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薛氏集团
    “不是……”余小游的话还没讲完,脸上又落了两个清脆的巴掌。

    余小游被打的禁了声,我也一脸愕然,没想到老余头的“见面礼”如此独特。

    打过了余小游,余则成又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脸上。我皮笑肉不笑地冲他点了点头,算作行礼,着实担心这老家伙下一秒也会赏我耳光。

    “恩?你……”他正想开口,却听到身后传来了甜美的女声。

    “请问,卫生间在哪里?”吉雅萱一袭白裙,即使头上包扎着绷带,但仍旧显得她清纯可人,就像一束挂着露珠的雏菊。

    “在那边……”老余头脸上的怒气顿时缓和好多,轻轻地给吉雅萱指出方位。

    见此情景,余小游便趁机上前陈述,“师父啊,我可真不是找您要钱的,但有其他的事情需要您帮忙,就是她!”

    她伸手指了指吉雅萱走过的方向接着说,“实不相瞒,她是我的女朋友。但她家里人却反对我们在一起,但这丫头重情重义,竟然剪发自残。师父,您说我能不管她吗?”

    老余头一脸的诧异,旋即又变得一本正经,“这丫头也是个可怜人,人家为了你不惜与家庭决裂可见用情至深,就让她暂留在我这里吧,东西厢房都可以居住,但我话先撂这,你小子可不能辜负人家。”

    “是是是……”余小游点头如小鸡啄米,“但是师父人家小姑娘害羞,您也尽量少提这一茬儿,就当我一个普通朋友招待就可以了。”

    老余头照着小游后脑勺儿上就是一巴掌,“你当师父像你一样浑蛋!”

    我看着余小游摇了摇头,但这家伙却冲我挤挤眼睛,虽说他编的这个谎话从一定程度上是占了吉雅萱的便宜。

    但更大程度上则是帮了她的忙,让她可以顺利留在这里。起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让她免受那些“脏东西”的侵袭。

    而吉雅萱看了看周遭的环境,也表示很喜欢留在这里,可以帮老余头搞搞卫生做做饭。

    我和余小游坐了一会儿,便起身要离开,但前脚就快要跨出大门的时候,我却被老余头一把拉住。

    “你跟我来!”他把我叫到一边,轻轻地问了我一句,“小子,你跟我讲实话,有没有做出损伤气运之事?”

    “您是指……”我意识到老余头好像看出了点问题。

    老余头清了清嗓子,“我就直说了,你有没有以耗损自己的阳寿为代价换取一些东西?”

    我心头一震,昨夜探查上江中学时,因用“雷法符”而使得余佳几近魂飞魄散,无奈之下我才用自己十年的阳寿从白无常那里换取一颗转魂丹,保全了余佳的魂魄。没想到老余头竟一眼看出了端倪。

    “我……”因为涉及到自己做“九幽讼师”的事情,一时间竟然语塞。

    看到我这副模样,老余头倒也没有逼问,只是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凡人皆有难言之隐,但你要明白,阳寿有耗,则气运大损,阴邪灾厄之事也会傍身而行,你以后可要小心呐……”

    我和余小游开车回去,一路上余小游眉飞色舞地讲述着自己如何的机智,才让吉雅萱得以留在回春堂。

    但我只是“嗯啊”应对,实在没有心情说别的什么了。

    到了网吧,余小要回自己店去睡个回笼觉,我也觉得浑身困乏,晚上还要入阴间法堂去为余佳、江哲男他们辩护,现在也需要好好养精蓄锐。

    回想起白无常在取走我十年阳寿前说的话,即使我保余佳不魂飞魄散,但是法堂会审之时,却也保不齐阎王会判她魂飞魄散,到时候这十年阳寿可是白瞎了。

    “阳寿有耗,则气运大损,阴邪灾厄之事也会傍身而行……”老余头的话回荡在耳边,我不由得后背发寒。

    自从接了吉雅萱的委托之后,我几乎每日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现在又因为余佳而被白无常拿走十年的阳寿,当真不晓得下一秒会在我身上发生什么事情。

    “笃、笃、笃”有节律的敲门声传来,我直起身子,听到门外有个男声,“有人在吗?”

    “谁啊?”我回了声却将龙雀刀又拿在背后,神经就在此时变得极度敏感。

    “您好,有些事情想和您谈一下,请把门打开好吗?”门外的人仍旧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我心下一沉,会不会是浩盛集团的人,现在就要对我动手了?

    转念一想,看这情况却又不像浩盛集团的人,他们行事风格一向都是“砒霜拌辣椒”,一扇薄薄的房门岂能挡住他们?

    我一手持刀背在身后,一手拉开了房门。

    但开门之后,却发现来人是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儒雅中年男子,他和善地笑着,“您好,请问是蒋顺先生吗?”

    “是,您是哪位?”虽说他面容和善,但我的警戒性却没有放松一丝一毫,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和善的外表下,是不是一颗狠辣的心。

    “方便的话,我想进去讲。”他微微颔首,我侧身让他进门。

    “我是薛氏集团董事长薛少康的特助,这是我的名片!”他双手递给我一张名片。

    我接过一瞧,脱口而出两个字,“朱熊!”

    “咳咳咳……”中年男子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我的名字叫朱能!”

    我尬笑了下,旋即心头一紧,“请问朱先生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若说起来跟薛少康是有过一面之缘,是在吉雅萱的病房中,他将薛韵琳拉走,不让她在医院吵闹以免造成负面影响。

    但他的特助这个时候跑来找我,却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朱能笑了笑,“是这样的,薛先生有些事情想和您谈一谈,如果您方便的话,我想请您跟我去个地方?”

    “额……”听他这么说,我当即有些迟疑了。

    薛氏集团算是阳城仅次于浩盛集团的大企业,又联了姻,我和浩盛集团早都结了梁子,而薛少康竟然在这个时候想和我谈事,会不会是一场鸿门宴呢?

    或许看出了我的担忧,朱能微笑着再次开了口,“蒋先生,我们薛总说要谈的事情您肯定感兴趣,至于其他方面您若是有什么顾虑的话,我可以陪您去警察局备个案。”

    我深吸了口气,话说到此处,也没什么好顾忌了,“好,我跟你走!”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现在的我过于渺小,不管是浩盛集团还是薛氏集团,要想整我,跟捏死一只蝼蚁差不多。

    门口停着一辆宾利轿车,朱能帮我拉开后座车门,他发动了车子。

    二十分钟后,我们来到位于市中心的本市最高建筑物“阳光塔”的顶层。

    这是阳城的地标性建筑,但我却一次都没有登上过,却不料这顶层竟然是一个旋转观景餐厅。

    朱能带着我往一个餐台处走去,我却发现偌大个餐厅里竟然空荡荡的。在观景台的位置,立着一个高大的背影。

    “薛先生!”朱能颔首,“蒋先生来了。”

    那人转过身来,却是薛少康无疑,他冲着朱能挥了挥手,“去开瓶波特酒。”

    继而看向了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坐吧,我们之前已经见过面了。”

    我坐了下来,刚开始还戒备满满,但此时却缓和了许多,不知为何,我总觉得面前的薛少康不像是奸佞之人。

    深红色的葡萄酒倒进高脚杯,他端起杯子轻轻和我碰了下,“尝尝这酒,能喝出巧克力的味儿。”

    我喝了一口,仔细品品说了句,“好像全是人民币的味儿。”

    薛少康笑了,“小伙子挺幽默啊,能让浩盛集团都动真格的人,可是不一般。”

    “动真格?”听到这句话,我眉头微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