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夜修罗信徒
    那是一张国字形的脸,双耳大如蒲扇,双目微合。

    当你看到它的那一刻,可以觉出一股安详味道,又好像能够感受到七情六欲。

    “夜修罗……”我喃喃地说出这三个字,萦绕在心头的最后一个困惑,也总算是解开了。

    余佳意外身亡,但是谁赋予她复仇的力量,当我看到她胸口的这个图像的时候,一瞬间恍然大悟,我当真没有想到,这里的一切竟然也和夜修罗有关。

    “是夜修罗大人给了我重生的机会!”余佳一脸虔诚,“同时也让那些人渣学会了忏悔。”她笑了笑,接着讲述:在她死亡后,夜修罗给予了她一种强大的力量。

    通过这强大的力量,她控制了龚言琳的心智,所以才会将江哲男约到餐厅后厨里面。

    “你知道吗?他整个人都动不了了,像死鱼一样躺在肉案上,任由我一刀刀地将他身上的皮肉片下,我甚至还往他嘴巴里面塞了一块,让他亲口尝一尝!”余佳唇角微扬,“幸运的是,当我片到最后一刀的时候,他还是活着的。”

    我双腿打颤,余佳脸上的笑容却愈发清纯,而她变成了黑夜中毒性极强的曼陀罗,复仇的**俨然将她由“蚯蚓”变成了一个十足的“恶鬼”。

    “可是这么好的‘小鲜肉’怎么能浪费呢?我将他的血肉剁成馅料,做成了包子。将他的骨头投入汤锅之中,煲成了‘人骨汤’,第二天全校都加入了这一场‘饕餮盛宴’!”她张大了嘴巴,开心大笑。

    “但是我怎么会放过那四个‘强者’,对于她们,我自然是有‘祝福’的,第一个以‘圣水’洗礼,第二个尘归大地,第三个‘精雕细琢’,第四个和可爱的蚯蚓永远在一起。由于这些邪乎的事情接踵发生,这里也终究变成了废校……”她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朝我走了过来。

    我深吸了口气,至此一切事情都明了。

    从城隍庙拿来的那封求助信是江哲男写给我的,但他依然被做成了人肉包和人骨汤,而这里也因为诡异的命案接二连三地发生而成为一所废校。

    “而江哲男和龚言琳他们的忏悔还没有结束,他们要在这里日日重复着死亡,每次都会真切地感受到痛苦和恐惧!”余佳和我越来越近,她光洁的皮肤经过暴雨的洗礼,散发出羊脂玉般的光辉,“所以,你留下和我一起聆听这种美妙的音乐,好不好?”

    我站直了身子,冷声说了一句,“停止吧!”

    余佳原本挂着笑容的脸颊顿时扭曲了,她声色黯然地问了我一句,“为什么?”

    我深吸了口气,“这不是重生,而是禁锢,夜修罗让你时时刻刻都活在自己惨痛的记忆里,你一直都要呆在这所废校当中,听着鬼魂的哀嚎,那不是美妙的音乐,这里简直就是牢笼,你也是他的囚徒。”

    “不是——”余佳的脸上露出凶狠的表情,“你是在为这些有罪的魂灵开脱,是逼我放弃复仇的机会。”

    “你的仇已经报了!”我提高了音量,“江哲男和龚言琳他们几个已经死了,你没有必要一直活在这样惨痛的记忆里,你也要去迎接自己的新生!”

    “新生?”余佳瞪大了眼睛重复着这两个字,“谁能保证自己生来便是大富之家,谁能保证我下辈子不再做‘蚯蚓’,我不要新生,这里就是我的归宿——”

    她大叫着朝我冲了过来,我突然发现她琼脂般的皮肤下面竟然有东西鼓胀而出,就仿佛是一条条的蚯蚓在皮下游走。

    “唰——”龙雀刀闪着寒光,朝着迎面扑来的余佳直刺而去,余佳惊叫一声闪到一边,她匍匐在地,皮肤下的蚯蚓状的东西越来越多,这情形恐怖至极。

    “余佳,放下仇恨……”我的话还未说完,就觉得自己的两条腿仿若灌了铅一样沉,往下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我的下半身竟然被蚯蚓爬的密密麻麻。

