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真相
    虽然这张脸上的五官已经被刻的乱七八糟了,但我仍旧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此时此刻这个模型人就是在看着我。

    “你他妈就是属王八的!”我咒骂了一句,握紧了手中的龙雀刀。

    “吱嘎嘎……”木门被推开,模型人一步步地朝我走来,渐渐地靠近,已经超过了安全距离的界限,但它却没有打算停下的意思。

    不行,不能再让它靠近我,鬼知道它要干什么。

    “滚!”我飞起一脚照着模型人的胸口来个回旋踢,它被我踢中,朝着后方倒跌而去,直直地落在了肉案上面。

    我正准备伸手将余小游给我的那两张符从身上取出,但这塑料模型人的身子却在肉案上面兀自震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我暂时不敢近前,但塑料模型人的身子在持续震动了片刻之后,手脚四肢和身躯瞬间分离。

    这些零部件平铺在肉案上面,就仿佛被生生地大卸八块。

    “难不成它对我没有恶意?”事情发展到这个时候,不知为何,我觉得这个塑料模型人从一开始对我都是没有恶意的,并且它貌似想告诉我一些事情。

    “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绕着这张肉案,我转了一圈又一圈,不由得想起刻在模型人后背上的那首诗——欲奏江南曲,惭当哲匠后。提笔男儿事,正直死犹忌!若是将每一句诗的第三个字拿出来组合在一起的话那就是——江哲男死!

    “快救救我,我不想被吃掉……”我默默地念出求救信上的那句话,脑子里面竟然浮现出了那张残旧报纸上面有关于江哲男失踪的报道。

    一道光线忽的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咬了咬牙,看着摊开在肉案上面的模型人的这些零件,得出了一个让我自己都颤抖不已的结论,“难不成江哲男不是失踪了,他是被龚言琳约到这里杀死,并且用他的肉做成了餐食?”

    当这个想法从我的脑海中冒出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这他妈简直就是现实版的“人肉叉烧包”啊!

    “龚言琳和江哲男明明是恋人关系,怎么会对他痛下杀手呢?”这成了一个极大的疑点,“难不成是由于‘蚯蚓的报复’?”

    “余佳……”我深吸了口气,“又是因为余佳的缘故吗?”

    我快步走出餐厅,现在只有找到余佳之后才可以弄清楚一切,但她就跟人间蒸发了一般。

    “余佳——”我站在校园中竭尽全力地大喊,“出来啊——”没有人回应,唯有倾盆大雨将我浇透。

    我必须要找到她,即便翻遍校园中的每一块土地。

    “蚓无爪牙之力,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低沉的女声回荡在校园里,我循声望去,目光转到了操场上,穿过雨幕,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在操场的跑道上踽踽独行。

    “余佳——”我冲着操场喊了一声,但是那人却没给我任何回应。

    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那边,我朝着那个身影追了过去,距离越近我越肯定那就是余佳,在和她还有50米远的时候,她猛地转过身来,目光直直地看着我。

    我猛地停下,虽说我很想抓住她问清楚一切,但对她却有种本能的畏惧。

    余佳此时和我相对而立,她的脸上竟然荡漾着一种极为清纯的笑意。

    我刚想开口,天空中再次出现一道闪电,电光火石间,余佳的笑意更浓。

    “你看……”她竖起食指指向天空,声音清脆宛若百灵,“天上的闪电便是蚯蚓的形状。世上最可怕的不是魑魅魍魉,而是被关上的心灵之窗。贪婪和凌虐占据驱壳,吞噬了仅存的温暖纯良。没有阳光雨露来到我生活的地方,从一开始就要在泥土中成长……”

    说到这里,她的肩部再次向后沉下,脖颈弓了起来,像极了一条蚯蚓。

    “但我努力地弯曲着身体,即使没有骨头,也要挖出强者们血淋淋的心脏…….”吐出最后一个字,她哈哈大笑着,身子也因为这笑声而剧烈地抖动着。

    “我错了…….”一声声地惨叫从校园的四面八方传来,这些声音越来越大,几乎将雨声都覆盖住了。

    “哈哈哈……”余佳开心地笑着,“这才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不是吗?”

    我深吸了口气,一步步地走向她,看来在这所白金学园里面发生的一切都和她有关,她之前是“弱者”,是大家欺凌的对象,是被人踩在脚下的蚯蚓。

    但现在的她,才是这里的女王,她每晚都可以听到这些魂灵的哀嚎和忏悔,她也很享受那些魂灵的求饶。

    “为什么要这样?是因为她们欺凌了你吗?”我并非有“圣母人格”,我只是想知道更多的细节,虽然我已然弄清楚了大部分的事情。

    此时的我和余佳大概只有二十米的距离,面对我的靠近,余佳没有任何抵触的情绪,但我却越来越弄不清楚她究竟是人还是鬼。

    “我没有家世,没有背景,只是来自一个工薪家庭。但我是凭借自己的能力以高分考进这里,但为什么我要被别人肆意践踏?”余佳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她开始跟我讲述一些隐匿的经历:在我来到这里之前便有了解到,在山江中学,学生们自行给集体划分为三个等级分别是——黄金、白银、青铜。

    黄金级别便是富二代,白银等级则是高知子女,而青铜级别便是平民阶层。虽说余佳是以很高的分数考进了这所学校,但她因为家世平庸自然而然地被划分到了青铜等级,不被其他同学接纳。

    但没想到,就在她情绪低落的时候,遇到了江哲男。他家世好,长得帅在学校里还是大众情人。

    “有天,他告诉我他喜欢我,想让我做他的小公主。”余佳定定地说出这句话,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回味和眷顾,“你知道吗?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被他点亮了,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但幸福总是短暂的,那时的余佳只是沉浸在初恋的甜蜜中,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能发光的不止有太阳,还有在阴沟里面时而泛出的肥皂泡。

    两周之后,没有任何缘由的,江哲男甩了她,和班花龚言琳走在了一起。当余佳质问他的时候,他给的解释却让人几近崩溃。

    “他的朋友告诉他,若是想毁了一个女生,可以先拼命地宠爱她,然后再像鼻涕一般将她甩掉。呵呵……想要毁掉一个人真的很简单,是不是?”余佳摇头轻笑,“即使我发现自己怀了孕,他却骂我是一个公交车,还让我去死!”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单看江哲男的照片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生,却不想做事竟然阴狠决绝。在他的眼中,余佳或许就是一条蚯蚓。

    接下来,龚言琳和她的姐妹们对余佳的欺凌变本加厉,而后便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一幕。

    “但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不想死,就像蚯蚓,身躯即使被人砍成两截还是会拼命地扭动。但我怀了孕,为了学业,这个孩子绝对是不能留下的,于是我买了药,吞了下去,准备流掉……”说到这里,余佳脸色苍白。

    我深吸了口气,猛地响起了在存档室文件柜中的那张“病历单”,上面显示一个女生已经怀孕,难不成就是余佳吗?

    “可没有想到,当吞下那些药的时候,便是我自己给自己判了死刑……”余佳咬牙切齿,“我本想药流掉肚子里的胚胎,却不想自己大出血了。”

    “什么?”我只觉得自己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余佳她真的已经死了。”

    “但是我没料的是……”余佳一边说着一边拉开自己上衣的拉链,露出赤条条的肌肤,“上天竟然是公平的,他们当我是蚯蚓,我自然要他们性命!”

    当我看到她胸口处的图案,身子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