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不做和做绝
    我深吸了口气,回到网吧里面收拾了一番,在街角的“广式靓汤”店里买了份“十全大补汤”,据说喝这种汤有助于伤口恢复。

    就在此时,宋雨萌打来了电话,接通之后劈头盖脸地来了句,“你还活着?”

    我砸了砸嘴巴,这丫头的话一向都是这么“独特”。

    “是啊,还活着!”我吊儿郎当地回答,“你就这么盼着我死吗?”

    宋雨萌地回复依旧不动声色,“蒋顺,我不晓得你和‘浩盛集团’究竟有什么过节,但我可要提醒你,他们那家人的行事风格是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喂,你……”我的话还没说完,宋雨萌那边就挂了线。

    深吸口气,耳边回荡着那八个字——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虽说这丫头从来不会听人把话说完,但她也从来不会讲一句废话。

    今天为什么会突然给我打了一个这样的电话呢?

    “难道是她听到什么动静了吗?”我不由得后背发紧,回想上次那个叫王大江的农民工来找我,也是提醒说浩盛集团要对我动手了。

    “妈的,看来是真的!”我握拳咬牙,两年前被他们整的几乎家破人亡,到现在却仍旧不放过。

    若真是这样,我觉得自己反而没有再隐忍的必要了。

    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三十分钟后,我来到中心医院的急诊区。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过了医院里的探视高峰期,当我推开门的时候,吉雅萱正坐在床上看书,旁边床头柜的花瓶里还插着一束“天堂鸟”!

    她的精神看起来还算不错,只是头顶上裹着的纱布上渗出了淡淡血迹。

    “在看书呢?”我走过去,将饭盒放在床头柜上给她盛了一碗汤。

    “谢谢!”吉雅萱接过来喝了一口,“好久都没有喝过这么鲜的汤了。”

    她的胃口似乎也不错,大口大口地喝着汤,看起来有些娇憨。

    我突然觉得若是没有和吴昊天的纠葛,妹妹也没有失踪的话,她此时过着的应该是一种简单而快乐的生活吧。

    “好喝!”她将空碗递回我的手中,“不好意思,这么晚还麻烦您过来。”

    我摇了摇头,“别这么说,大家都是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吉雅萱抬起头,一副欲言又止地模样,“今天下午吴昊天的私人助理来找过我,他说希望我康复之后,永远离开这里,还给我带来一张支票。”

    “哦?”我眉头微蹙,“那你是怎么说的?”

    “我撕烂了那张支票,并且告诉他,该离开时我自然会离开,但现在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弄清楚,肯定不会走!我还让他转告吴昊天……”说到此,她的胸腔猛地扩大一圈,“他是个大垃圾。”

    我望着吉雅萱,忽然觉得只是两天不见,她竟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或许是死过一次了吧……”她咬了咬嘴唇,“所有事情就能看得开了。”

    她微笑着看向我,整张脸安定而恬淡,我点了点头,看到她现在的状况,我也很开心。

    猛然间,在观察室窗外的一棵大树下,竟然闪过一张惨白的脸,虽然只是瞬间,但我却看得清清楚楚。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你早点休息。”走出观察室,我并未离开急诊区,而是躲到了观察室的公用男厕的最后一个隔间内。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宋雨萌定然不会无缘无故地给我这个提醒。

    联想到今天吉雅萱向吴昊天私人助理说出的那样一番话,她很有可能会被浩盛集团对付,所以我选择暂时躲避在厕所里面,观察下动向。

    “那张在窗外大树下出现的脸,我绝对没有看错。”想到此,我握了握拳头。

    在厕所马桶上坐了将近两个小时,没有等到任何风吹草动。

    我正想打瞌睡,但就在此时,就听到“哒、哒、哒”地声音在走廊上回荡,我地坐直了身子。

    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病人们肯定早都睡了,即使是医护人员去换药治疗那步伐节律肯定是急促的,绝对不会这么平缓富有节奏。

    我轻轻地推开厕所隔间门走了出来,将头伸到急诊区走廊中,仔细看着外面的动静。

    空荡荡的走廊上,一个白色的身影在慢慢前行,单看背影是一个女护士。但她的身形却极为呆滞,就这么往前走着,仿佛只是在做着一个“机械运动”!

    我蹑手蹑脚地跟上,这肯定不正常,果不其然,这女护士走到了吉雅萱的观察室前,僵硬地转了个头,正在此时,她手中貌似有东西闪了一下。

    我看的清楚,此时在她手中握着的正是一把手术刀。

    “不好!”我心中一惊,加快脚步,看来浩盛集团今天晚上就想“做绝”!

    女护士双目皆白,脸上挂着一抹阴邪的笑容,她握紧手术刀缓缓地靠近了熟睡中的吉雅萱,舌头慢慢地向唇边舔了过去,就好像马上开始宵夜的怪物。

    “呼呼……”她扬起右手,手术刀划破空气朝着吉雅萱的颈动脉直刺而去,可吉雅萱却睡得正香,俨然不晓得她身上即将要发生多么残酷的事。

    “嘿!”我看准时机,将女护士的右手手腕反扣住,可这女人的力量也是奇大,我仿佛握住了一块生硬的钢铁。

    “吉雅萱,小心啊——”我大叫一声。

    病床上的吉雅萱登时立起了身子,看到面前的场景拼命大叫,“啊——”

    女护士张开血盆大口,脖子竟然扭了一个极为诡异的弧度,朝着我的脸颊直直地咬了过来。

    好在我早有防备,另一只手握紧了龙雀刀照着她的头顶猛然砸下。

    头顶正中为“百会穴”,也是世人灵智所汇之地,女护士翻着白眼猛地躺倒在地。与此同时,一道影子从她身上钻出,朝着门外疾行而去。

    我紧追了那道影子而去,或许听到了吉雅萱的呼叫,已经有医护人员赶了过来,但当我追出门外的时候,那道影子却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心中不由得咒骂了句,“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这真他妈的有够绝的!”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后背却被人猛地推了一下,我朝前闪了个趔趄,转头看来,却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头,手里提着一个脏兮兮的蛇皮袋。

    “大爷,您推我干嘛?”面对拾荒老人,我也不好苛责,只是嘀咕了一句。

    这老头抬头看我,可当我看清楚他的脸之后却瞬间惊呆了。

    只见他的脸上伤痕累累,横七竖八地爬满了蜈蚣形的伤疤。

    “不要挡路!”此话一出,他便提着蛇皮袋低头离开。

    “嘶……”这老头从我身边走过,搞得我遍体生寒,从外形上看他就是一个拾荒老人,但他那一脸的“蜈蚣形”伤疤却让人不寒而栗。

    当我再次返回急诊观察区的时候,警察已经来到这边,医护人员聚集在这里,那个“攻击”吉雅萱的女护士,也被带到一间办公室里单独审讯。

    “是他,就是他……”还没走到吉雅萱的观察室,就听到身后传来如是的声音,紧接着便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回过头来却看到一个面容俊朗的高个男人。

    他是我高中同学包颜明,只是最后考上了警校,现在在市局刑警队。

    这小子从高中起就狂追宋雨萌,可直到现在也一直吃着闭门羹。

    “蒋顺!”他上下打量着我,双目中露出一丝惊喜,“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

    “我也没想到……”我冲他点了点头。

    下一秒,包颜明的脸却猛地板了起来,一脸严肃,“跟我来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