    “怎么会?”我试图挪动,但用尽全力双腿仍旧纹丝不动。

    抄起龙雀刀朝着腿上砍去,但那些蚯蚓却爬到我的手腕上,一股刺痛传来,龙雀刀被我甩到一边。

    余佳怪笑着看向了我,她整个身子匍匐在了地上,脖颈弓起,竟然好似一条蚯蚓般朝着我一曲一躬地爬了过来。

    “质疑夜修罗大人者,死!”她声嘶力竭地吐出这句话,下一秒定然是要了结我,我必须要尽快想办法。

    “摄邪符!”心中猛地想起从余小游那边讨来的符箓,我从外套口袋里摸索出,“天为相,地为公。化楼台,召狱将。千斤锁,万钧杖。邪魅散,不留情……”

    念出最后一个字,我将这符箓朝着双腿上的蚯蚓甩了过去,就听到“滋”地一声,一股焦臭的味道袭来,原本在我双腿上爬满的蚯蚓悉数散开了去。

    与此同时,余佳已然匍匐着爬到了我的面前,伸手便朝着我的双腿抓来,我猛地向后弹跳而去。

    “余佳,放下仇恨……”后半句话实实在在地被我咽了回去。

    就在我试图劝说余佳的时候,她竟猛地从地上弹跳而起,蹿到我的身边,双手死死地卡住我的脖子。

    “质疑夜修罗大人者,死——”她皮下的蚯蚓越聚越多,双手犹如一个铁钳将我的脖子牢牢卡住,我马上就要窒息。

    就在此时,她胸口处的那个夜修罗头像却猛然间睁开了眼睛,一脸邪笑地看着我,但刚刚我从身上摸索“摄邪符”的时候,已将另一张“雷法符”藏在手中。

    靠着仅存的一丝意念,我开始驱动手上仅存的这一张底牌,“都天大雷公,霹雳遍虚空。刀兵三十万,掣电破群凶……”

    拼尽全力将雷法符贴在了余佳的胸口,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地声音传来,电光火石间,我和她同时倒飞而去。

    “啊——”余佳的惨叫回荡在校园中,我也觉得浑身犹如针扎,眼前漆黑一片,但过了一会儿,我恢复了意识,起身看去,余佳躺在地上,双目紧闭,皮肤恢复了正常,但她的身形却逐渐变淡。

    “余佳……”我不知道她现在究竟怎么了,但直觉告诉我刚刚那张雷法符肯定对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想到此,我心中一阵懊恼,刚刚也是在情急之下才会抛出那张“雷法符”。她生前是可怜之人,我只是不希望她陷入无边的仇恨。

    雨越来越小,余佳的身形却越来越淡。

    “奈何桥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三生石前无对错,望乡台边会孟婆……”一阵叮咚的铃声伴着诡异的说唱声传来,我回头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走了过来。

    近了一瞧,却发现竟然是阴差白无常!

    “小子不错嘛,这么快都搞定啦。”它的长舌头一曲一伸地说着。

    旋即将目光转向了躺在地面上的余佳,不由得摇头嗟叹,“啧啧啧,可惜了这么好的姑娘,怕是要魂飞魄散哦……”

    “什么?魂飞魄散?”听到此话我赶紧追问,但是白无常却不理我,只是一只手摇着铃铛,一只手挥舞着哭丧棒。

    转头的瞬间,却发现不竟然有五个魂魄排队站在我的身后。

    一男四女,为首的正是江哲男,此时他们五个低着头,一动不动。

    “起开起开,不要耽误我执行公务!”白无常说着,拿出一条锁链将这些魂魄都锁了个严严实实。

    “本来是要连她一起带走的,但这丫头被‘雷法符’伤的厉害,怕是要魂飞魄散,活不过这个时辰,不勾也罢……”他摆了摆手作势要离开。

    但我却张开双臂,挡在了他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