哪里是一个家啊,这简直就是一座‘恐怖蜡像馆’……”我嘀咕了一句,走到了这尊跪着的蜡像前。

    但不得不说,这尊蜡像不仅从整体上还是细节上来看,绝对是一等一的精致。

    这也是一尊跪着的女人像,但这个女人却不似地下室的那些蜡像容貌丑陋,这尊蜡像的面部造型很是美丽。

    它低眉顺眼,面露惧色,双手向上托举,仿佛在请求降罪,蜡像跪着的位置正对着床的正中。

    我躺在了双人床的正中央,视线平视前方,正好看到蜡像的脸部,就这么地看着它,仿佛可以感受到它的呼吸,还有低声的哭泣。

    “看来薛韵东在做这尊蜡像的时候,肯定耗费了很多的心血,否则也不会将它摆到这个位置!”我定了定神,再次回到蜡像旁边的时候,却身形一颤。

    “这是什么?”稳定了下情绪,此时的我看到蜡像女人的后庭处竟然插着一个东西,我忍不住将身子往前凑了凑。

    “开花梨?”当我确定了这东西为何物的时候,才彻彻底底地被惊住了,“薛韵东这小子在搞什么鬼,为什么会在蜡像的后庭处插上这个物件儿。”

    这个东西准确地说来是古代的欧洲针对于女性囚犯行刑和拷问用的刑具。它由四个花瓣组成,在闭合的状态下呈现“梨状”,所以也被称之为“苦刑梨”!

    行刑者将此物在闭合状态下插入女性囚犯的后庭或者是口腔内,转动顶部的转子便可以让它的四片花瓣绽开,囚犯的菊花和口唇被花瓣切割成数片。

    “这家伙究竟经历了什么?让他这么喜欢看女人受刑?”我坐在床边,轻轻地点燃了一支烟,拨通了朱能的电话。

    “蒋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现在是晚上十点,但朱能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清醒无比,这便是做“私人特助”的基本素质。

    “关于薛韵东的事情,我希望您能全部都告诉我,事无巨细,不留分毫!”最后八个字,我加重了音量。

    朱能在电话里沉默了半分钟,旋即才回了一句,“您稍等,二十分钟后我打给您!”果不其然,他还是要去请示薛少康。

    “这个老狐狸!”我摇了摇头,当时他给我的资料定然是不全的,将一些阴暗的东西给隐匿了去。

    但是他准许我进入薛韵东的别墅和地下室中探查,难道就不怕我会发现这些端倪吗?思来想去,我得到一个答案——或许他只是在试探我调查是否尽心。

    若是我尽心调查,自会去找他问询隐匿的部分。

    若是不尽心恐怕他也会以他的方式来对付我,这家伙当真精明到了骨子里。

    二十分钟后朱能打来了电话,“蒋先生,关于东少的一些资料,是有一些没有告诉您,下面我全部传过去,也请您千万不要透露给其他人。”

    “放心吧,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回答的很干脆。

    挂完电话,大概半分钟之后,收到了一个文档,打开之后,里面的内容却让我嗔目结舌。

    原来,薛韵东之前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叫做林菁苗,在薛韵东高中的时候,两个人便约定一起出国留学。

    但就在林菁苗18岁生日这天,两人准备初尝禁果却发现薛韵东因为儿时受过外伤,所以患有ed,几乎丧失了男性的基本功能。

    这让林菁苗很受打击,至此便和薛韵东保持了一定距离,并且还在高中毕业的那天和同班的一个男同学发生了关系,之后便出了国。

    至此,薛韵东精神受了很大的打击,但没想到他却对绘画、木雕以及蜡像工艺等方面产生了浓重的兴趣。

    薛少康很心疼儿子,看到儿子的情绪有了好转他便支持薛韵东的这些兴趣。但没想到薛韵东对于蜡像工艺竟然到了痴迷的地步,一直说通过倒模做出的蜡像是没有灵魂的,他必须制作出有灵魂的蜡像。

    谁料到他竟然通过黑市买来尸体,让尸体当做蜡像的胚子。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就是那个名叫“林菁苗”的女生形象在他心中发生了扭曲。所以他才依此创作出那些挂在客厅里的“丑女”画像,还有在地下室中的丑女受刑的蜡像。

    在文档的末尾,还附上一**菁苗的照片,我举起这张照片和面前的这尊跪着的蜡像的面容比对,当真是纤毫不差!

    “原来薛韵东每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想看到林菁苗跪在他的床前受刑。”我啧啧叹息,转而摸索出了薛韵东死亡现场的那张照片。

    他赤身果体的躺在这间卧室的地面上,肚子仿若被剖开又被手术线给缝合住了,但肚皮上却画着朱红色的线条,和这些手术线的纹路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字符。

    我按照照片上的场景,找到了薛韵东躺着的位置,是临近床尾的位置,在这块地板上还残留着当初在凶案现场画出的死者身形的白线。

    “薛韵东,你究竟遭遇了什么,难道是这些尸体的冤魂找你复仇来了吗?”我躺在白线内,想将自己代入其中。

    双人床的一侧有一个边柜,边柜上有一个水缸,原本在缸中养着一些鱼类和乌龟,而死亡报告中,则是薛韵东自己拿剪刀剖开自己的肚子,在缸内淘洗一番之后塞了进去,缝合住了。

    “是鬼上身吗?”我的脑子在飞速地转动着。我承认自己之前是绝对的无神论者,但自从接受了吉雅萱的委托之后,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便产生了颠覆性变化。

    “可即便是鬼上身也不用费这么大劲弄死他呀!”我握了握拳头,觉得薛韵东的死极富仪式感,好像触动了某些诅咒之后惹来的灾祸。

    再一次仔细地看着薛韵东死亡现场的那张照片,我将自己全盘带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