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线索碎片
    但接下来的一幕彻彻底底地颠覆了我对“花季少女”的看法。她们并非传统印象中的“温暖纯良”,却是实实在在的“凶神恶煞”!

    “你们要干什么?”白衣女生绝望地大叫,“我求求你们放了我——”

    见到她这副模样,其它的四名女生的脸上反倒挂着那种得意洋洋的笑。

    她们仿佛很享受这个时刻,觉得自己犹如高高在上的神!

    “没什么,不要紧张嘛,只是让你尝尝鲜。”打头的少女捧来一个盒子,打开盒盖从中抓取一大把蠕动着的东西,我仔细一看,她抓出的竟然是一把蚯蚓。

    “不要,我求求你……”白衣女生苦苦哀求,但是仍旧被其他的女生给控制住了手脚。她就像是一只任人蹂躏的小鸡仔。

    打头的女生走到她的面前,一只手卡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便将那蚯蚓悉数塞了进去。

    我低下头,接下来的画面我已然不忍心再去观看,“怎么会这样子呢?”

    她们为什么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同学呢?大家都讲“同学情最纯净”,但和这样的人同窗,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吱嘎——”身后突然传出的动静把我给惊了一个大激灵,转头看去教室后方的那个储物柜的柜门兀自打开。

    但当我看清楚柜子里面的情景,差点叫出声来。

    “我错了……”又是这三个字,柜子里面跪着一个女孩子,但是这女孩子的模样比鬼还吓人。

    只见那一条条的蚯蚓从她的双目、鼻孔、耳朵、嘴巴里面爬出。

    她整张脸说不出是什么表情,好像极为享受,又貌似超级痛苦。

    但就在此时,一条成人小拇指粗细的蚯蚓从她的头顶钻出,瞬间她的天灵盖崩裂,浆液四溅!看到这一幕,我闪了个趔趄,捂住了嘴巴。

    “轰隆隆——”闪电应时亮起,雷声过后,这污秽的一切也都不见了。

    “哈哈哈哈……好吃吗?”电视机仍旧是开着的,视频依旧在播放。

    那些女孩的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她们四个看起来都是容貌姣好性情纯良的女孩子,却不想内心的黑暗堪比幽冥之地。

    白衣女生坐在地上,身旁还有一对呕吐物,那些蚯蚓在努力地涌动着。

    但她只是静静地坐着,没有其他的动作。

    她的反抗意志貌似被完全磨灭,对于自己的遭遇也已经逆来顺受了。

    “你们……”蓦地,白衣女生突然发声,倒是将那几个女生给惊了一下,她们均呆立在当下。

    “都会死!”说出了这三个字之后,白衣女生慢慢地抬起头来,她整张脸出现在屏幕上,嘴角微微上扬,“即使是蚯蚓,被人践踏的瞬间也会拼命扭动身体,你们都会死——”

    当最后一个“死”字从口中吐出的时候,电视机的屏幕就在此时完全灭了。

    白衣女生的脸我看得清清楚楚,却将我惊得目瞪口呆,我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我不断地重复着问自己这两个问题,因为那个被欺凌的白衣女生就是——余佳!

    刚刚在女生宿舍的时候,她告诉我要去上个卫生间,但之后就仿若人间蒸发一般。联想到她说的那段话,还有裹着被子做出的诡异的表情动作,以及电视上播放的这段录像。

    我真真地觉得,她肯定不是故地重游,保不齐就是“午夜回魂”!

    “不可以慌乱!”我再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到余佳,向她问个清楚,估计可以得到很多线索,甚至可以解开所有谜团。”

    “饲养室,教学楼顶,实验台,储物柜……”仔细回想着刚刚在这几个地方出现的死亡场景中的那些女生。

    她们四个的外形和刚刚出现在电视里欺凌余佳的那四个十分相似。

    “诅咒是弱者对于强者的祝福!”

    “你当我蚯蚓,我要你性命!”

    难不成是因为江哲男的缘故,那四个女生才欺凌余佳的吗?

    照这么想来,打头的那个女生,很有可能是龚言琳。从她写给江哲男的那些纸条上就可以看出。

    而余佳是弱者,那些欺凌她的女生就是强者了吗?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余佳问个清楚!”仔细地在脑子里过滤着有关于这个学校的布局,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我还没有去餐厅调查。

    回想起龚言琳和江哲男之间的纸条通信,最后两个人相约在学校餐厅后厨里初尝禁果,我现在去后厨寻找下有没有线索,总比在这里干等余佳出现强。

    我几乎将自己贴在了墙壁上,屏息凝气地听着楼道里有无动静。

    着实担心那个塑料模行人会突然出现,虽然没和它过招,但总觉得那东西似乎不好惹。

    确定安全之后,我拉开教室门,正准备下楼的时候,教室旁边的女厕里竟然传来女生的低吟声。

    “好痛……啊……”我立在门口听得清楚,这低吟声貌似是发声者受了很大的痛苦,但是经过了极力地忍耐才发出的,之后却又听不到了。

    “好吧,都到这个地步了,也没什么好怕的了。”我深吸口气。

    稳了稳心神,我推开女厕的门,一共有四个隔间。

    将隔间门接连打开,但里面都空空如也,只有一些蛇虫百脚之流。

    但是当我打开最后一个隔间门的时候却发现便池里面满是鲜血。

    “怎么会这么多血?”壮着胆子走近了去,却发现在这滩鲜血中,却好似有一个东西。

    我抓住旁边的一个便池清洁器将这东西挑出,当即睁大了眼睛——这竟然是一个未成形的胚胎。

    “有人竟然在厕所里面生孩子吗?”我一把将清洁器丢下,赶紧从厕所走出。

    其实从我进入这所学校开始,貌似是不停地在获得线索,只是这些线索却没有能正确地组织在一起,好像是一团散乱地碎片,没有成功拼图!

    加快了脚步,再次冲入大雨之中,当我跑到餐厅的时候,身体已然湿透。

    餐厅和后厨之间有一扇木门,轻轻一推,木门竟然开了,我走了进去,只觉得后厨的温度十分寒冷。

    这所学校后厨里面的摆设和其他几乎是相同的。最前面是摆放菜品的地方,从前往后依次是肉案、肉架、铁钩。

    尤其是这张案板,真是有够长的,上面还整整齐齐地码放这各种刀具。

    “这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偷尝禁果的地方!”我摇了摇头,“在这里若是做羞羞的事情,总会觉得有种被杀的危险。”

    可是在这里走了一圈之后,却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那么问题来了,江哲男究竟去了哪里?

    若余佳真的是“弱者”和“被践踏的蚯蚓”的话,那四个死亡场景,便是她对于那四个欺凌她的女孩的“祝福”,这么说来,她到底是人还是鬼?

    女厕便池里面那滩血还有那个胚胎又是谁留下的?

    最为关键的是,我在城隍庙拿到的那封求助信——快救救我,我不想被吃掉!

    我环视着这间后厨,他讲自己不想被“吃”掉,被谁吃,怎么吃?求助我的又是谁?

    “哒哒哒……”催命的脚步声再次回荡在餐厅中,越来越近。

    我所担心的事情,再次要发生了。

    “简直就是狗皮膏药!”此时,我也觉得没有地方可以躲避了。又或者说,有些事情是躲不过去的,倒不如拼死一战了。

    “吱嘎——”后厨的木门被推开,塑料模型人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再次伸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