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同意合作
    “井容秀?”我重复着这个名字,在脑子里面过滤了一番,还真是没有想到和这三个字有交集的地方。

    “其实我们招聘的护工,都是经过严格筛查的,她本人的资料没有任何的问题,但不想会出现这个事情,对不起!”刘欣悦冲我鞠了一躬。

    我握了握拳头,“有没有那个护工的照片?”

    刘欣悦点了点头,“在警察那边,我一会儿带您去看。”

    正在说话间,一个警察从妈妈的病房里走出,径直朝我走来,我深吸了口气——竟然是包颜明。千算万算,没想到是他出警。

    “你……”他伸手点了点我,“跟我过来!”

    我们来到安全通道的楼梯处,包颜明翻看着手中的卷宗,我有些烦躁,“有话快说,我还要去看我妈。”

    包颜明抬眼看向了我,一脸蔑视的表情,“你还知道自己是一个儿子啊,把自己的母亲丢在疗养院,天天跑出去泡妞。”

    “你他妈再给我说一句?”我握紧了拳头,浑身肌肉紧绷。

    包颜明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我,“我再说十句都行,你把自己母亲丢在一边,只想着泡妞的事儿,你这个孬种,王八蛋……”

    我抡圆了胳膊,一拳揍在了他的脸上,包颜明被我打的闪了一个趔趄。

    “你他奶奶的敢袭警?”他撸起袖子朝我扑了过来,我们俩在这楼梯间里厮打了起来,这家伙膀大腰圆,一个不小心我被他挤到了死角处。

    “蒋顺,我再警告你一次,给不了宋雨萌承诺,你就离她……啊——”他的话还没有说话,竟然换做一声嚎叫,朝着一侧摔了去。

    定睛一瞧,不知何时宋雨萌来到了我们面前,飞起一脚将包颜明踹到了一边。

    这丫头在大学里选修过“以色列格斗术”,身手自然了得。

    “雨萌,你……”看清来人,包颜明气的浑身颤抖。

    “你的职责就是要刺激受害者家属吗?”宋雨萌声色平静,包颜明捡起卷宗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了去。

    安全通道里面只剩我和宋雨萌。我握紧了拳头,一下一下地砸到了墙上,慢慢地坐在楼梯台阶处,心中懊悔不已,为什么每次我都会让妈妈受伤。

    “警方还在现场勘查,病房那边你暂时先不要进去!”宋雨萌抽出一支烟,递到我的手中,她自己也点燃了一支。

    “我是不是很没用?”我苦叹着摇了摇头,回想毕业这两年的时间,自己混的狗屁不是,还一再地连累妈妈。

    她告诉我,这次多亏了刘欣悦医生,若不是她查房及时,我妈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

    “你是你没用,这种情况任他是谁都会分身乏力。”宋雨萌深吸了口气。

    “看来浩盛集团那边已经忍不住了!”我弹了弹烟灰,猛抓了下头皮,“真是砒霜拌辣椒!”

    宋雨萌慢慢起身,朝着安全通道外走了出去,“你赶紧想办法,他们知道阿姨是你最薄弱的地方。”

    “砰砰”,我将头在墙壁上磕碰了两下,浩盛集团在阳城几乎一手遮天,现在这间疗养院已经不安全了。

    即使转院,也保证不了其他的地方就一定安全,除非和薛少康合作,请他想想办法,在这阳城中,能够与他们抗衡的只有薛少康了。

    为今之计,只有答应帮助他查明薛韵东的死因!

    “蒋先生,去看看阿姨吧!”片刻之后,刘欣悦走了过来喊了我一句。

    妈妈平静地躺在床上,仍旧像之前一样安详的睡着。

    两年前,因为我的锋芒毕露,她躺在了这里。

    两年后,又是因为我,她几近丧命,我握住了她的手,心如刀绞。

    半个小时候,我拿出手机拨通了朱能的电话,“朱助理,请你转告薛董事长,我答应他的要求,但也请他为我妈妈找一间安全的疗养院。”

    下午两点,一辆房车开到疗养院将老妈接走,她要被送到临市,薛少康的私人疗养院。薛少康很讲信用,不仅派来了一辆房车,还配备护士医生和急救装置。

    但为了防止别人知晓,我仅仅说将妈妈带回老家修养。

    “这一阵子麻烦你了!”我掏出一个红包,想偷偷地塞给刘欣悦。

    她微笑着轻轻推开,“别这样,这都是我该做的。”

    目送着远去的房车,我内心翻涌,看来和浩盛集团的这一战,已经在所难免。

    下午三点,我在薛少康的私人会所,和朱能见了面。

    “蒋先生,这是我们集团接班人的所有资料!”他交给我一个档案袋。

    拆开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薛韵东的个人照,当我翻到其中一张的时候,心脏猛地一沉。

    既然他和薛韵琳是孪生兄妹,也就是二十几岁的年纪,为什么从这张照片上看来却没有丝毫蓬勃的朝气,反倒是从眼睛里面透露出一种浓郁的颓废呢?

    “您先看一下,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朱能说着给我端来一杯咖啡。

    资料显示,薛韵东没有上大学,只是高中毕业之后,就一直做着自己的“艺术事业”,他喜欢绘画、树雕和蜡像制作,很讨厌生意场上的迎来送往。

    我呷了口咖啡,摇了摇头,“这一点跟别的富二代还真是不一样。”

    因为几乎不去社交场合,薛韵东的人际关系也相当简单,他长期间居住在阳城凤湖旁边的一栋别墅里面,唯一交好的朋友就是高中的一位女同学,名字叫做唐枫叶。

    “唐枫叶?”我抽出一张照片,询问朱能,“是这个人吗?”

    朱能点了点头,“就是她,她和东少的关系一直很好,但也仅限于朋友关系!”

    我点了点头,且看照片上唐枫叶的容貌,就是一副男儿气,寸板头,一副清汤寡水的面貌,穿着也颇为男性,几乎都没有女性的“第二特征”。

    “看了她就能明白,当初花木兰替父从军为何会没被发觉。”我心想。

    “你们东少之前有没有女朋友?”我问。

    朱能想了想,“他高中时期处过一个,但后来两人分手,那女孩子就出国了,东少因此还颓废了好一阵子,之后就不太喜欢参加社交活动。”

    “除了绘画、根雕和蜡像制作,他还有什么爱好吗?”我说,若是这家伙真的只喜欢呆在家里专心搞这些事情的话,断然不会这么惨死。

    朱能转动着眼珠儿,“他好像很喜欢和唐枫叶一起去冒险,去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

    “奇奇怪怪?”我重复着这四个字,“具体是哪些地方?”

    朱能说具体的地方他也说不准,因为薛韵东很讨厌别人打听他的**,但偶尔一次听到薛韵东和唐枫叶讲说他们俩都喜欢“探灵”!

    “探灵?”我精神一震,再次取出了拍摄于薛韵东死亡现场的照片。

    这个男生赤身果体的躺在地面上。

    肚子仿若被剖开又被手术线给缝合住了,但肚皮上却画着朱红色的线条,和这些手术线的纹路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字符。

    虽说浩盛集团的手段很多,薛少康对于吴昊天的怀疑也还算是有道理。

    但若是仅仅为了获得薛氏集团的钱财杀了继承人的话,没有必要整的这么富有“仪式感”!

    薛韵东肚子上面的诡异字符,像是一种死亡的诅咒,更像是一种“告诫”!

    他喜欢探灵,难不成是他触碰了某些禁忌,才招徕横祸?

    想到此,我看向朱能,“我想去他那间别墅里看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