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再入阴曹
    虽说我的情绪表面上还算是平静,但内心着实风起云涌。这句话从薛少康的口中讲出可信度是相当大的,看来浩盛集团真的要对我动手了。

    “放轻松,我今天找你来,是有正事!”他冲着我微微颔首。

    我轻笑着摇了摇头,“我就是一个开破网吧的,和薛先生应该没有交集。”

    “哦?”薛少康微笑着看了看我,“是吗?据我说知,你应该还有一个身份,鹞子眼调查公司的负责人。”

    我没有接话,看来这老家伙自是对我做了全方位的功课。

    “好吧,下面咱们就开门见山!”他挥了挥手,朱能拿来一个文件袋放在桌子上面,转身离开。

    薛少康没有说话,只是示意我将这文件袋给打开。

    我打开袋子,却发现里面竟然是厚厚的一沓照片。一开始的照片上是一个外表俊朗,身材颀长的男生,但到了后面却是一具躺在地上的尸体。

    我抬头看向薛少康,他脸上的笑容已然消散,却是一脸杀气。

    仔细地辨认着照片上的那具男尸,和前面那些正常照片想对比,是同一个人。

    只见最后那张照片上,这个男生赤身果体的躺在地面上。

    肚子仿若被剖开又被手术线给缝合住了,但肚皮上却画着朱红色的线条,和这些手术线的纹路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字符。

    深吸了口气,我抬头看向薛少康,他端着红酒杯的手在不住地抖动着,高脚杯里的液体迸溅出来,滴落在洁白的桌布上。

    “这是我儿子,薛韵东……”过了片刻,他声音颤抖地说出这句话。想必是面前的这些照片,再次戳中了他内心深处的伤疤,才会让他情绪激动。

    “他和韵琳是龙凤胎。我原本以为这一双儿女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但却不想,两年前的一天,我儿子的尸体在他的一处私人别墅中被发现。最后那张照片,便是他死亡现场的照片。”薛少康看向了我,一双眼睛宛如黑夜中的猛兽。

    “你看到他肚子上面伤口缝合的痕迹了吗?”他的指甲在那张照片上磕扣着,我点了点头。

    一股危险的气压铺天盖地向我袭来,薛少康接着讲了下去,“可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他被人破开了肚腹,五脏六腑一一取出,心肝脾肺肾以及肠子都被人在清水中淘洗,然后依次塞了回去,缝合起来……”

    我咬了咬牙齿,着实没想到薛韵东的死亡现场如此惨。

    “关键是没有证据!”他深吸了口气,一只手撑住额头,“两年了,没有任何证据,任何线索,甚至得出结论我儿子是自杀的。”

    我突然有些心疼起薛少康,在别人看来,他是商界精英,但此时他仅仅是一个失去爱子的父亲。

    “你懂我的意思吗?”薛少康猛地凑到我面前,我被惊得往后闪了一下。

    “他肯定不是自杀,只是被一种无影无踪的力量给杀掉了,对吗?”他死死地盯着我,一时间我不晓得怎么回答。

    “蒋顺,你心里很明白,两年前你接了一桩‘讨薪案’,成功地帮助那些民工向浩盛集团索赔成功,我请问你母亲遭遇了什么?”薛少康似笑非笑。

    我浑身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忍不住开了口,“你还知道什么……”

    薛少康的脸上露出一种难以言说地表情,“就在我儿子死后没多久,吴昊天主动追求我女儿韵琳,他如此眼高于顶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对我女儿大献殷勤?我虽不同意,但韵琳爱他如痴……”

    我压低了声音,凑近了薛少康,“您觉得薛韵东的死和吴昊天有关?”

    薛少康没有回答,只是冲我微微一笑,“帮我查出来。”

    照这个思路来分析着实跟浩盛集团有关系,薛少康仅有一儿一女,若是薛韵东死了,那么薛韵琳便是唯一继承人。

    吴昊天精明的紧,薛韵琳又爱他如痴,若是薛少康去世,他自己相当于掌管了整个阳城的经济命脉。并且浩盛集团的手段毒辣让人防不胜防,薛韵东这事儿或许和他们还真是有关系。

    我并没有当场给薛少康回答,只问他为何要找我来调查。

    “我看不错人的!”薛少康点了点头,“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可以担此重任。”

    “你可以不用着急回答我,先考虑一下,但是我要提醒你一点,在阳城,浩盛集团几乎一手遮天。若是你肯帮我,除了给你应得的报酬外,我还会给你相应的协助。”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又挂着那种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我还有事,先走了……”我起身,向他微微颔首。

    薛少康示意朱能送我回去,并告诉我若是想清楚之后可以和朱能联系。

    这件事情我自然需要好好考虑,现在我已然是“阴邪灾厄傍身行”了,若是接了这个事情调查不好,薛少康也不会饶了我,到时候我只会再给自己增添一个强大的敌人。

    回到网吧,我收拾了一番,便呆在隔间里面等待着午夜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只是觉得一会儿的功夫,竟然都到了深夜。

    “好吧,又要去了!”我取出黄铜令牌,刺破指尖,将鲜血滴到令牌上面,须臾之间,令牌上面的“讼”字再次被血液充满,散发出幽幽的红光,貌似“活”了过来。

    “千古悠远,冤魂嗟叹……”兀自从口中吐出了这句话,老太婆的声音似乎再次回荡在了我的耳边。

    眼前一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快速前进着。但周遭却没有丝毫地光亮,只是被这浓郁的黑暗所包裹。

    我闭上了眼睛,这一次已然没有第一次紧张了。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之外,貌似还有鬼怪的哀嚎,还能听到一声声哀怨的叹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觉得脚底板处传来了十足的踏实感,睁开眼睛,我再次来到了“阴司法堂”的门前。

    迈步上台阶,那两扇大门应时打开,走到堂上,冲着大门的位置仍旧摆放着一张长桌,只是此时坐在长桌后面的不是秦广王,而是一个面容起来有些像如花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

    但她脑后却梳了一个大发髻,脑袋上面扣了一顶官帽。

    “难不成这是秦广王的夫人?”我眨了眨眼睛,闹不清出是怎么回事。

    “呔!”一声惊堂木响起,那妇女粗口大嗓对我横眉冷对,“来者何人?”

    “在下九幽讼师蒋顺!”我向她施了一礼。

    “那边坐!”她指了指自己右前方的一个凳子,我上次来的时候,便是坐在那里。

    “谢夫人!”我说着就准备去坐,但却不料又一声惊堂木传来,“呔!”

    我被吓得菊花一紧站了起来,转头望去,这妇女指着我大吼,“休得胡言,我乃九幽二殿楚江王!”

    “我ci……”此一句顿时把我雷的外焦里嫩,我当真不晓得阴间竟然还有女干部,但这楚江王的容貌倒有些像是历史上的四大丑女之一,钟离无颜。

    “见过楚江王大人!”向她再次施礼,我才慢慢落座。

    正在此时,法堂的大门再次打开!

    一个浑身黝黑发亮,头顶抛光,身高足有七尺的壮汉走了进来,他走到法堂中央站定。

    “见过楚江王!”他朝着楚江王施了一礼。

    “你怎么来了?”楚江王一脸茫然,“今天不是崔钰当值吗?”

    壮汉冷哼一声,“崔府君被秦广王派去处理一些事情,我替他当值。”

    楚江王一脸躁狂,“早知如此,老娘就不化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